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5 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5 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和御凤檀到达营帐之时,四皇子已经被人请到了皇帐之中。他的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酒气,脸上还有一丝醉酒后的迷糊,然而眼神却始终清明如星,不见半点醉意。想必来此之前,已经喝下了解酒之药。虽然刚才人们都没有站在广场看到审讯的那一幕,然而围场上并没有东西可以阻拦消息的传达,它们迅速的,以人想象不到的速度,一下子就扩散到了每一个角落里,所有人都知道,五皇子一组在林中遇到的人熊,是四皇子伙同玉嫔一起要杀害珍妃而设计的。

    此时帐篷里并没有多少人,除了之前在处理李琼儿一事的魏贵妃,还有的便是章滢,以及闻讯赶来的其他两位皇子。三皇子的是睡眼朦胧,显然已经歇下来,大概是听到了四皇子的“好事”,眼巴巴的过来要瞧热闹的。而五皇子,则一身整齐,发冠丝毫未乱,窄窄的白玉冠将他温和的面容照的亦发的和煦。当云卿望向他的时候,他则有礼的朝着她点头。

    明帝望着站在一旁的四皇子,冷笑道:“老四,林子里面的人熊是怎么出现的,你跟朕说一说?”他的表情平和,然而声音听起来冷厉无比,如同刀锋凛冽。

    四皇子面色沉静,没有像李琼儿一样,慌乱失措,他只是淡淡地道:“父皇,人熊一事不是已经吩咐高升去查,如何与儿臣扯上关系?”

    云卿冷冷一笑,四皇子倒是沉稳,依他在朝中经营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刚才在广场发生的一切,他如今摆着对一切都不知情的样子,便是要不承认此事了。只是,明帝既然能在之前让人将玉嫔丢去喂了人熊,心中定然是有了结论,四皇子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罪名都是已经定下来了。

    只看他拧起眉头,幽眸深邃含着让人看不透的神色,“刚才朕已经查了,玉嫔她说人熊一事是你授意她做的。”

    四皇子两条浓眉皱起,棱角分明的面容依旧是他往常的模样,“父皇,玉嫔一事,儿臣无从知晓,但儿臣确实没安排过人做出对珍妃不利之事。”到了现在这一步,说得太多反而是越说越错,不如简单的将自己剖白,如此一来,倒是显得他分外冤枉了。

    明帝盯着他看了许久,目光幽黑几乎是望不到底,手指紧紧的握在那扶手之上。章滢看着站在面前的四皇子,脑子里想起安初阳身上那深可见底,皮肉翻飞的伤口,那血流得满地都是,沁得一地秋叶如枫,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眼波流转,眼底却一丝温度都没有,低声的道:“陛下,李氏说这件事和四皇子有关系,也不一定有的,只是当时那人熊猛烈,故意朝着臣妾扑来,若不是安统领及时出手,臣妾伤了也就罢了,世子妃和方小侯爷只怕是也避不了。如今玉嫔已经去了,也没有证据还可以证明四皇子参与其中,若是陛下处置了四皇子,只怕他人心中不服。”她一边说,泪水就从眼中流了出来,眸子里带着深深的不安。

    这一番话是劝说,实则是火上添油,将那一日牵扯的人与事都明白的再摊开,告诉明帝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他就是看李琼儿死了,所以才在这诬赖,陛下你没证据就别处理了。

    明帝闻言目光一闪,望着四皇子的面容露出一抹冷笑,“是谁做过的事情,朕自然是有数,李氏是罪有应得,而她的指证,朕也听得清清楚楚!”

    章滢举了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庆幸万分地道:“不过臣妾也觉得有一件事是值得高兴的,幸好那日臣妾没抽到签和陛下一组,若是那人熊无故出现,虽陛下天威震摄四海五内,但人熊凶残狠恶,一个不慎,便会遭受其撕咬。那臣妾的罪过也就大了。”

    当一件事情没有牵扯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人往往是最冷静的,每一件事情都剖析的干干净净,一旦转而降临在自己身上,暴怒,激动,急躁等等情绪都会不可抑制的从心头流露出来,所以有一句话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明帝刚才也许就有一种这样的心理,毕竟四皇子要对付的人是章滢,他会气,但是气得会有个限度,然而听到章滢的话后,这件事的本质就发生了改变,若是当时他在,那人熊出现,四皇子岂不是连他也要一起除掉!

