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35

重生之锦绣嫡女 235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明帝的左手食指和拇指快速的搓动着,他目光停在虎头镇纸之上,瞳眸幽暗如夜,半晌之后朝着云卿道:“对血衣教之事,你还有别的看法吗?”

    云卿听他话声凛冽,眸光中杀意未曾退去,心头便是一皱,也不知道明帝是真心要询问她,还是想要试探,她面色平静,从容镇定道:“臣妇学识浅薄,能想到这点已是大不容易了。”

    明帝挑起眉头,沧桑威严的容颜上浮着冷笑,眸光阴森,“韵宁,朕问你关于当日与四皇子之事,你却故意顾左右而其他,你对此事有见解,但是你犯了一个大错,自古以来,后宫女子不可干政。皇宫如此,民间亦是如此……”他声音悠缓的拉长,却清晰的带上了戾气,“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着朕的面妄议朝事!简直是不将朕放在眼底!”

    陡然之间气氛转变,和方才议论的态度完全不同,明帝的严重杀机毕露,毫不掩藏,那两颗玉球在他手中转的飞快!那清脆的碰撞声像是一块块寒冰散发冷意浸透云卿的全身!

    帝王之心,最是莫测,眼前这位的心思也是瞬息万变,此时那双眼底的杀机,几乎侵上了她的肌肤,像要将她凌迟!

    变得太快了,不过一瞬间,云卿已经将所有事情串联在了一起,顿时明白了明帝突然勃发的杀意是从何而来,她心底浮现一股冷意,帝王无情,不管是眼前的这个,还是上一世的四皇子,都没有任何区别!

    御凤檀闻言色变,眸子里利光暗藏,朝着明帝道:“陛下,内子所言是站在朝廷的角度,不过是出自自己的分析而已,怎么能和涉政联在一起!”

    明帝扫了他一眼,看他神色镇定之中有一丝慌乱,眉头皱紧,“她字字都是议论朝政,按照本朝例律,妄言朝政者,拉出去杖毙!”说罢,抬手一挥,明黄色的窄袖划出生死的动作。

    两旁的内侍得令,马上上前去拉云卿。他们是明帝身边的人,其他的人,就算是皇后皇子也不会放在眼底,只有明帝的御旨才能喊动他们,此时便要去扭云卿的手臂,却看御凤檀横空甩袖,月白的光影啪的一下将他们粗暴的动作打断!

    御凤檀如月的眼中视线冰冷,浑身充斥一股寒意,一脚将又要上前的内侍踢开!

    “凤檀,你要抗旨吗?”明帝眸光微闪,然声音冷沉如铁。

    御凤檀抬手一卷,俊逸的面容带着丝丝不屑和傲然,“陛下,后宫不得参政,不代表民间不可议政,天下百姓,众口悠悠,谁不对朝事,国事心有所感,感有所发,内子虽是郡主,然也是大雍百姓,面对敢于刺杀我朝陛下的教徒一事发表自己的意见,又有何不可,难道陛下不许百官以外的百姓自由言论吗?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明帝冷笑,“强词夺理,你这是要为她求情罢!”

    御凤檀唇角一扬,瞳眸如星流光溢彩,令人忘之失色,“她是臣的内子,臣为她求情无不可。然则陛下此次立罪,臣不服,若然如此,不如让臣卸下职权,带着内子远离京城和世人,不闻天下事,不闻世间言,如此以来,必然做到不议国事政事!”

    “你这是要逼朕了?”明帝目光阴沉望着御凤檀的模样,卸下职权,远离京城,这是打算不做京卫营指挥使,也不要做王爷,宁愿做个逍遥平民了!倒是好大的胆子!

    “臣绝无此意!”御凤檀一扬袖,姿态悠然,“但臣现在心中便是如是想,官职又如何,王位又如何,到底不如和韵宁一起痛快,若是卸下这一切,能换的她在身边,那便做个普通人又有何关系!”

    他此时全身散发的气息,便如同春日之梨花清淡浅轻,宛若一切在他眼底不过就是云烟转逝,然双瞳里如冰天寒铁,透出灼灼坚定之念。

    明帝望着他那清清淡淡,白皙若梨的容颜,不知怎么,他想起当年那人的姿态,似乎也是这般的坚定,站在众人面前,以一种柔而不弱的姿态,所做的那些事……

    那些往事都被尘封很久了,此时想起,显得很不合时宜,明帝皱紧眉头望着御凤檀,面色不喜不怒,“凤檀,你可要考虑清晰刚才你说的是什么!”

