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30

重生之锦绣嫡女 230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将四皇子翻过来躺在干草上,云卿自己比起四皇子来,也好不了许多,她的腿伤因为寒冷多了一种僵硬的疼痛,刚才和豺斗争,也只是凭着一股气力硬撑着,此时她长呼了一气,也顾不得什么千金小姐,勋贵夫人的规矩,一**坐在了石头上,有气无力的将小了的柴火拨了几拨,以免熄灭了,连最后一点温暖的失去了重生之锦绣嫡女。

    正想着,肚子也咕噜的叫了起来,她摸了摸扁平到凹下去的上腹,之前也不知道是不是饿得太过了,到了现在才重新觉得饿的难以忍受了,望了一眼已经泛出鱼肚白的天空,云卿看着那曦光中毫无血色的冷酷面容,素来深红的嘴唇此时也发干脱皮,看来也是又饿又冷了。

    她休息了一阵,等气力恢复了一点,才过去查看四皇子的伤口,将箭伤重新松开,洒上新的金创药,连同小腿和手臂的伤口也一起处理包扎,这番不算困难的动作已经让她觉得浑身乏力。照这样的情形看,她起码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必须要补充一点能量,否则的话,莫说四皇子了,就算是她,也会死在这里,谁知道等下还会不会有其他的野兽过来。

    她拄着一根木棍,慢慢的在四周查看了一圈,此时正是果叶荒芜的季节,莫说是吃的,就是绿色的植物都很少见,腿上的伤又不能挪动太久,云卿走过来,目光落在地上的那些已经没有热气的豺狼身上,虽然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有些时间了,但是再看一眼,她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刚要撇头,却又顿住,视线落在那豺身上,两眼一亮。

    肉。这是肉啊。可是……一想起豺狼那闪着绿光的眼眸,尖利的牙齿,云卿就觉得胸口有些不适,她盯着那豺发了一会的呆,一阵头炫目晕袭来,人差点站立不稳,幸而手边有根木棍相扶,也走了两步,才站稳了身子。不行了,消耗太大了……

    万一今天还是没人找到他们,夜里还有别的野兽来,那怎么办?

    不管它生的时候看的是多么的恶心,可到底是可以吃的东西,肉烤熟了,那都是肉,平时不也会吃野味吗?什么熊掌啊,狍子肉啊,野猪肉啊,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林子里长大的啊,人熊不也很恐怖吗?可是熊掌就名贵又很好吃啊……

    云卿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不断的催眠自己将注意力移开,不要想着豺恐怖的样子,一边在地上选择尸体五分的豺最合适的一块,选了块尖利的石头,将外面那一层挨着皮的割掉,只取腿上的肉搭在树枝架上。

    看着自己血糊糊的一双手,云卿感叹,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大的,当饥饿寒冷交迫的时候,就算不会做的事情,也会很快的学会了。慢慢挪到河边将手洗干净,又望了一眼慢无人烟的江面,什么时候才会有人来啊。

    当豺肉烤熟了之后,云卿试着扯了一小块放在嘴里,没有任何佐料的肉烤的有些过于干了,放在嘴里很干,味道也有些酸,混合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却令嘴巴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唾液。云卿忍着不适吃了三四条,虽然味道不大好,吃完之后,人却感觉好一些了,她看了一眼四皇子,他也应该饿了吧。

    只是,现在他这个样子,怎么吃东西呢。

    云卿不是什么圣母,但也不是什么毒妇,四皇子刚才是为了救她而昏过去的,虽然两人之间仇恨是存在的,可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句话是云卿的做人准则,她不会趁现在下手,要斗就等到两个人都能活着出去再说吧。

    看四皇子这样,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到有人来吗,缺衣少食的条件,实在对一个重伤病人有百害而无一利。将火往四皇子躺的地方挪了一些,又捡了些小石子围在火的周围,防止他滚到火中去。

    云卿撕下内里一块嫩些的肉,往四皇子的嘴巴里塞。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太多,受伤太重,还是即便昏迷过去,四皇子的戒心也一样重,云卿费了好大的力气,都没有让四皇子张嘴。

    看着手中的肉条,云卿撇了一下嘴,用手在四皇子的脸上拍了一下,不张嘴,不张嘴怎么吃东西啊!她用手在四皇子的下巴用力的板着,最后还是没撬开。

    难道非要她用那个方法才可以让他吃东西吗?可是那个方法,实在是有点过分了,依他们两人的关系,独自相处已经不太好了,若是再那样,岂不是更加不好了……

    就在云卿烤肉的时候,远处江面的拐弯处有一艘小船正在快速的朝着小岛接近,只见御凤檀独自立在小船之上,朝阳从地平线上以极其隐匿的姿态慢慢的升起,天色介乎白与黑之间。他一袭米白色的锦袍如同破开了灰暗的天空,划出了霁月般的流华,凤吹起衣袂,翩翩如妖中美公子,如玉雕铸的面容上,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透着愈全身悠然不同的焦急和期待,正朝着一个方向望去,那视线如同穿云之月,像要飘过江面,直直看到小岛的每一处,每一寸土地。

    “速度怎么这么慢!再快一点!”