    这样的想法从脑中一掠而过,明帝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四皇子听到此言,心中跃上一股不好的预感,面上立即划过一丝恼恨,随即迅速撩袍跪下,道:“父皇,珍妃娘娘所言诧异,儿臣从未生出任何要害父皇之心,李氏一事,儿臣不知,即便知道,也绝对不敢对父皇有任何不敬的想法!”

    三皇子本来已经睡下,就是听到了身边的人说四皇子出了事儿,特意起床到来看一看好戏。对于四皇子这个所谓皇后的嫡子,他心中一直不服气。薛皇后当初也就是个贵妃,若不是元后死了,哪里会有薛皇后上位的机会。

    如今他母亲也是贵妃,比起四皇子出生那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偏生四皇子占着了嫡子的名分,真是让看了心头就不爽快。每次一说起,便是嫡庶有别,嫡庶有别,四皇子还不就是个庶子变嫡子的。

    此时看到这里,忍不住的想要落井下石,圆而俊美的面容上上含着一抹可惜道:“四弟,你也实在是太过糊涂了,明明知道父皇也在林中打猎,如何能放那人熊到林中,即便你要害的是珍妃,可万一父皇和五弟两组碰面,那人熊又不通人性,哪里会识得谁是珍妃,若是不小心误伤了他人,岂不是会造成大错啊!”说着,还摇摇头,表示十分的痛心疾首。

    本来处于愤怒到极点的明帝,却在三皇子开口以后,没有想众人预想的那样,更加的怒意难扼。而是缓缓的转过头,深邃锐利的目光朝着在场的人扫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到了云卿的身上,开口道:“韵宁,当时你也在场,对此事你怎么看?”

    三皇子和四皇子的不对头,整个朝野都看在眼里,明帝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一开口,反而让多年君王思维逻辑的明帝产生了一分理智。魏贵妃在以前每次插嘴不能得到想要的后果之后,今次却是学会在一旁的沉默的看着,反正四皇子今日怎么也逃脱不了一番责罚,可三皇子眼见这么好的机会,却没按捺住。而在场的人,五皇子同样是皇子,明帝觉得他所说的话也会参杂了一些利益成分,唯一剩下的便是云卿这个相对要客观的人。

    云卿来到营帐之中,当然不是纯粹要做个雕塑来看这一场戏的,她要做的,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最为精确,那就是煽风点火。此时她眼眸微转,淡然中带着清雅,徐徐地道:“广场之上,李氏说是四皇子指派她去寻的驯兽人,韵宁一个女子,不敢妄自揣测。想当初,四皇子从中州遇见了李氏,两人一路行来,定然也是有些交集的,这正是众人所怀疑他和玉嫔之处。除此之外,韵宁也说不出其他。”

    众人一听,这瑾王世子妃明明是受害者,怎地还帮着四皇子说话,所有人都知道,这人熊之事绝对和四皇子逃不了干系。就连四皇子也微微挑眉惊讶,然而忽而觉得有些不对,当时他寻到李琼儿带她进宫是没错,可他也知道,今日李琼儿被陛下赶入冷宫的原因,那是因为失贞。表面上云卿是为他洗脱人熊一事的嫌疑,实则是将他推入了更深的深渊。

    李琼儿进宫之时检查是完璧之身,平日里都呆在后宫之中从未出宫,却被明帝发现了不贞。李琼儿乃中州人,在京城没有认识的人,她为人高傲,也没有什么人与她来往,唯一剩下的便就是四皇子了。

    四皇子想着,心内猛地一沉,顿觉不妙,抬头看明帝的脸色,果然在他的眼眸里望见针芒一般的冷意。谋害妃嫔,在四皇子看来,就算明帝认定如此,那责罚也不会大到哪里去。可是与妃嫔私通,性质就完全变了。他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像是被大石压上,连呼吸都沉重万钧,忙镇定了心神,“父皇,儿臣在中州见到李氏,看其天生含玉,视为吉兆,才带进宫中献给父皇。之后,除了平日里必要的见面,儿臣从未私下与她来往。”他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明帝的神色,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心中对云卿的感觉是多么的复杂。

    云卿只安静的笑着,像一只黄蜂停立在花丛之中,那般艳丽的色泽,完全想不到她刚才所说的一番话暗藏的凌厉和狠毒。这个时候,只要说多了,反而显得刻意。

    果然,明帝并不让四皇子起来,而是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不疾不徐地道:“老四,你说,你除了和李氏在公共场合必要的见面外,都未曾见过她吗?”

