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2 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2 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她们可是在这里听到了别人密谋要杀害自己的话啊,若是被发现之后,四皇子和玉嫔一时歹心起了,将她们直接在这里灭了口,那可就什么都不用做了重生之锦绣嫡女!

    好在四皇子走了两步之后,却被玉嫔喊住,“殿下,下面好像有侍卫过来了。”

    妃嫔和皇子私下里见面,是不被允许的。

    四皇子终于顿住了脚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你好好准备,这一次,别再失败!”

    不知道过了多久,山野里只有风吹过的呼呼声,直到一个姿势摆得手脚都开始发麻,云卿斜了身子观望,确定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才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吧,我们也要回去了。”

    章滢站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冷笑道:“看来还真是缘分,连谈事的地点都和咱们选的一样。”

    云卿挑眉一笑,“可不是嘛,孽缘。”

    章滢听了这话也笑了,刚才郁闷的心情顿时消散了一大半,两人相互整理了一下衣裳,以免让人发现到了这座山上,给四皇子抓住把柄,特意换了一条路准备回去。就在这时,又听见林中传来簌簌的声音。

    云卿立刻警觉的向后看去,难道又带是四皇子又打道回来了吗?

    “世子妃。”只见桑若从林间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仍然是她一贯的淡漠,一双眼睛里带着冰冷的光芒走到了云卿的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她记得出来的时候明明是没有带人出来的,桑若和流翠在营帐内收拾东西,怎么桑若此时又到了他的身后,只听桑若道“奴婢奉旨不离左右的保护世子妃,既然世子妃不喜欢人跟着,那奴婢便远远的跟着。”

    也就是说,云卿出了帐篷以后,她便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只是桑若的身手很好,云卿没有发现,他一直潜伏在林子中,即便是四皇子来了,她也没有现身。若是那时云卿和章滢被人发现了,桑若便会出手。她淡淡的一笑,心中却暗道,御凤檀所派出来的暗卫也不知道是王府训练的,还是他自己的,个个都对他的话唯命是从,办事又快又利落,比起皇家侍卫不输分毫。

    两个人到了山下,云卿让章滢要多多小心,虽然是没有听到玉嫔与四皇子两人究竟在策谋什么样的诡计,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围场的夜空繁星点缀,空旷高瞄,偶有几点星子点缀在上,如同镶嵌在墨色锦缎上的钻石。

    大部分的人第一天都几经劳累,早早歇息了下来,也有那活泼好动,别有心思的人忍不住的在黑夜中出来。

    “十公主,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小心外头的野兽啊!”一顶华丽的帐篷门帘突然掀开,跑出一个梳着垂髻的少女,身后跟着一名宫女,像是在追着她。

    十公主转过身来,一边往后退,一边撇嘴道:“既然来围场,定然要来这里看夜色的嘛,闷在营帐里有什么意思!阿蓝,你别管我了!”

    那叫阿蓝的宫女见她路也不看,还退的飞快,生怕她不小心摔到,急的脸都皱了起来,“十公主啊,你别退了,小心摔倒了!奴婢又少不了让嬷嬷骂啊!”她话音一落,十公主就哎呦一声,摔倒到了地上。

    “我的公主啊!”阿蓝一跺脚,急忙跑了过去扶十公主,却见一支芊芊素手已经在她之前伸在了十公主的面前,她抬头望去,那人披着的斗篷下露出一个翘起的下巴,这个下巴的主人,如今宫中是无人不晓,她连忙道:“奴婢见过玉嫔娘娘。”

    玉嫔漠然的点点头,一把拉起十公主,笑容陡然亲切中带着点傲意,“十公主也是出来看这月色的吗?”

    任阿蓝将身上沾的雪和枯叶择去,十公主抬起下巴,点头道:“是啊,你不觉得,这里的夜色比皇宫的要好看的多么?天空辽阔,空气也很清晰。”

    “是啊,所以我出来走走,没想到十公主也在呢。不如一起走走?”玉嫔含笑发出邀请。

    十公主虽然才十岁,然而在宫廷里长大,防人之心自然是有的,她仔细打量了玉嫔,平日里她和玉嫔也没什么联系,怎地今日玉嫔还邀请她一起散步。

    瞧着那一双眨巴的大眼睛,玉嫔暗地一笑,谁都可以从这张稚气的小脸上看出她在想什么,表面上却像是有点失望,“十公主要自己去玩,那我也就不打扰了。只可惜,到了围场不能去打猎,实在是有些可惜呢。”