    短短三千米的距离,船上的船工就被催了数遍,他们的手已经是尽最大的可能划的更快了,可无奈这水流是逆向的,再快也会被减慢一半的速度。桑青眼看这一批船工用力使得脸都憋红了,暗中叹气道,没办法了,主子等世子妃的心情比起你们划桨的速度来,起码要焦急一千倍,噢不,起码是一万倍,所以怎么看你们也是太慢了,加油吧!

    “桑青,易劲苍,你们也去帮忙划!这什么速度啊,就是蜗牛也不会这么慢啊!快去!”刚才还飘逸如仙的公子转过头,一瞬间化为了世界上最没有耐心的人,眉宇间的焦急在曦光中若隐若现,指挥着手下大内第一暗探和密局二组的领队去划船了。

    桑青和易劲苍两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易劲苍木板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坐在一旁拿起木桨,开始划起来,桑青则唉声叹气了一口,他学过很多东西,可没学过划船啊……可看着御凤檀恨不得自己来划的表情,桑青立即坐下去开始动作,再怎么,也不敢让自己站一旁让主子来划船啊,这两日,主子是吃也没吃好,每天的饭菜夹了两筷子就不想动了,夜里总是点灯在等探子的消息,还来划船怎么可以重生之锦绣嫡女。

    望着远处那一个小岛,御凤檀心内的焦急是其他人不可以理解的,虽然他这些日子看起来很是冷静的在处理刺客,然而心内却焦急如焚。当时他看到桑若要跳下去的时候,内心恨不得自己能换了云卿上来,可是河流湍急,他到了的时候,云卿已经坠下去了,根本就看不到踪迹。况且龙河分支颇多,若是他贸然跳下,不但找不到云卿,也许还会耽误查探的事情。前两次探子来消息,还没等他去,就被证实不是云卿,这一次,他已经等不及了,不管是不是,他都要亲自去寻找。

    两天啊,二十四个时辰了,卿卿你到底在哪,是不是在这岛上呢?!

    眼看这船是越来越慢,御凤檀目测了一下和小岛的距离,垂眸从船板上抽出一块短木,“你们快点跟上来!”说话间,手臂一挥,已经将短木丢到了江水之上,而脚上轻轻一点,身如飞云,瞬间飘到了前方,只看一个蜻蜓点水,脚尖疾快的在短木上借力一踏,眨眼之间,人已经如轻花飘花,飘渺无影落到了小岛之上。看得小船上一干船工是目瞪口呆,其中一个忍不住的道:“这是人还是鬼啊,怎么就这么飘过去了?”

    “你怎么说话的,我家公子这是身手好,轻功知道吗?踏雪飞花,轻功里的最高境界,你懂吗?什么鬼的,太不吉利了!”桑青横了一眼那船工,耐心的给他普及知识。虽然桑青是暗卫,但是他善于易容和乔装,性格不是和杀人的时候一般冷冰冰的,否则也不好混入人群。

    此时他露出的就是一副一般人的样子,那船工哪里想得到,就这么一个其貌平凡的人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暗卫,由着性子反驳道:“既然他功夫这么好,那怎么不一开始就飘来,还一路上催着我们使劲划,手都差点没划断!”

    桑青简直都要骂娘了,这会轻功不代表人就是鸟啊,长着一双翅膀就能随便乱飞,怎么都要借力的啊,难道主子在这么长的江面上一路飘来,这要耗费多少的内力,关键是他飘来了,世子妃也飘不回去啊!桑青惆怅的摇摇头,跟外行人,没法聊天啊!

    他们这些话,御凤檀一句也没听到,他此时想的就是早点找到云卿的动静!眼看这一片荒芜的小岛林子密密麻麻,虽然是长年累月河沙泥土冲积而形成的,可面积却不小。当扫过一处的时候,御凤檀飞身过去,一把扯下那根被绑在树上的白色布条。他也是皇族中人,对于华美的物品自然是熟悉,一眼认出这是男子的中衣撕下来的布料,而且其中一角还有着皇家特有的绣纹。

    四皇子,一定是四皇子!