    四皇子心里一紧,却不知道明帝问这话的意思,他心头漫上一种不好的预感,抬眼望了一眼云卿,此时她的侧脸在明珠的光华之下如玉生烟,美得不似人间,然而那凤眸里噙着的神色,却完全与整个人脱离了开来,不沾染一点暖意。

    不,不对。李琼儿这件事,一定是她设计的。在经历了人熊袭击的事情后,沈云卿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儿的反击。她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岂会容忍人对她施予谋害!

    他想到当时自己和李琼儿在山头见面,听到石后混杂在风中的呼吸声,当时,因为侍卫来了,他便急忙的走了,现在想来,那不是自己听错了,说不定就是有人在!

    他迅速的反应过来,立即叩首在明帝的面前,从容不迫的地道:“父皇,儿臣在宫中从来未曾私下与李氏见过面。然而,因为珍妃进宫之后,父皇对珍妃屡有眷顾而遗忘了母后,母后屡次在儿臣面前抱怨,说是因为珍妃进宫,她才愈发的受到冷落,甚至最后沦入了被幽禁的下场。儿臣心系母后,认为一切都是珍妃的出现导致父皇母后感情破裂,于是心中有所怨愤。此次到了围场,正巧遇见了李氏,她不知从何处知道了此事,便拾掇儿臣,儿臣经其挑拨,便一时松口让人将人熊运了进来,对珍妃下手。”他抬头看明帝,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又接着道:“若是非要说私下见面,便是在围场西山头的这一次。儿臣只是想要给珍妃一个教训,所以一时激愤做了如此行为。除此之外,其他的时候,儿臣都可以以命起誓,若有虚言,天打五雷轰!”

    果然不愧是前世坐上帝王之位的皇子,反应极其的迅速,一下便预计出对自己不利的一面。没错,云卿的确是将当日巡逻的侍卫找了作证,只要四皇子否认,接下来,马上就会有侍卫来报,当日李氏和四皇子在私下里见面的事情。然而四皇子成功的避开了这一点。

    但是很可惜,不轻视自己的对手,一直都是云卿的好习惯之一。所以对于四皇子这猛然将事情拐角的说辞,她早已有了心里准备,飞翼般的凤眸望着四皇子,面色微带愤怒,语气急切地道:“殿下,原来此事真的与你有关,为何你早不承认,还要等到陛下反复询问之后,你才将事情说出来,难道你觉得陛下是好欺之人吗?”

    明帝的目光冰冷的望向四皇子,眼底交杂着的神色望之生畏。四皇子看着他的眼神,心底也微微发冷,皇家的父子之情抵不过君臣之别,此时的明帝在他眼底,帝王之威更多过父爱之严。

    此时他已经全部想明白了,一颗心如同被毒蛇啃咬,痛不可抑。原本他还以为沈云卿让李氏无缘无故失贞,导致被明帝责罚,以报在林中之仇!如今看来,一切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从一开始所有的计谋都是朝着他来的。她先是让李氏失贞,然后引陛下与她同房之后,再将人熊伤人之事暴露出来,使得明帝暴怒之下,严惩李氏,并从李氏口中得出参与谋害的他,接着再让明帝盛怒之下召他来审问,一旦审问,他便掉入了陷阱里面,只有挣扎,绝无逃生的可能!当初他和玉嫔在围场见面,那个在石头后面的人,必然就是沈云卿,她早就安排了人,若是自己否认,就立刻让人指证,若是自己不得已之下承认,那就会变成为了隐瞒与玉嫔的私情,所以暴露出另外一件事情以转移陛下的注意力!

    这一切,就是为了让父皇打心眼里相信,相信他早就李氏私通,早就有了不轨之心,甚至连他的女人都已经染指!计谋翻来覆去,最后这一切都会直接指证于他!