    十公主本来转身就要走的,玉嫔这一句话成功的勾住了她的注意力,她顿下了脚步,心中起了附和之意,小脸上挂满了遗憾,“可不是嘛!今年好不容易让父皇带了我来猎场,却听说女子不能狩猎,这有什么意思,到了这里,难道是来看跳舞的啊。”

    见小鱼儿上钩,玉嫔嘴角浮起一抹微微的得意,掩在斗篷下只露出真切的笑容,和有些期待的眼神,“对啊,我听说能来猎场也是很高兴呢,以前在民间,我也学过骑马射箭的,很想看一看陛下在马上的风采,也不枉来这围场一回。”

    呼吸间的气流与冷气相接,一团团白气升起,这夜晚的冷空气一点也没有降低十公主的热情,她眨了眨眼睛,“原来除了我,还有人一样呢。那明日我可以去求一求父皇,也许父皇会答应,让我们也参与呢!”

    她的脸蛋圆圆的,稚气十足,说话声音却很有活力,玉嫔惊喜地道:“若是能去的话,那简直太好了!十公主,谢谢你!”

    半大不小的孩子总是希望别人将自己当作大人看,被人用如此期待的目光看着,十公主心里原有的一点忐忑都化为了乌有,计划着明日里要怎么去跟父皇说,让她参加狩猎重生之锦绣嫡女。

    一夜过去了,第二日,明帝召集了众人在一起,只见阴云之下,广场之上。

    女眷和男宾们到了狩猎场上,每个人都穿着轻便的骑装,没有人再着那不方便行动的,有着逶迤裙裾的衣裳。虽然站在寒风里,然而每个人的衣裳都是上号的皮毛,最是经得起寒风的吹袭,并不会觉得冷。

    云卿在人群中搜索者御凤檀的身影,此刻他被人群簇拥着,正在和身边的人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什么,明帝仰首一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的侧脸在阳光下灼灼如光,钻石一般挺立的鼻梁,像高山一样。

    御凤檀似乎感觉到了云卿的目光,往这边看了一眼,云卿立刻扬起嘴角,向他微微一笑,红润的樱唇在阳光下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一双凤眼灼灼其华,雪色下反射的光亮衬得那一对眸子像明一般星,有着勾魂摄魄的光芒。

    御凤檀旁让无人的对着云卿扬起手来,丝毫不掩饰对她的眷恋和喜欢。

    四皇子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御凤檀与云卿两人之间的互动,线条冷峻的面容上挂着一抹阴冷的神色,那双眼中黝黑到底,说不出看不清的神色到底是妒还是恨。

    阳光下云卿愉悦的神情深深刺痛了他的眼,那样绝色美丽的笑容,如此愉悦动人的眼神,都在说明她与御凤檀之间的恩爱。这些日子,关于御凤檀和云卿的消息不断的传到他的耳中,却都是人人夸口的男才女貌,天作之合,似乎他们不在一起,老天都不答应一般。他本以为她是奉了皇命嫁给御凤檀的,没想到,却是嫁了一个如意郎君。

    “四哥,你在看什么呢?”五皇子见四皇子没有反应,轻声的问了一下,四皇子才缓缓地收回了心神,听明帝刚好说完今日的狩猎规则。

    “哦。”四皇子心不在焉的点头,毕竟每年的狩猎规则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变化。

    就在此时,只听十公主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今日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骑装,头上梳着一个发冠,也和男孩子一样用玉金冠锁住,是做了很明显的女扮男装。那稚嫩的脸上带着一抹不服气,对着明帝道,“父皇,每年都是你们出去狩猎,儿臣也想要去。”

    “哦?”明帝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望着她道,“怎么,我们小十也想去狩猎了吗?”

    十公主皱了皱鼻子,“可不是嘛,每次都是你们去打猎,我们女孩子也想要去的,只是父皇又不让我们去。若是出来狩猎光在这里看雪景有什么意思,那还不如说去登山呢!”她鼓起腮帮子,看着明帝,一双眼睛里透露着少女才有的稚气和不甘。

    然而明帝却没有生气,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逗着她道:“小十的意思是要和父皇一起去罗?”

