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18

重生之锦绣嫡女 218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瑾王妃”薨,整个瑾王府后院之事就落到了云卿的身上,在沈家的时候,云卿就帮谢氏处理了家务事,虽然嫁到王府还没一年,但是办起事来,却是相当的利落和整齐重生之锦绣嫡女。

    明帝知道这件事后,也传人来安抚薨了王妃的瑾王。瑾王表示哀痛,并且由于“太过伤心”而闭门不见客。其实是懒得听前来的文武百官,勋贵爵爷们的安慰,瑾王哪里会伤心,更多的气愤。举丧当日,他吩咐侍卫将匡蔷和御凤松捆绑点穴了放在了一个棺材里,活埋在当初挖出瑾王妃尸骨的地方,以泄他心头之怒。

    而就在御凤檀和云卿两人在府中忙的团团转的应付贵妇千金之时,在后宫之中的章滢收到了魏贵妃赏菊的邀请。

    未央宫里,华光流影,紫色的珠链反射出晶莹的光。

    章滢坐在雕花莲藕水银镜前,谷儿给她正梳着头,她懒懒地道:“这玉嫔我记得,她还没有正式侍寝吧。”

    谷儿抹了海棠花的头油在手心,一点点均匀的擦到章滢的发上,“是的。自陛下寿宴之后,本来当晚就要翻她的牌子,可她说自己是民女,鄙陋粗俗,不懂宫中的规矩,等向宫中嬷嬷们学好了礼仪,到时候再来伺候陛下。”

    章滢挑了挑眉,拈起螺子黛轻轻的描出两条柳眉,嘴唇弯了弯,似笑非笑道:“倒是比我刚进宫的时候聪明多了,知道玩一玩欲拒还迎。这也好啊。”

    谷儿不解地道:“这有什么好的,陛下现在喜欢她,她还不赶紧讨好了,要是有一天不喜欢了,那她后悔就来不及了。”谷儿的年纪比米儿还小,是孟夫人给章滢挑的丫鬟,她见识不多,心眼也不多,其实是不适合宫里这样复杂的地方的。但是有一点,却是让孟夫人看中她的,就是忠心嘴紧。

    这两点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在宫里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忠心,就能使章滢不要担心被心腹背叛,嘴紧,就知道什么时候能说话,什么时候不能说。

    此时因为殿中只有她们两人,她才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章滢并不责怪她,朝阳似的面容画得精致妩媚,她朝着镜子里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淡淡的一笑,道:“那是谷儿你还小,你看陛下的宫里,美人还少吗?随便哪一个妃嫔拿出去,到了民间都是一等一的美人。看多了花,再看也就没什么感觉了,这时候就是靠性格气质在群芳中脱颖而出。

    寿宴上,玉嫔表现出来的性子有一股傲气,与后宫只会逢迎的女子不同,马上就吸引了陛下。若是她即刻伺寝,陛下得到手了,也觉得没那么新鲜了。可她如今偏偏没答应,就像是一块肉吊到了老虎的面前,老虎吃不到,自然心急,恨不得马上追上去,哄着这块肉,骗到口中吃下去才会甘心。人啊,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她说到这里,眸中苦笑一闪而过,在宫中才一年,她就懂得了好多以前不懂的东西了,真是觉得有点陌生啊。

    人就是在斗争之中,压力之下,才会成长得最为惊人。

    谷儿却在细细的思考章滢的话,品出了其中的意思后,恍然大悟的张着小嘴道:“噢,奴婢明白了。那就是和娘娘你经常让陛下多到别的妃嫔宫中去休息,是一个道理吧。”

    章滢含笑点头。

    “难怪了,陛下还把以前莹妃居住的晶心宫令人重新翻修了,改名叫做藏春宫,看那意思,就等着玉嫔伺寝后入住了。”谷儿将两支紫色璎珞步摇簪,分别插在左右两边,长长的璎珞垂下,一步一摇,使人更加的明翠重生之锦绣嫡女。

    “没错,她是陛下的新宠啊。”章滢看了看,含笑赞誉,“挺好看的,不错。”

    谷儿扶着她站起来,米儿拿了烟紫色的披风给她系上,看着自家小姐肤光如腻,杏眸含烟,眉宇里带着一股子慵懒妩媚,当真是一朵海棠般的美丽,只可惜……她有点怅然,轻轻的在领子处打了个蝴蝶结,“这才没多久,陛下就又宠爱别的人了。”