    刚才四皇子若是能沉得住气,一语不发,让那个证人上前来作证,反正玉嫔已经死了,他可以不予认账,然而因为一时急迫,反而将迫害珍妃之事说出,反而显得心虚!明帝素来多疑,此刻面色已经绷紧如一张薄到脆弱的纸,随时有爆发的迹象。

    只见他目光落到了四皇子的身上,不仅寒冷如冰,眼底还有着一丝溢出的厌恶。四皇子全身如被盯住的小兽一般,警戒之中又多了一重无奈,他开口,那冰冷的嗓音已有一丝暗哑,“父皇,儿臣所做的一切,已经向父皇说明。加害珍妃一事,儿臣有罪。”

    云卿心中暗笑,四皇子知道多说无益,只表明他参与了人熊袭击之事,其他的他绝对没有做过。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做,还是没做过。

    他的举止引起了明帝的怀疑,这一层怀疑在心中多逗留一会,就愈发会演变成真相。往日里李氏不时在明帝耳边替四皇子进言,说他在中州时所做的一切,那时候明帝最多只是认为李氏是四皇子献上来的,自然帮着四皇子说好话,吹吹风也是正常的。

    而到了今晚,这一切生生变了一种味道,李氏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单纯的好话,而是为了给她的情郎铺路!

    明帝的胸口剧烈的起伏,鼻间传来的呼吸声在宁静的营帐内比战鼓还要擂懂人心,眸子里有着一种剧烈的暴戾在迅速的膨胀,食指和拇指不断在搓动。半晌之后,神色才略微一平,几乎是控制着情绪的从唇齿之间迸出一句话,“四皇子谋害宠妃,无故使重臣之子受伤,朕必须要给百官一个交代!”

    给百官一个交代!这绝对就不是罚俸几个月,责罚几句可以的的了!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不能启齿的原因,明帝已经认定了四皇子和玉嫔有染!

    好好的庆祝晚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蒙受奇耻大辱,明帝如何能忍受!他没有当场爆发出来,那已经是帝王多年的修养扼制了。

    四皇子全身一颤,严酷的面容再也保持不住,露出了哀色,呼道:“父皇,儿臣已经知错了,求父皇饶恕……”

    知错!非要做了才知错吗?若不是他这次还没完全喝醉,看到了李氏想要爬起来割开手指放血的动作,日后他可不是一辈子都要被人戴绿帽子!还是被自己的亲儿子啊!

    明帝生生忍住这一番话,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只是双眸发红,猛地站了起来,那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怒意瞬间暴涨,气血上涌,脸面涨红到几乎发青,“即日起,四皇子剥夺一切官职,没有朕的旨意,一步都不能离开皇子府!朕累了,你们全部退下!”

    走出营帐,云卿还没有发笑,便听到魏贵妃掩着嘴,再也控制不出的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一直被皇后压制住的她,终于在今天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四皇子被禁足,从今日开始就不能上朝,不能出府,这和他那幽禁的母亲又有什么区别。不能接触朝政,还想做什么储君,简直就是笑话!

    她的声音在夜空里格外的清晰,御凤檀望了她一眼,看她一副落井下石的嘴脸,眼底带着一抹鄙视,“魏贵妃,笑的声音莫要太大了,若是让陛下听到了,还以为你在幸灾乐祸呢。”

    魏贵妃本身就是幸灾乐祸,只是被御凤檀这么一说,立即回头往营帐看了一眼,没见到明帝出现,高悬的心才缓缓地落了下来。陛下虽然对四皇子很生气,可是更加不喜欢兄弟间勾心斗角,她狠狠的盯着御凤檀,“世子可别乱说话,本宫是替世子妃高兴,抓到了要谋害她的人啊!”

    四皇子走出来,便听到魏贵妃和御凤檀的对话,然而他的视线却落到了云卿的脸上,但见她温和柔顺的走在御凤檀的身边,那番姿态让他心中如同打翻了酱料一般,苦,辣,干,涩,都交织到了一起,翻滚之后终究汇聚成一股难以掩饰的恨意,他怒恨交加的几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沈云卿,你心机真是深沉可怕!”

    御凤檀将云卿大半个身子挡在身后,挑起眉头,月光斜射在他的身上,拢的一身银光似玉人般精致,精致的眼角带着一丝邪佞之意,面上含笑道:“怎么,四殿下被禁足之事,与我夫人又有什么关系?”