    十公主撇了撇小嘴,道:“父皇,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你就不问问她们还有没有人去吗?若是只有儿臣去了,儿臣拖了父皇的后腿,那可就不行了。不如咱们还问一问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咱们来抽签,分成几队一起去狩猎,看看哪一队打得最多,这样不是比寻常狩猎要有意思得多吗。”虽然说话的声音还很稚气,然而讲出来的内容却是十分有条理的。

    这也是玉嫔昨晚说的话让十公主起了心思,她认为一定还有像她一样,也想去狩猎的人,既然有这个机会,她就一起提出来。

    明帝望着十公主,目光里带着慈爱,乐呵呵道,“不错,咱们小十也长大了。年年打猎,没些新鲜玩法,估摸大家也都腻了,这个办法不错。分成几个小组,看看哪一组打猎打得多,父皇就给奖励。”说着环视周围,朗声问道:“既然十公主开口了,那有没有其他人要一起与朕狩猎的?”

    英明的帝王们一般都能向他的百姓和朝臣展露他威严的一面,也能展示他亲切的一面。且不说明帝英明与否,但是他却深谙这一点。

    此时,明帝的脸上就带着和煦的笑容,朝着众人道,“既然是小十提了要求,那么朕便采纳了她这个要求,众位女眷若是有人会骑射的便一起来参加,今日便分四组,朕一组,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三人各领一组,一共四组,上前报名的女眷再各自抽签平均分配到四个组中,如此以显公平。”不过须臾之间,明帝便想好了分配的方法。

    此时女眷之中已经有一些小姐蠢蠢欲动了,大雍虽然对女子有要求,然而在之前就说过,在白鹿书院就开设骑射课程,专门教勋贵高门女子骑射。而一些武官子女从小熏陶,也擅骑射,只是平日里不太展示出来。其实在心中也有类似于十公主的想法,只是碍于身份不同,不敢提出,此时见明帝开口,便有几人勇于上前报名。

    也有些羡慕可以借此机会近距离和皇子,和心仪的男子接触的,可苦于不懂骑射,只能含恨放弃。也因为此事,后来大雍掀起了一股女子骑射课程的热门风,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臣妾在民间也学了一些,不知道可否与陛下一起呢?”玉嫔站在明帝的身后,穿着一身碧绿色的骑装,衬得整个人气质更为清冽,望着明帝笑道。

    “哦?爱妃也会骑射,那便可与朕一起哦。”明帝对玉嫔笑道,显然他觉得玉嫔会骑射是一件意外的事情。

    玉嫔轻笑谢恩,转头之时与四皇子两人的目光飞快在空中交接了,却是朝着一脸平和站在明帝另外一侧的章滢道,“咦,臣妾曾听说过珍妃娘娘以前在白鹿书院是学过骑射的,今日难得陛下雅兴,让臣妾等参加狩猎,珍妃娘娘一起如何?”

    明帝似乎想起了当初在扬州的时候,去阅览过白鹿书院,的确是有开设女子骑射一门,不禁扬眉道,“珍儿,既然玉嫔邀你参加,不如就一起吧。”

    明帝都开口了,章滢就不好推脱了,当着众人下了帝王的面子,却听旁边一人道,“哎,我记得瑾王世子妃不是和珍妃娘娘是一个学院出来的吗,景王世子妃应该也会吧重生之锦绣嫡女。”

    云卿不料自己会被人拉了出来,惊讶的朝着说话那人看了一眼,“耿小姐,你怎知道我和珍妃是一起的呢?”

    耿心如似乎没有察觉到云卿说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意思,厚着脸皮,含笑道,“世子妃在扬州所作所为早期传遍了京中,我们这些闺中儿女自然是要知道的了。”骑马打猎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摔死沈云卿也是好的。这是一种女人奇妙的妒忌心理,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特别是耿心如这个十九岁还未嫁出去的大龄女青年来说,这种心理来的更加的微妙。

    明帝深邃的眸子望着云卿,开怀道,“世子妃既然来了,又是和珍妃一起的,那就一起来参加吧,凤檀也在这里,看你们夫妻能不能抽到一组吧,也好做做夫妻档吧。”