    “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章滢扫了米儿一眼,低头拉了拉衣领,那一眼里的荒凉让米儿迅速的低下头,她知道,章滢不是因为玉嫔心里不舒服,而是因为她这句话说的太大胆了,“奴婢日后再也不说了。”

    此时已经是十月末了,菊花是御花园里开的最好的花卉,一朵朵的夺走了原本姹紫嫣红牡丹,芙蓉的雍容,在一片惨淡的色彩中,尤其突出那清寒孤傲的色彩。

    远远的章滢便看到在太极池旁边站着的一群锦衣丽人,站在碧清的水面宛若一瓣瓣漂浮在半空的花叶,花团锦簇,好似那香味隔了这么远,她就能闻到。

    “珍妃娘娘来了。”玉嫔着了一身蓝色锦缎走进来,声音也如冰玉一般,还是那种肆意的音调。

    她今日穿的那蓝色的是一种冰到极点泛出来的微蓝,走近了看又觉得像水一般,章滢含笑道:“玉嫔穿的是冰雪缎制的衣裳吧,这缎子我一直觉得颜色太冷,怕穿不出这个气韵来,如今看你穿,倒是相得益彰,很是高贵。”

    玉嫔低头看了一眼,不以为意道:“内务府送过来的,我瞧着颜色不错,就穿起来了。珍妃你适合穿大红大紫的颜色,这样的冷色调你自然是不喜欢的。”

    这样的话听的米儿都皱起了眉头,实在是太过无礼了,大红大紫无非就是在说章滢俗气。她还只是一个嫔呢,就敢对妃位如此嚣张。

    章滢倒是不介意,眉目如火焰跳动,很是喜欢玉嫔这一句话般,扬声道:“红色为正,紫色为尊,都是一等一的好色儿,玉嫔说本宫穿了好看,本宫倒是欢喜的很。”这样的话,如今的章滢根本就是随便拨开,不当一回事了。

    玉嫔如今是明帝的新宠,还未侍寝就已经住到了宫里,虽然还在和嬷嬷们学习规矩,谁都知道她迟早是要受宠的。虽然她性子冷冷的,说话又不大中听,众妃嫔还是给了她三分薄面。

    到了菊花园里的时候,魏贵妃早被一群妃嫔围着,正扎在一处围着一盆金菊品谈着,见到她们两人走过来,嘴角的笑意就淡了三分,“珍妃和玉嫔倒是亲近的很啦,还约了一起过来。”

    章滢笑的淡淡的,她刚才是巧遇玉嫔的,什么约好,就凭玉嫔是四皇子送进来的人这一点,她就与玉嫔不是一个阵营的了。云卿和四皇子皇后关系紧张,她又不是不知晓。同样,她也不必要和魏贵妃解释。玉嫔也显然是同样的心思,纤细的手指在菊花上拂了一拂,“贵妃娘娘来的倒是挺早的。”

    “今天既然是玉嫔你跟本宫提出来赏菊的,本宫自然要办好妹妹进宫来的第一场赏菊会了。只是没想到,妹妹年纪轻轻,也喜欢菊花这样清寒的花儿。”魏贵妃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有多年宫中斗争出来的涵养自若,毕竟在贵妃的位置上坐了许多年,磨练了多年的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

    “菊花清净高洁自然惹人欣赏,不过这么多人一起看,就失去了原本孤傲的氛围了,各位娘娘还是莫要都围在一棵面前才好,免得生生糟蹋了花儿。”玉嫔嘴角带着一抹凉意,十分不客气的说完。

    这番话使得刚才一群围在魏贵妃身边的妃嫔们脸上都有些难看,不由更看不惯这玉嫔,仗着是四皇子选送进宫的,又有什么衔玉而生的噱头,还没侍寝就得了嫔位,这让入宫多年还在贵人,甚至更低位分其他妃嫔怎么受得了。

    碧嫔在一旁,美眸里就飞出了不屑,“玉嫔妹妹自然是喜欢清静的,听闻陛下命内务府修葺了晶心宫,里头的摆设大多是美玉。我们可没有这个待遇,只好一群群的拥着赏花了。”

    听了碧嫔的话,其他人的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嫉妒的神色。后宫里的规矩,嫔位还不够资格成为一宫主位,只有贵嫔才可以,所以就像碧嫔这样受宠的,上面还有福贵嫔在。而玉嫔一进宫就进了原本是妃子入住的晶心宫,怎地不让人心中生醋意呢。

    玉嫔神色里尽是一片不在乎,“陛下让我住哪里,我就住哪里,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章滢听这玉嫔说话,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本来性格就是这样的爽直,还是故意装作如此,也不插嘴,任她们在那唇枪舌剑,来回不停。以往这时候,这些人都是围着自己的,现在换了一个人,还是做着这样的事儿,后宫真是每天都上演着循环不断的戏码啊。