    四皇子冷冷的盯着御凤檀的表情,那如墨似夜的眼神里闪烁着无法抑制的恨意,说不清他究竟是恨沈云卿,还是恨面前这个男人,那小麦色的肌肤浸在夜色里,黯得阴森嗜人,“你们等着。”

    御凤檀垂眸一笑,长睫遮不住他眼底的嘲意,“等四殿下你能出皇子府,再说其他吧。眼下,太早了一些。”他轻轻勾唇,优雅的抬手拍了拍四皇子肩膀上的灰尘,像是体贴的动作,却被两人在空气里交接的目光破坏,诡谲的气流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阻滞了起来。

    月色从没有遮拦的天际撒下来,薄薄淡淡,蒙在营帐之上,如同撒了一层细沙。

    云卿看了一眼四皇子,眼神凉薄,拉住御凤檀的袖子道:“我们走吧。”她与四皇子之间的矛盾早就存在了,不应该这一件事而增加,也不会因为示好而减少。她一直都在等着,不过不是等他来报复,而是等着有一天他再也没有翻身之力!

    不过,经历了今日的事情,四皇子已经是败了一大半了!

    御凤檀回过头来,眼角的血意一霎那蒙上了月光般的柔和,咧嘴笑道:“我们走。”

    四皇子眼看他们携手而去,寒着一张本就严酷的面容,到了营帐之中,看着营帐内站着的宫女,满心的怒火如同被星火点燃,再也不用克制,“滚,都给我滚出去!”

    宫女们吓得连滚带爬,急冲冲的全部冲出了帐门。

    禁足啊,他竟然被禁足了!

    这没有期限的禁足,他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不是让他完全消失在朝臣的视野里吗?!沈云卿,沈云卿,你这个女人,难道生来就是要与我为敌的吗?!

    守在营帐外的侍卫们只听里面传来的噼里哗啦砸东西的声音,只当作没听见,笔直的守在门帘外。从现在起,四皇子可是禁足了,虽然还在东山围场,可从此刻起,他就不能再外出一步。

    而此处另外一边的营帐里,御凤檀正拉着云卿的手,拉起她的手,望着手背上的伤痕,捋上袖子一看,那皓月似的手腕上也还有长短不一的伤痕,正是那天被人熊抓出来的,还有些是树枝刮下来的,他心疼的抚着已经结疤的伤痕,“还疼吗?”

    其实伤疤还是有些疼的,冬天里破了肌肤,要痊愈也比春秋要难一些,不过倒不是不可以忍受的,她摇摇头道:“比起安初阳,我这都是小伤了,不碍事。”

    “你要是伤成他那样子,今天御宸轩就不是禁足,我直接将他杀了!”御凤檀走到一旁,拿起挂着的斗篷给云卿披上。

    “他要死了,陛下也饶不了你。我可不想让你出事。”云卿拉住他的手,疑惑道:“这么晚了,还穿斗篷做什么,等会就要歇息了。”

    “我没那么傻,要杀也要让人寻不出踪迹来。”御凤檀精致的朱唇淡淡的一勾,淡然中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杀气,然而动作却十分的轻柔,固执的替她披上斗篷,拉着她的手朝着外头走去,“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对你的伤有帮助的。”

    云卿被他拉着,顺从的朝前走,望见夜色深深,又道:“都这么晚了,出去不安全吧。”

    “有我在,你以为是那些废物侍卫吗?”御凤檀不屑,那些皇家顶尖的护卫在他眼底不值一提,云卿跟着他出了营帐,见他朝着一边山头走去,拧眉道:“那边我和章滢去过,再往前走,就是一片悬崖了,去那干嘛。”

    御凤檀一笑,“这里你第一次来,哪里能知道好地方在哪,为夫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见识过御凤檀的身手,云卿心底倒是觉得安稳,可此时天色已黑,冬日里连虫鸣都未闻,树干立在林间,光秃秃的让人看了就觉得紧张。忍不住就靠着御凤檀,紧紧的拉着他的手。

    察觉到她的害怕,御凤檀侧头一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小心,要飞了。”

    云卿被他吓了一条,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手臂,一点都不敢放松,只听夜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视线忽高忽低,旁边的景色如同流水一般迅速的从眼前划过,那本来诡异幽黑的林子,像是一条黑色的河流。害怕过后,云卿又觉得新鲜了起来,御凤檀的身手究竟有多好,以前偷偷摸摸的进出沈府就让她觉得很惊奇了,如今还能带着她一个大活人,夜间在林间窜走如平地,这份内力,实在是不同凡响啊。

    她突然想到,若是自己有武功多好啊,也可以像这样飞来飞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看到人熊的时候,拿起剑一剑将它斩杀,再也不用害怕了……

    就在云卿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耳边慵懒的声音响起,“卿卿,还发什么呆,难道还没被为夫抱够?”