    明帝话说的相当风趣,旁边的人都被逗笑了,御凤檀在旁边一笑,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十公主就喊道,“世子妃,就凭父皇这句话,你也不能不去参加,让世子一人落单,多可怜啊!”小孩子天真无邪的一句话无奈的笑了起来,看来今日她是不去也得去了。

    除却被点到名的章滢、云卿,另外还有玉嫔、耿心如、二公主和其他三位小姐一起刚好凑足八个人。十公主她年纪还小,又是明帝心爱的小鲍主,特殊处理,不用抽签便和明帝一组。

    其他七人则是要根据抽签来分配,御凤檀眸子朝那签筒一望,声音慵懒之中带着一抹不悦,眼角斜飞道:“陛下不是说让我和云卿搭个夫妻档的吗?怎么还要抽签呢,直接就跟我一组吧。”

    “这可不行啊。”五皇子笑道,“大家都是抽签的,若是世子妃抽了,玉嫔和珍妃娘娘都想跟着父皇一起了,我们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女眷们虽然会骑射,但是只懂得一些皮毛,比起这些经常打猎的男儿来说可是差得远呢,若是哪队分得多了,自然是会减少打猎的力量。

    五皇子此言一出,明帝便道,“此话有理,就先抽吧,小十跟朕一组,其他的再抽出一人跟朕,每个组各带两名女眷一起。”

    御凤檀自然是不放心云卿跟其他队在一起,他的眸子里带着一股坚定,长长的睫毛下眸子奢丽,唇角微斜,“她是我夫人,自然是跟我一队吧。”

    四皇子眸光冷冷的望着御凤檀,嘴角微弯,带着一抹嘲讽道,“世子怎么了,既然上来狩猎,还在这儿女情长,若是想要两人一起,何必来做队狩猎呢,这又不是七夕的活动,在这么下去可就错过了打猎的时机了。”他说话一直都是如此,旁人听来不过是直接的意思,然而御凤檀与他两人却是心知肚明,狭眸一沉,面容上露出一抹深沉的颜色。

    “好了,就赶紧抽签吧,可别因为这一件小事而乱了大事。”五皇子眼看两人之间气氛有些不对,明帝也不时朝两人这边望了过来,劝道。

    云卿知道此时也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她反正是来参加狩猎的,若是一直呆在帐篷里是有些可惜了,倒不如就跟谁去看一看吧,体验体验这男子们做的事儿。

    几人上前来抽走竹签,方宝玉溜到了云卿的背后,视线落到她抽出的竹签,瞧清楚上边的字后,大笑一声,“哈哈,御凤檀,云卿和我一组哦!”

    闻言,御凤檀不禁脸色一沉,他抽的这签可正好是和明帝一组,而方宝玉则是跟五皇子一组,这也代表了他和云卿不是在一个组之内,他的脸色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方宝玉丝毫不在意他的面色,两人之间打闹如常,瞅着他的样子得意洋洋,飞着一双比女人还漂亮的眼眸,“喂,怎样,现在我们就各自归队,然后下午四个时辰之后再到这里回合,到时候看谁的队伍会获胜而归了。”

    御凤檀看着云卿,眼里释放着无限的幽怨之意,云卿被他看的抿唇一笑,拿着签无奈的朝他看了一眼。她可不是故意抽到这签的,老天爷把她分到五皇子这一组,她也没有办法。不过幸运的是云卿和章滢两人都在一起,比起令人不喜的二公主和耿心如,当然章滢是云卿最喜欢的对象了。

    抽签已经完成,本次狩猎分成四组,明帝带队的黄组,三皇子带队的绿组,四皇子带队的红组,以及五皇子带队的蓝组。他们带着各自的成员从四个入口进入猎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以号角吹响为信号,当号角连吹三声时候,则收手回来,到时候,看谁打的猎物最多最丰盛,则由哪队获胜。

    云卿所在的这一队除了方宝玉之外,安初阳也是在这一队之中,章滢望着安初阳,微微有些魂不守舍,由着宫女给她准备要用的东西。

    流翆在身后急巴巴的看着云卿,道:“小姐,你去打猎吗,那里面多危险啊。”

    云卿看了一眼满脸担心的流翆,道:“你怕什么,小姐我又不是不会骑马拉弓,虽然射不得豹子老虎,但是射个兔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流翆却没有被她轻松地语气感染,只担心望着那密密麻,麻深不见底的林中道,“小姐,到时候你以为那猎物是由得你选的吗,万一扑到你面前来的不是兔子而是猛虎,那你可怎么办啊?!”