    她目光落到那菊花上,高洁?孤傲?清静?这样的词语在这后宫里,无宠的也就罢了,那是叫做孤寂,得宠的人若是如此,那就离死不远了。

    玉嫔说了几句后,也缺了耐性,转头过来正瞧见章滢在看花,便喊了她道:“珍妃娘娘,右边花台有一株瑶台玉凤,生的特别好,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她这么一喊,自然又引来不少人的眼球,章滢本就是如今宫里最受宠的人儿,然她倒是不喜欢管闲事,嚼舌根的人,若是不惹她,也安静的很。倒让一些本来对她存了敌意的妃嫔觉得她这人直率,心里的妒忌也消了不少。

    但到底两个人都是最受瞩目的人,一时就有人忍不住的说话了,温嫔便是第一个开口的,她个子娇小,娇声道:“玉嫔妹妹难怪眼底就只有一个珍妃姐姐吗?我们这些姐妹站在此处,也是来赏花的,难道玉嫔妹妹是瞧着珍妃姐姐受宠,将我们这些人都不放在眼底了吗?”

    她的声音娇滴滴的,粘腻如蜜糖,可说出的话就不是那么好承受的,一下子就把章滢与玉嫔两人拉到了整个后宫所有妃嫔的对立面重生之锦绣嫡女。只要她们两人去赏花,就是等于看不起其他妃嫔了。

    章滢扶了一下鬓边的流苏,笑道:“温嫔这么说就见外了,玉嫔不过是看本宫站在这里欣赏菊花,以为本宫与她一样爱菊,才相邀的。若是各位喜欢,那菊花便一直在那里,都可以去欣赏的。”她不怕温嫔,但也不觉得要为玉嫔来得罪一大群后宫的女人。

    玉嫔看了一眼章滢,挑唇一笑,眸子异光飞快的一闪而过,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后,竟然有点温和的一笑,“若是大家都喜欢看的话,那就一起过去吧。”

    魏贵妃和众妃其实心思也不在赏菊上,这花年年有,什么时候都能来看,左不过是想来看一看玉嫔的。此时便走到那株瑶台玉凤旁去。

    这株瑶台玉凤此时正是花期,花色雪白,匙莲花型花瓣重重叠叠,有琼花之洁净无暇,又有牡丹芍药之繁复堆砌,如同一捧雪团儿般洁白绵软,点缀在绿色的宽叶之上,令人望之心生喜意。

    “确实是极为美丽。瑶台玉凤在菊花之中是珍贵的品种,而这一株比起以往看到的,更为出色。而且,贵妃娘娘若是喜欢,也可以种上两株呢。”一个贵人打扮的宫妃说道。谁都听得出她言语里的讨好,自从皇后倒台了之后,宫中妃嫔也就属魏贵妃位分最高,虽然德妃掌了六宫之权,可她身子不好,天气一冷就见不得风。

    瑶台玉凤这名字暗含凤凰之意,魏贵妃听了自然是喜欢,可皇后只是被幽禁,明帝也没透露出要废后的意思,她矜淡的笑了笑,“这样雪色的菊花,玉嫔应该喜欢的紧吧,不如与陛下说,移栽到藏春宫中,也好时时欣赏。”

    玉嫔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她站在众人之后,不知道在做什么,直到听见魏贵妃的话后,才回过头来,“是挺不错的,不过我不喜欢花草种在院子里,容易惹虫子。”

    “哪里有虫子呢,宫里面的花匠都会处理好的,若是连飞虫这样的小东西他们都做不好,那还留了做什么!”魏贵妃笑的很和气,眼眸里却有着不悦。她目光落在玉嫔的脸上,这样的容貌在后宫算不得一等一的好,脾气又冲,不懂规矩,偏生陛下喜欢的紧。自从和章滢在寿宴上发生了争执吃了大亏后,魏贵妃现在也不会正面再出手了。

    就在这时,只听碧嫔一声尖叫,指着章滢的肩膀处大喊,“虫子……虫子……”

    众妃顺着她所指望去,一条全身生着黑灰色长毛的虫子正在珍妃的肩膀处朝着脖子里爬去,顿时眼露惊慌,做鸟兽状散开,一边尖叫:“好恐怖的毛虫啊……珍妃,珍妃,它往你的脖子爬去了……”

