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1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1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被请进来的人竟然是章滢,云卿见到她,莞尔一笑,“这么快就来了?”

    “在帐篷里也没什么事,闷在宫中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不能又坐在里头呆完这五天重生之锦绣嫡女。”章滢穿了一身霞红色的骑装,脚上踏着鹿皮小靴子,打量了云卿的穿着道:“你换一身衣裳,咱们出去转一转吧。”

    瞧着章滢眼底的期盼,云卿知道这一年在宫中的日子,章滢只怕是过的极为不痛快,日日就在那一亩三分地的后宫,对着一群心思莫测的人,所以一到围场就想出去透风,云卿笑了一笑,吩咐流翠拿出早准备好的素白骑装,披了件黑色的貂毛大氅,便同章滢一起出外。

    掀开帘子,外面便有北风迎面吹来,好在两人身上都围的厚,此时也不算是最冷。

    “都是第一次到这里,咱们也别走的太远了。”云卿看着周围的树木,虽然这里有侍卫守护着,但是毕竟是围场,野兽出没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她和章滢两个人基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要是不小心碰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章滢放眼瞧着铺了薄雪的树林,树干光秃秃的,偶尔挂着一两片残叶,像是孤零零的在枝头摆动,似乎不堪重负的想要卸下那最后一点牵扯,却怎么也不能放松,被树枝紧紧的揪住,可怜又无辜。

    多像她啊!

    章滢提着裙摆,嘴角浮起一朵寂寞的笑意,“去前面看看去,附近哪里会有野兽,这么多人来了,吓都将她们吓跑了。”

    云卿左右看了一看,的确也是,整个围场都被侍卫守起来了,打草惊蛇,那些野兽也不会接近这危险喧闹的地方,“我听说,你用心头血给西太后抄祈福的经书,摆了玉嫔一道?”

    章滢走了一段话,便觉得有点累了,这么久在宫中,每日里养尊处优,人都娇气了起来,但是她仍然没停,而是沿着道路往前,“她发现我和安初阳之间有些不对了,所以分别派人给我跟安初阳送了信,约在明月亭。”她眸中带着淡淡的嘲讽,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四周,“但是玉嫔没想到,我和他之间可没什么私情。”

    这件事云卿大概也听说了一些,再听章滢一说,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细节,“玉嫔就是那一日看到你和安初阳的人了。”

    “应该就是她。”章滢避开一个石子,抬起头来望着云卿,“但是那一日在园中差点将我弄到太极池的人,却应该不是她。”

    云卿停下,“那是谁?”她顿了一顿,“你进宫这么久,东太后有找过你吗?”

    当初章滢入宫,就是东太后在其中动了手脚,既然她想要章滢来做棋子,必然也要有所动作。章滢手指揪着衣袖上的一圈白色貂毛,嗤笑了一声,“请了我两回,每次我也去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话也平淡无奇,她大概也知道拉拢不了我,以后就没什么音讯了。”东太后深居简出,在西太后病倒之后,便被明帝请出来主掌后宫,她手段犀利,然而却并不独揽大权,只有发生大事时,才站出来,其他时间如同以往一样,在慈安宫里向佛念经,不问他事。

    是以章滢虽然对她多存怨愤,然而自己入宫时间短,根基并不牢靠,又知道心机比起东太后来,未必能胜得一酬,所以先忍耐了下来。

    云卿知道章滢心里最恨的便是设计了她的东太后,但是如今恨也无用,东太后如同一只千年的老乌龟,缩了头在坚硬不拔的龟壳里面,让人无处下手,只能等待良机重生之锦绣嫡女。

    前面是一处斜坡,下面一条奔腾的河流,即便是冬日,流水依然湍急,衬着这萧瑟的山头,听着从下方传来的轰隆河流声响,章滢蹲下,从地上捡了一颗石子,掂了掂后,道:“玉嫔一次不成,定然还会有第二次,如其与此,我倒是想趁着这次围猎,除掉她。”

    玉嫔是四皇子送上去的人,如今又得了陛下的圣宠,这次出行也带着她一同来了,想要除掉她,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想好了法子吗?”