    云卿笑出了声,瞧着流翆道“身边这么多人,难道那老虎就光扑着我走吗,那些侍卫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它过来吗?”

    “小姐!”流翆看到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跺了一下脚道。

    “好了,我自会保护小姐的。”桑若跟在她身边,挺直了腰背道。

    云卿望了一眼她,其他的人身边都没有带着婢女跟着,云卿一人带了反而显得奇怪了,她朝着桑若道,“今日情况特殊,你不用跟着我了,围场里的侍卫都会小心守护的,除了他外,连侍卫统领都跟我一组,你不用担心。”

    桑若不言,只望着御凤檀的方向,云卿明白他的意思,但此时却实在不能让桑若跟着去重生之锦绣嫡女。

    “好了,该走了。”已经有人来催促,云卿要出发,朝着桑若看了一眼道,“婢女是不可以跟着去的,并非我不允许你去。”她倒是觉得有桑若在身边,的确可以放心一些,但是规矩不可破,若是她带了婢女,其他人必然也会要,这狩猎也不用进行了。明帝也不可能为一再破例,将狩猎当成一场儿戏。

    男人们的狩猎不是像女人们平日里的活动一般,光是准备东西就要许久,他们拿好了长弓,背上铁箭,配好武器,立刻集齐了人马朝着四个方向而去。

    云卿对狩猎充满了新鲜感。她与章滢在外头看向林中的时候,觉得里面枯枝断树林列,似乎是非常的窄,走到里面之后才发现,不仅是窄,道路也十分崎岖,好在她们女子骑的马儿都是特意挑选的听话乖巧的母马,走起来不慢不快,就算不太习惯的人,也不会很难受。

    五皇子穿着一袭明蓝色的箭袖,虽然不如四皇子那般的冷峻线条分明,也别有一番温和中带着英气的味道,他的箭术也很好。

    一路上,因为是皇家围场不给其他人进入,所以其中的小动物十分的多,很是充沛,不时地会有狍子,野鸡从旁边慌乱的跳过,对于这些小猎物,五皇子、安初阳两人并不停留,只有云卿、章滢,还有方宝玉三人一路上望着那些东西,心里都觉得十分新鲜。

    不时的大喊一声,“你看,那里有只彩毛野鸡,长得挺漂亮啊!”

    “你看,小鹿,眼睛很漂亮啊!”

    皇家围场里,一般大型猛兽其实是十分难寻到的,不仅是因为这里平时都有人照顾,还要照顾这些皇子皇孙勋贵朝臣的安全,所以云卿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大型的猛兽。

    但是男子却不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上一两头猛兽野禽,好大显身手,一显男儿风采。

    到了林子深处,不再同在外面的时候,偶尔能听到野兽的声音,三人也识趣的安静了起来,虽然没有大型猛兽,野猪这样的东西也不是好相处的。

    安初阳和五皇子两人不断的策马前行,倒也不负他们一路驱行,一路下来,收获也颇为丰富,当吹号声响起的时候,打了两头鬃毛野猪,三头膘肥体壮的麂子,方宝玉还帮着射了一头长角鹿,外带云卿和章滢一人射了几只野鸡。

    既然收组的信号响起,就不能再继续打猎了,五皇子掉转马头,对着众人道:“回去吧。”回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关注周围的景色,一来是不需要再观察猎物,二来也的确是累了。

    就在这时,从林间发出了几声吼叫声,将本就凄冷的林子顿时有了几分惨烈,只见林子中突然出现了一头高大的人熊,浑黑色的皮毛布满了全身,胸前白毛形成一个倒“人”字,两只小小的眼睛闪着红色的光芒,尖利的牙齿在密密的林中泛着寒光,顿时将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五皇子在队伍最前列,一反头看到那人熊,首先便大声呼道:“小心,有熊出没!”

    安初阳则从背后抽出了箭,一箭射到胸的腹部之上。但见那熊对天嚎叫了一声,一把将肚皮上的长箭拔了下来。冬天的人熊皮毛雄厚,一般的箭头是插入不了肉中,最多造成了皮外伤。与它那高大的身姿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章滢从来没看过如此凶猛而魁梧的野兽,乍一看,那从它一出来,就散布在林中的腥气,让人不寒而栗。就连胯下的马儿都被熊吓得仰蹄乱刨。云卿一见章滢慌乱的样子,连忙喊道:“小心马!”