    攥着布条,御凤檀朝着林子中走去,一股混杂着湿冷,腐烂和血腥的味道立即传到了他的鼻间,他顿时警惕了起来,林子深,而血气浓,里面应该刚发生了一场混乱不久,难道有人比他先来?想到这个可能,本来想要大声呼喊的御凤檀不由的沉下气来,若是有敌人来临,他还可以攻其不备。

    可是当走到林子里的背风处时,血腥气是越来越浓,却始终没有听到有兵器交加的声音,更没有人声,御凤檀不由加快步伐进来,却陡然看到一处巨石和树木所组成的地方,一个全身脏污,可依旧能辨认出是穿着白色长裙,熟悉到他绝对不会忘怀女子的背影正朝着一旁躺着的男子低下头……

    那姿势,那姿势就像……

    御凤檀以一种比“踏雪飞花”还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一把拉开女子,大喊道:“卿卿,你不要我了吗?”

    乍被人一把拖入怀中,云卿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待看到那华美公子如玉面容时,凤眸里透出来的惊喜如同一道曦光划破了整个郁暗的森林,她扬起唇角,睁大了眼眸,“凤檀!”

    看着眼前人儿脸上沾染了污迹,明明两天不见,却单薄了许多的身子,御凤檀扯下自己的银色狐皮大氅,紧紧的将女子包裹起来,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闻着那混杂了复杂气味却在他心里依旧是最动人的味道。心中的焦虑就像是被风刮过的草灰,被水冲过的沙滩,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旋即开出了无数的细碎的花,一点点的将她脸上沾染的红色的,灰色的,黑色的痕迹轻轻的擦去,“卿卿,是我不好,让你吃苦了。”

    被他微糙又温暖的手擦着脸颊,那种温暖的气息包围着全身,在冷了两个日夜后,见到最爱的人,那种感受,不仅是身上,更是来自于心底,她伸手环住御凤檀的腰,依恋的在他胸口蹭了蹭,不知怎么,鼻间就有些酸意。

    穷其一生,女子的愿望,不过是希望遇见良人,被他细心疼爱,妥善爱护,免去一生惊惧,一生愁苦。可愿望只是愿望,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在人生里遇见大大小小的事情。虽然生逢绝处,可始终知道有一人为了避免自己四下流离,不忍自己承受苦难,而在不断的寻找,这种感觉比起前者,更显得弥足珍贵。

    她等着他,他就来了。

    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却又甜蜜到极点的笑容,仿佛受到的惊吓和疲累,就这么淹没在温暖之中,“没事,我很好。”享受了这一抱之后,云卿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转身朝着后方走去,“四皇子受了重伤,你应该有船只在外面接应吧,让人把他抬上去,若是再没有药吃,他可能支撑不了几天了。”

    御凤檀望着上半身因为敷药而敞开的四皇子,皱了皱眉,几步跨在云卿的面前,“你不是很讨厌他吗?难道因为他救过你,你还用……用……唔唔喂他吃东西?”

    别扭了半天,御凤檀小声又醋味十足的望着四皇子问道。还没穿好衣服!这几天难道都这么赤身果体的和卿卿相处的吗?也太不知羞耻了吧!天知道四皇子一个昏迷的人,怎么“羞耻”得了啊。

    御凤檀上去将四皇子的衣服拉的严严实实,再三确定没有“走一光”这才放心重生之锦绣嫡女。

    看男人的身体是不道德的,卿卿绝对不能看,不然会生针眼的!

    嗯,除了他的以外!

    他的这番举动云卿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她正在想着御凤檀的话——用唔唔喂四皇子吃东西?

    突然想到唔唔是指的什么,云卿横了御凤檀一眼,难怪刚才他那么大力的将她拉开,原来以为她在做这事啊。

    她又气又笑的瞪了一眼御凤檀,他倒是聪明,观察周围的环境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猜出四皇子是因为救她而受的伤,可是他想的,都是些什么。

    她指了指一处地方,御凤檀顺着看过去,只见四皇子的旁边有一个小摈子,他想了一想,再看四皇子的下唇,果然有被压过的痕迹,狭眸顿时一亮,眼睛弯弯道:“哈哈,我就知道卿卿不会这么做的……”

    “懒得理你,你把我想成什么了!”就算她觉得四皇子是恩人,可两人之间的仇在那摆着呢,这辈子四皇子没抄家,是因为他每次设计都没成功,不能证明他就是个好人了,要她去用口喂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是找个棍子,伸在四皇子的嘴里当撬杆,撬开牙关给他硬塞东西罢了。

    这个死御凤檀,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其实这也不怪御凤檀,他冲进来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云卿的头正对着四皇子的头,那姿势,那动作,再加上四皇子那要死不活的样子,他实在是怕实际上心地不错的云卿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本来打算,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将占了便宜的四皇子就地杀了,让桑青将尸骨融化了处理,反正四皇子现在也是半死不活的了。不过,现在听云卿这样说,看四皇子也比刚才略微顺眼那么一点点!