    “没有!”章滢扬手,奋力的将石子抛了出去,弧线坠落到了山下,没入了一片黑石之中,再也不看不见,她转过头来,凤目含着一缕冷意,“不过我会想到的。”说着,她又蹲下去,捡了两块石头,面上绽放出一朵笑意,“来,咱们丢一下,看谁丢的远,这样粗鲁的动作,在宫里可是不能做的,你在王府里应该也不可以吧。”

    望着手中灰黑的石头,云卿温煦一笑,“好啊,咱们就看谁丢的远!”面对着广阔的天地,云卿一直紧绷的心情也放了下来,与章滢两人挑选着石头,对着山头掷去,仿佛一下又回到了当初在白鹿书院的时候,那时候年纪还小,她们还会互相都看不顺眼,偶尔有些幼稚的举动。

    丢得累了,两人寻不到地方可以休息,又都走不动,干脆寻了一块光滑的石头,将表面用帕子擦了干净,直接坐了下来。这石头像是被风吹了多年,形成了椅子的样子,有背靠,有扶手,只是比起一般的椅子来要大的多,坐的部分也要矮一些。

    “坐在这儿吹一吹风,倒也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章滢拿着帕子想要擦一下额头出的细汗,却看帕子脏了,索性也不擦了,任风吹干。

    “休息一下就回去吧,要这么吹,容易受寒。”云卿说完,却听远处传来树枝断裂的噶擦声,像是有人往这里走来,她接着石头天然的细缝朝着外面看去,便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男子一袭深紫色的大氅,身姿高大,面容冷酷,古铜色的面容有一种铁器般的寒意,然而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意又生在那一对鹰眸浓眉之中,让人望而生畏。而女子则系着碧绿色的斗篷,斗篷下的巴掌大的清秀小脸上,黑黑的眼珠子几乎占据了大半个眼眸,秋水如泓,灵动婉转间又含着一抹骄矜在其中,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

    “四皇子,就在这里说吧,我若是离开营帐太久,让人看到了不好。”清凉的嗓音,带着一股高傲,章滢一听,便知道来人是玉嫔。她朝着云卿睁大了眼——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云卿摇了摇头,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她也不知道怎么这两人会到这里来。刚才她们还在谈论玉嫔的事,如今人家就来了,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如此僻静的地方,又是要商量什么阴谋诡计。

    四皇子冷沉的声音随风送来,“你上次出手失败了,这次猎场,你有什么打算没?”

    章滢眼眸闪了一闪,看来这两个人又是来密谋害人之事的。

    玉嫔拧眉道:“殿下,上次出手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不知道慧空那个老秃驴会突然出现在明月亭,还帮着珍妃说她在为西太后祈福。我是不相信的,也不知道你相信吗?”

    “你说慧空突然出现了?”四皇子眸色微深,轻声带过之后,面色更是带了一层寒意,“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何须责怪他人!我让你到皇宫里做妃嫔,不是来看你的失败的!”

    玉嫔进宫一个月,本事没长,脾气却跟着上来了,见四皇子对她说话毫不留情,心里一沉,极为的不舒服,可是面色却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压低了嗓音,“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倒是奇怪了,你和珍妃两人之间有什么仇恨,难道你们在进宫之前有其他关系吗?”珍妃不过是个普通妃嫔,又没有皇子,与四皇子素来无交集,李琼儿心中奇怪,怎么这四皇子让她进宫就要对付珍妃。

    她不知道,当初皇后被囚禁之事,其中的起因便是因为章滢,当然,四皇子性子狠厉冷森,更不会对她解释,此时听她说话,幽黑的墨眸之中射出两道森寒的颜色,深红色的薄唇之中吐露的话语带着深深得警告,“李琼儿!你不要以为父皇对你宠爱就可以骑在我的头上!本皇子的事情你少管,做好你该做的事情便够了!”

    玉嫔脸色一僵,在他那鄙夷的目光之中,她终于又记起自己歌姬的身份,手指紧紧的握住,大大的眼睛里透出寒意,却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五天时间,我自然有了打算。上一次她竟然让我在陛下面前丢了脸,这一次我保证不会让她再有机会翻身!”

    听到两人谋算着要怎么害死自己,章滢顿时冷笑了起来,她还没有准备下手,别人就已经要取她的性命了!

    难道就只许他们害人失败,不许人家还击!还击就必须去死吗?!那可真是笑话!

    察觉到章滢的气息不稳,云卿蹙眉,示意她冷静!四皇子身手不弱,任何动静都会引来他注意的!

    与此同时,像是听到了附近有人,四皇子突然敏觉的朝着云卿和章滢这边看来,一双鹰眸之中露出了凌厉的目光,两人齐齐贴近石头,屏住呼吸,缩成一团,尽量不让人发现她们在这个地方。

    她们可是在这里听到了别人密谋要杀害自己的话啊,若是被发现之后,四皇子和玉嫔一时歹心起了,将她们直接在这里灭了口,那可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题外话------

    今天卡文,容我整理下内容,明天多更。继续求月票……

    感谢各位亲的支持,订阅,月票。以及今日读者18954581235送的1钻石,15998714248鲜花1朵,jyu1970鲜花2朵,rwilin鲜花1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