    女人都怕这种软体动物,光是想象就觉得毛骨悚然,更何况知道它在自己的身上。那简直是和遇鬼一样可怕的事情,章滢也不例外。在碧嫔发出第一声尖叫的时候,她全身僵硬,几乎是不能动弹,再听到在脖子里的时候,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抬起手又不敢去抓,在原地使劲的甩头,大喊道:“快,快把我帮它弄走……”

    米儿掏出帕子想要上前去拿,章滢却感觉到那毛虫触碰到了脖颈上,哪里还能站得住,又连跑了几步,不知道怎么,她踩到地上,鞋底感觉格外的滑,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太液池栽了下去。

    瑶台玉凤的位置离太液池很近,旁边的护栏很低,仅仅到人的小腿处,章滢往前栽倒,整个人直接跃过护栏往太液池里面倒去。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这太液池十分之深,离护栏还有五米之高,下面可不全都是水,嶙峋的假石遍布在池中,章滢这一栽下去,掉在水中受点寒还是小事,若是撞到了石上,不是脸被刮伤,就是人跌出大伤来……

    米儿和谷儿往前扑了过去,想要抓住章滢,却因反应慢了一拍而落了空。

    就在这时,只见园中飞出一道银色的光影,从众人面前掠过,从半空之中揽过了章滢坠下的身体,脚尖一旋,点在了假山之上,轻快的跃了上来,站到了众妃之前。

    但见来人五官深邃,肤色微深,如墨一般的眸子无任何温度,面上没有表情,穿着一身银色的禁军统领软甲,整个人一支长一枪,将揽着的章滢放了下来,正是安初阳。

    今日他带着禁军进行巡逻,刚巧巡逻到了御花园的此处,便看到有一群妃嫔在此处聚集,正要走开之时,便听到了章滢的声音,转头一看,正巧看见她摔到了太极池中,也来不及思考,立即就返身掠过救下了她。

    米儿连忙上去将接住惊魂未定的章滢,谷儿忙将她的衣饰整理一番,在宫中,仪容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刚才事出突然,微臣无意冒犯珍妃娘娘,还请恕罪。”安初阳毫无起伏的声音在众多莺莺燕燕的小声议论里非常的清晰。

    魏贵妃见到章滢被救上来,心中是恼怒的很,若是让珍妃就此摔下去多好,语气微重道:“你可知道这是大不敬的罪过,珍妃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子,岂容你一个小小侍卫碰触的?”

    这一句话说的是极为难听,章滢被刚才的变故吓得脸色有些苍白,心中却已经平复了,此时听到魏贵妃的话,仪态万方的一笑,扶着米儿的手,转过身来缓缓地道:“魏贵妃对本宫的关心,本宫明白。只是刚才情况如此惊险,若非安统领一时情急,救了本宫,只怕本宫今日性命堪忧啊。”

    她的目光落到了安初阳的身上,透出几分难懂的幽光。此时他半低着头,因为宫中的规矩,他不能直视妃嫔,所以从她的角度,看到他英挺的眉目露出一条弧线,还是往日那样的冰冷。银色的软甲将他的身材衬得极为高大,双肩宽阔,她忍不住想起刚才他将她揽在怀中的感觉,那时候太害怕,没来及感受,如今只记得那结实的臂膀揽住她的时候,是那样的有力,令她觉得安全,安稳。

    “保护皇宫安危是每一个禁军的职责。”安初阳低头回道。知道章滢当初进宫的原因,安初阳心中对这个同乡的女子有一份怜惜,他在大内之中,也知道后宫不是什么干净安宁之地,她在里面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他希望她能一直安安稳稳重生之锦绣嫡女。

    因为那个人也一定是如此希望的。

    站在人后的玉嫔目光幽幽的在章滢的面上回转,看到她视线落在安初阳的身上,不经意流露出的愁思时,又在安初阳身上掠过,嘴角露出一个诡谲幽暗的笑意。

    “诶,怎么珍妃娘娘和这位禁军好似认识的?”温嫔拿着帕子掩着唇,勾着眼角似无意的问道。

    章滢波澜不惊,笑的很是亲切自然,“温嫔大概不知道,安统领的父亲安尚书曾在扬州任职,而我正是扬州人,在宴会上有过几面之缘。自然是认识的。”

    温嫔被她的目光射来,顿时觉得有些发冷,讪讪道:“原来如此。”

    章滢又转头道:“安统领起来吧。今日之事我会向陛下说明,一定要让他好好奖励你的。”