    闻言,章滢才回过神来,双手抓住缰绳,以防摔下马来,一面和云卿策马往后。五皇子和安初阳上前协助指挥侍卫,吩咐道:“方小侯爷,你负责保护好她们二人!”另外八名侍卫被他拨给了保护三人,以防被那人熊伤着。

    而此时侍卫都拿着弓箭,将人熊包围在其中。那人熊体态庞大,皮糙肉厚,即便是侍卫拿刀去砍它,只会惹得它更加发怒,反而一掌将侍卫的刀扑下,活活的撤掉了他一只右手!顿时空气中的血腥之味更浓!

    章滢胃液翻滚汹涌,虽然后宫女子们的争斗激烈,却都是暗流汹涌,从来没有像如此明刀明枪,血肉横飞,一时之间,忍受不了低头干呕。

    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前方的人熊吸引,后方却又是一阵狂风,云卿在嗅到突然逼近的腥味,瞳眸猛地紧缩,身子一扑,抱着章滢就势滚下了马身。与此同时,那巨大的熊掌将章滢所骑的母马抓出了四条狠狠的血痕,母马发出极为凄厉的嘶吼,撒蹄朝着林子深处跑去!

    马儿受到了惊吓,齐齐嘶鸣,林中树枝被震得发抖,枯叶纷纷垂落!

    侍卫们猛地回头,面色惊变,原来人熊不止一只!还有两只在此处,它们的眼睛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像是许久没有进食而显得格外饥饿,就连见过世面的侍卫看到这样的人熊都要心头一颤!他们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围成半圈,朝着人熊逼去!

    他们同样也害怕这恐怖的人熊!一头已经逼得大部分侍卫去围攻了,这里可是两头啊!但是身后站着瑾王世子妃,陛下最宠爱的珍妃,还有方家独苗小侯爷,就算他们能逃了出去,这三人任何一个人受伤,他们也逃不了一死!如此不如一拼,有了这一层念想,侍卫发起攻击的时候更为勇猛!

    他们拔剑而上,大声呼救道:“五皇子,这里还有两头!”

    侍卫们虽然身手高强,但是敌不过恶熊扑食,凶不可遏,吼声阵阵,让人胆颤心寒,血肉溅飞之中,又有三名侍卫倒了下去!五皇子已经听到了前面的呼声,但见两只人熊竟然已经扑倒了五名侍卫!连声呼道:“安统领,你快到那边去!”

    安初阳正指挥着侍卫远距离射那一头人熊要害之处,转头一看,那边的场面实在是太过惊险重生之锦绣嫡女。侍卫已经纷纷受伤倒下,那边唯一剩下的男子方宝玉,则是没有武功。章滢和云卿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章滢早就吓得全身瘫软,一直在发抖,云卿还算是镇定的,手中捡了一把侍卫的刀,手腕却是有些发虚。

    而其中一头人熊干掉了一个挡路的侍卫,看到云卿和章滢时,两眼光芒旺盛,似乎对女子更有兴趣,再也不管侍卫,张着大嘴扑了过去!

    云卿一手拖着瘫软的章滢,一手拿着刀,防备着人熊,一步步的往后退。她们比起人熊来,唯一的优势就是身姿娇小灵活,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地方任她们躲避,只能在树干后穿梭!

    那人熊魁梧,先被云卿绕的头晕脑胀之后,蛮力顿生,干脆直接将树干拍倒,迈着雄壮的腿朝着猎物而去。眼看利爪就要飞下,云卿转身一把抱住章滢,就地一滚,堪堪避开那一掌!

    满地雪石飞起,腥气铺面,惊魂夺魄!

    情势危急,安初阳一脚踢起地上的长刀,对着人熊掷去,巨掌被刀刃插进,人熊疼痛不已,獠牙望天,不断爆吼。受了伤的公熊比之前的恶熊还要可怕,它一把扯下来掌心的刀刃,对着云卿和章滢一把就抓了下去,恨不得将两人撕碎泄愤!

    只见,安初阳一脚踩在马上,借助一股强力,拔出腰间的刀来,一掌迎着公熊横砍而去,就在这时,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安初阳的佩刀在接触到公熊的手掌的时候,那精钢练成的刀,竟然被它一掌扑的顿时裂成了四节,大掌对着他的颈部直直的抓了下去!