    看出他心里那点小九九,云卿真是无奈了,都说男人有时候像个孩子,御凤檀还真是应了这句话,特别是吃醋的时候,简直孩子气十足。她佯怒道:“我看你以后不要叫御凤檀,叫御凤醋好了。”

    御凤檀眯眼一笑,凑到云卿的面前,绽开的笑容几乎可以逼退四周的初冬的寒意,“卿卿要给我取爱称,就算是叫醋醋也很好听啊!”吃醋,他也只吃卿卿的醋呢,其他的人,没兴趣。

    被他那小意奉承的模样逗的,云卿脸上故作的严肃绷不住,笑了声来,嗔道:“没看过你这么不正经的,不知羞。”

    能见到云卿,御凤檀已经很开心,此时再看她开心的笑起来,喜意早就覆盖了全身,故意挑了挑眉道:“还是娘子了解我,知道为夫不正经!”

    见他越来越起劲,云卿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抿嘴道:“好了,赶紧把四皇子弄上去吧,要贫嘴也等回去再说。”

    “是,娘子大人!”见她虽然笑语盈盈,可是说话的中气却不是很足,御凤檀晓得她这两天肯定没睡好也没休息好,面上的笑容敛了几分,眸中更多的是心疼。待桑青等人的船过来,让他们将四皇子抬上船,御凤檀又将云卿横抱而起,将她护在怀中,坐上船,吩咐船夫朝着岸口驶去。

    比起来时,御凤檀此时心情完全不同,开始只求越快越好,现在要求船夫稳稳当当,平平稳稳的行驶,最好是船身不要有一丝拨动,不要颠簸了在怀中休息的云卿才是。

    看到主子一副比抱着豆腐还要小心贴护的样子,桑青叹了口气,英雄果然是难过美人关啊。本来他说是要派大船来的,大船舒服又避风,然而御凤檀却拒绝了,说是大船前来,目标大,需要的人也多。

    开始只知道四皇子在这里,若是云卿没在,那还好,若是云卿在,给越多人知道四皇子和云卿两人单独相处了两日,传出去毕竟都是不好的。这个时代虽然相对风气要开放一点,但是孤男寡女,两个日夜在一起,还是会给人以话柄的。

    御凤檀是相信云卿的,他并不怕那些风言风语,可他也不想任何流言给云卿带来麻烦,所以找人的事,他明面上让朝廷的侍卫出动,暗底下还是派了密局的人抢先找到,等到了岸上,他已经安排好了人,将四皇子先接走,到另外一处,再让侍卫来接他回到京城。

    船夫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以为是普通的富家公子,再怎么也没想到自家简陋小船上做着的是皇子小王爷郡主这样身份的大人物,而其他人都是御凤檀的心腹,更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

    岛上两日,如过一冬。

    云卿回到京中之后,便在家中养伤,她的腿伤需要静养一个月才能好,而其他的伤也或多或少要养上十天八天的。

    为了让她能好好养伤,御凤檀干脆就闭门谢客,不许任何人来打扰,让她静心在家中休息。

    而京中也因为发生了这次刺客之事,数名官员和家眷惨死刀下,不少人受伤,连明帝也受了惊吓,对于云卿和四皇子同时受伤掉下河谷的事,反而不那么关注了。

    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后,京中却迅速的蔓延出一条流言,四皇子和瑾王世子妃是同时掉下河谷之中,并且两人还在一起呆了两个日夜,最后被人救回来的。孤男寡女,同处一方,给无数大脑闲置,无事可干的人无限的想象,以雷霆之势,迅速蔓延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题外话------

    吆喝到,求月票,哟西哟西滴……

    刚才去看了下投票,发现有5个妹纸选了喜欢的男主类型是暴躁狂虐型,口味蛮重的啊~

    谢谢亲悠悠李2012送3颗钻石,经济局送2颗钻石-,zdly520送2颗钻石,wjllzhang送2颗钻石,露从昨夜白1颗钻石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