    章滢这一句话却是断了其他妃嫔的小心思,想要借着这件事给她造谣的,还是别再想了,她自己会去跟陛下说明的。

    “谢谢珍妃娘娘。”安初阳依旧不抬头,站起来告辞离去。

    魏贵妃见这么好的机会,就被章滢如此破解,不由觉得无趣了,面上露出几分乏意,“珍妃受惊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喝碗安神汤。本宫先回宫了。”

    其他的妃嫔见魏贵妃要走了,也纷纷跟随着告辞。待到众人走完了之后,米儿才小声地道:“娘娘,幸亏刚才安公子经过这里,若不然跌了下去,铁定要挂伤脸的。”

    章滢收回落在太极池上那些嶙峋的假山,当初建造这个池塘的时候,放置假山石,是为了根据风水而砌,今日这些本来是为了兴旺富贵的石头,却差一点成为伤害她的东西。可见风水再好,人心不好,也是枉然。

    她转头冷冷的看着米儿,“我刚才被虫子吓到,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才会滑下去的。”

    听到她的话,米儿心中一紧,这御花园的石板路每天都有宫女打扫,不可能会留下东西,这件事绝对不是一个意外。她弯腰蹲下向刚才章滢所站的地方一点点摸,方才众妃都站立在此处,踩得也有些印记了,不过她还是从石板的缝隙里发现了一点透明的东西,用帕子擦了擦,放在鼻子下一闻,“娘娘,这地上有香脂的味道。”

    “香脂?是什么香味的?”果然自己刚才踩的滑溜的东西便是这脂膏了,宫中的女子为了显得身段苗条,走路婀娜多姿,如今都是穿的高盆底的鞋子,美则美矣,可一旦像方才那样踩到什么东西,就很容易让人扭到脚,失去平衡能力。

    米儿又闻了闻,皱起眉头道:“这香味像是平常的花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来这个人是早有准备,故意用这种查不出的花膏,断了我们的线索。”

    章滢嘴角微勾,眸中有着一抹淡淡的讥讽,“此人也算是很有心机了,我肩上那条毛毛虫应该也是她放上去的。让我受到惊吓,再踩到香脂上,滑入太极池中,事后连痕迹都没有。”今日来了这么多妃嫔,每一个人都是要用香脂的,而米儿所说的花膏,就是内务府给所有宫女统一配置的花膏。

    谷儿鸡啄米似的点头,“奴婢就说,这儿又没有树,怎么好端端的有毛毛虫掉在娘娘的肩膀上。”

    “嗯。”章滢点头,要是刚才安初阳没出现,那她在宫中只怕也会如一朵繁花,开过一时就凋谢了。坠下池中的时候她看的很清楚,正对着她的,是一块棱角分明的假山石,一旦撞上,整张脸彻底毁了。

    没有了美貌,就算她性格再像元后,又有什么用呢。

    “那要不要奴婢再到各宫去问问,看有没有人看到究竟是谁做了小动作的?”米儿询问道。

    “莫要让人看出来了,小心打草惊蛇。”虽然觉得查出这个下手人的机会不大,但是章滢也不会放弃,人多眼杂,也许真会有人不小心看到了。

    夜深露重,月儿孤冷坠在天空的一角,望着华丽的后宫里,富丽堂皇的宫灯在着重叠繁复的宫殿阁楼照耀的宛若琼楼玉宇,明光灿烂划过一道道的轻纱轩窗,点起无数寂寞的年华。

    雕刻着鱼儿戏水的花窗朦胧的印着如水月色,宛若一颗硕大的明珠,清傲的散发着光辉,淡影印窗,章滢靠在美人榻上,痴痴的望着那颗冷月明珠,在一片迷离金玉之中,眼神里的寂寥与这周围极为不协调的。

    直到谷儿从门口走了进来,她才回过神来,抚着一抹流苏,问道:“你手上拿的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刚才到院子里的时候,突然从墙头有人将这个丢了进来。”谷儿把手中一封纸信递给了章滢,“奴婢问了是谁,外头也没人答应。出去看的时候,也没见着人。所以进来问娘娘如何处理?”

    章滢接过来,想了一下,将那纸信打开,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小字——“今日湖边之事,另有蹊跷,速来明月亭下相见。”

    署名:安。

    ------题外话------

    谢谢各位亲的订阅,月票,和打赏。

    清夜画真真2钻石500打赏,秋心自在含笑中5钻石,xyq8908打赏100,jyu1970鲜花3朵,jjdd823,寒夜微雨,宅女呢各1朵花花,18954581235,liuwaiwai131各鲜花2朵。

    推荐晒月亮的圆子新文:《嫡女十三岁》——“既我重生,那这一世,无人能欺,无人能动。”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