    安初阳忍着脖颈处传来的剧痛,眼前一片白光模模糊糊的,几乎是不能站立!却听到云卿的声音,心中一狠,靠着直觉模糊知道人熊所在的方向,将手中的断刀,对着它的眼睛狠狠的插了下去!

    视线被毁,那人熊连连后退了几步!

    安初阳终于得以逃身,却体力不支,软倒在地!第二头公熊已经被猎杀,五皇子那边侍卫已经可以空出手来,对着最后一头人熊包围上去!

    方宝玉被侍卫拦在身后,却看到云卿和章滢的困境,急的跳脚道:“快去,快射箭啊,不然就要出人命了!”

    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发狂的人熊四处乱扑,云卿拖着章滢连连后退,四周枯枝乱飞,云卿只觉得一身剧痛,不知道是被人熊的利爪勾到,还是被树枝勾破肌肤!然而此时她也顾不得这些,不要命丧人熊掌下才是关键!

    她不小心碰到了手中戴着手镯,猛然记起身上还有这个保命的物品,也顾不得被人发现那是一个武器,连连按下机关,十根银针一下全部刺入了人熊的皮肉之中,然而这个可以令人瞬间麻痹的银针刺入到皮厚的人熊身上,只是让它身形稍微缓了一缓,动作迟钝一点,仍然阻止不了它前行的动作。

    而云卿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人熊,它几乎是遇树霹树,遇石扛石,目标就是云卿和章滢,当血盆大口临近面前,身上散发的浓腥气息,几乎能将人熏晕。

    完了!难道就要死在熊掌之下了吗?

    御凤檀,凤檀,你在哪……

    方宝玉本是被人围在后面,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一把扯下侍卫的佩刀往前冲去,大声吼道:“死熊,你就冲着小爷我来吧!”

    他提着刀往前赶,却一把被人扯住了去势,原来,五皇子他们已经过来,但是发狂的人熊实在是太过恐怖,再加上云卿和章滢离人群的距离太近,他们下手,生怕伤了人。心中有了顾忌,反而不敢大胆出手!

    就在此时,只看远处两只飞箭一前一后相继飞来,领头银色的巨箭带着凌厉的破风之势,如同闪电一般直直插入了人熊的咽喉部位,而另外一只紧随在其后的黑色长箭,也挟风雷劲力,一把将那棕熊腹部射个对穿,将它钉在了一颗大树之上!

    两箭齐发,劲道惊人!

    重伤之下的棕熊已经无力挣扎,随着血流越来越快,它的嘶吼声慢慢的变小,直到消失!

    只看远处跑来两骑骏马,为首一匹马如狂风,转眼之间就跳了下来,只看一道深紫色的人影,已经到了人前,一把将云卿扯了起来,“云卿,你怎么了?”

    云卿正被那立在眼前的血肉模糊,浑身血液如泉涌的人熊吓的全身呆滞,一听到有人大喊她的名字,几乎是反射性的扑到了来人的怀中,低声呼道:“凤檀,你来了,你终于来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含着深深责怪和眷念的话脱口而出,云卿却发现抱着的这个身躯瞬间僵硬如石,当闻到来人身上散发出来陌生的龙涎香味时,她缓缓的抬起了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坚毅的下巴,再是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柔亮的光泽,却因为冷峻酷沉的面容而将柔和之意消除,只余几许冷意,深邃的眸子幽深如鹰。

    一片幽静之中,伴随着另一道马蹄声降临。

    “卿卿!”白影如月光随后跃下来,身如疾风,一把将僵硬了的云卿扯到了自己的怀中,双臂紧紧的抱着她,慵懒的嗓音再不复以前的随意,紧张如同绷到极点的弦,低声道:“卿卿,我来了,我来了,不要怕……”

    ------题外话------

    为了写好这个章节,我改了三遍啊……大伙儿,月票丢过来砸砸醉醉吧!傍点动力,明儿咱们开虐……个人认为,本章最后一点是亮点啊,大伙是不是要脑补了呢,哈哈……

    谢谢亲liusue送5颗钻石,梅子忽忽10鲜花,lls333送的5鲜花,15998714248鲜花1朵,感谢各位的支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