    她这才注意到,御凤檀已经将她放了下来,盯着她两只还紧紧搂着她的胳膊,眼神玩味。

    “不正经的家伙!”云卿嗔了他一眼,注意力却被眼前不断冒着热气的四个小型温泉池而吸引了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御凤檀就已经将她从外边带进了这个地方,她诧异地问道:“这个你怎么发现的啊?”她并未曾听说过围场里有这样的温泉啊。而且观察墙壁和周围的巨石,这明显是一处天然形成的温泉,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就叫不正经了。等下他还有更不正经的呢。御凤檀弯唇一笑,道:“我在京中这么多年,每年都陪着陛下来围猎。来多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到处乱跑,发现这里有个小温泉。”他笑眯眯的靠过来,修长的手指搭在云卿的斗篷之上,以一种非常诱一人而低沉的嗓音缓缓地道:“卿卿,这个温泉对人的伤口有治疗作用,以前我被箭伤了,在这里泡一泡,痊愈的时间至少减少三分之一。”

    “真有这么神奇?”云卿眨了眨眼,不知不觉她的斗篷已经被某人脱一下,手指又搭上她衣襟,准备继续剥衣工程,云卿正在望着左右的温泉,空气里弥漫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似花又似草,陌生的很,不由地搭上他的手,道:“我自己来吧。”

    御凤檀坚持道,“脱一衣服这种事情,还是为夫比较擅长一些。”

    御凤檀低低的嗓音在小小的温室之内,伴随着不断冒上的水蒸气,别有一种魅一惑一娇一软的味道。云卿回眸一看,淡如烟纱的蒸汽里,他那双狭长的眸子在热气氤氲之中散发着一股妖异的美,朱唇沾染了水汽而闪着亮泽的光芒,在这种美如妖精的面容上,透着一股奇异的性一感。

    温泉里的石壁上有一种矿物质,此时散发出淡淡蓝色的光芒,所以在没有任何光亮的时刻,也能凭借幽光将温泉看清楚,但是云卿却觉得,御凤檀说话的时候,那狭眸之中带着的幽幽绿光,比起这蓝光来,还要发亮。

    云卿的脸开始滚烫了起来,心脏也微微失调,御凤檀这个死妖孽,一开始就没抱着什么好心,将她拐骗到这里来,哪里是为了疗伤,还不是不愿意两人每天夜里都分开。现在不仅拐了她来,还对着她使美人计……

    就在云卿晕头转向之际,御凤檀已经将她搂在怀中,手指熟练的解开她的衣襟,从下面迫不及待的捏了属于自己的宝贝。

    那手指的动作不轻不重,却十分的熟一稔,生了薄茧指腹磨过凝脂一般的玉肌,云卿浑身一软,御凤檀趁着此时,捧着云卿的面容,细细的在她的唇上,极尽温柔,极尽挑一逗的吻着。

    周围热气腾腾,就算衣物全部被除下,也没有一丝的寒意。云卿略微又些羞涩,又带着一些期盼,勾住了他坚实的臂膀,忍不住的回应她。

    “卿卿,我好想你……”御凤檀嘶一哑的嗓音软软的诱惑着怀中正在缓缓绽放的人儿。

    好不容易得到一丝机会,云卿微微喘着,呼吸了一口空气,补充快要干脱的肺部。比起平日,在这个高温的地方,接吻跟更让她有一种窒一息的感觉,她视线模糊,软软地道:“才几天而已……”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难道卿卿不知道吗?不相信你摸一摸,小凤檀也很想你……”望着她卷翘的睫毛上挂着凝成水滴的雾气,那半合半闭的凤眸妩媚到了极点,御凤檀的瞳眸渐渐的如同一汪漩涡,想要将人的灵魂吸入进去。

    当手指碰到那庞大,烫的心都几乎颤抖,云卿反射性的要收回,“你究竟是来泡温泉,还是来做这个的……”

    就在此时,却听到洞口有其他人的声音传来,云卿那一点如梦似雾的旖旎之思迅速的褪去,眸子里带着精明,将御凤檀的不知餍足的手拉下,“别动,外面来人了……”

    哪个人,半夜还要到山上来!御凤檀紧皱着眉,满脸不满,然而神思却专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半夜三更出来之人,极有可能不是什么善类!

    ------题外话------

    三月告急,月票倒计时了,求动力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