    “臣说话前自然都是考虑好了,所言皆出自于肺腑,若能放内子一命,一切绝不做假。”御凤檀丝毫不被明帝反问所震慑。

    云卿被御凤檀半挡在身后,观察明帝的眼色,却看他眸中杀意已经渐渐褪去,如今御凤檀在京中多年,又是未来王位的接班人,明帝去年还特意将京卫营交到他手中,便是对他有心,怎么可能因为自己说了几句话,就要将御凤檀贬为百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顿了一顿,往前站出,恭声道:“陛下,韵宁刚才是为流言而心中难过,想要陛下尽快抓住血衣教众,才在陛下面前妄言,世子见臣妇被处置,一时心急,才说出此等未经细思之语,还妄陛下念臣妇出身商家,一时心急,饶恕臣妇。”

    明帝深深的望了她一眼,那张面容落在眼底,便觉得亲切又刺眼了起来,他拍了拍座椅的扶手,终于摆手道:“既然你应该认识到错误,念在你是初犯,此次便饶恕于你!”

    云卿柔声谢恩,明帝转头望着御凤檀,见他立在一旁,神色微怒,“怎么,你还要去做逍遥的百姓吗?”这意思就是,韵宁都知道认错了,你还不赶紧开口,给我个台阶下啊。

    御凤檀说那话就是为了云卿,此时她安全,他还有什么顾忌的,一抹轻笑如同往常挂上了朱红的唇角,“不了,陛下,臣觉得留在天越也挺不错的。”

    明帝无力的看了他一眼,这变化莫测的脸,还真不晓得像了谁,瑾王和瑾王妃也没看是这样的性格!

    四皇子在一旁看着明帝突然要将云卿拉下杖毙,心有所惊,却思前想后不敢出言,见御凤檀不加思考,立即就表明愿意抛弃一切来换回沈云卿的生命,这等毫不在乎的姿态生生刺痛他的眼!

    他想起自己的犹豫,自己的不为,再看走出殿外,相偎依在一起的两人,一股羞耻感升上之后又化作了不忿。

    是的,他没有及时出声的原因是因为沈云卿不是他的女人,若沈云卿是四皇子妃,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愿意为沈云卿求情,愿意抛弃一切。可是她现在是御凤檀的女人,他当然不能这么做。若是开口了,那才显得奇怪。

    四皇子在心中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找到了理由,瞬间满足了心底那一点内疚,反而将御凤檀的行为变得必须的,应该的。

    只是他的心头,始终燃着一股忧闷的火焰,逼得他浑身都不舒服。

    汶老太爷慢悠悠的从殿内走出来,看了看四皇子,又顺着他视线瞧着前方那一对璧人,瘪了瘪嘴,喊道:“殿下,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四皇子转头看了他,想起刚才殿中的事,脸皮不由的抽搐一下,抿紧嘴唇一语不发。

    汶老太爷老脸上绽开一朵笑容,眼眸特别有精神,瞧着四皇子关切道:“殿下,陛下让我现在就替你好好诊断,咱们是回府呢,还是在这里继续呢?”

    这明显看热闹般的模样惹的四皇子禁不住要怒吼出来,四处扫了一下周围的内侍,见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对话,这才松了口气,转头朝着汶老太爷,语气饱含十足的郁闷,很想发怒,却又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要靠汶老太爷,只得生生忍下这口气,绷着脸道:“随我到府中再说吧!”

    大雪飘飞的世界里,月白身影和银线绣莲的女子并行,如同琼枝玉树,女子朝着男子望去,“你刚才胆子也太大了,要是陛下真让你去做平民了怎么办?”

    御凤檀侧脸在雪花飘扬下包裹,那点点碎碎的雪花落在他长睫之上,眸光迷离而破碎,他神色含着一抹轻谑,“你没有想过,他为何突然要发作于你么?”

    云卿抬起玉脸,凝脂般的肌肤和雪色溶为一体,分不清谁的更白,她眸色微凝,低头一笑,“总不会是因为我跟他说了血衣教的事情这么简单,到底还是因为你吧。”

    御凤檀迈着步子,刚扫过的地面上又出现浅浅的脚印,“虽然他将京卫营交于我,并不代表他就不防备我了。而越是如此,他就越害怕有一日,会有起兵造反的事情出现。如今大雍朝中,是明显的重文轻武,能够当得起一面的武将又更少。陛下是一面担心无可用兵将之才,又害怕因为拥兵而导致争乱再起。”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这八个字兵书,权谋之术,都是反复提及,显然十分重要,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难的。明帝本就是经过夺嫡之乱上位的皇子,对于这一点,更加的忌讳。他在放权的同时,也要不断的揽权,一松一紧,就会出现今日这样的情况。

    大概是因为她今日为了避开四皇子与流言之事,在明帝面前展露了暗藏的见解,所以明帝将这份疑心,从她身上联想到御凤檀身上。

    她挑唇一笑,目光里带着森然的冷讽,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确实是明智。

    御凤檀伸手拉住她的手,云卿抬头道:“所以,当听到你为了我可以抛弃一切的时候,他便去了心底的疑虑,认为你不过是个看重美色之人,这样的人,难以成大器,也顺水推舟的饶恕了我。”

    望着面前巍峨雄壮的皇城,那飞檐走兽,层叠殿阁,这一切,从来都不是他的追求。御凤檀眸光悠悠,“不是认为是个看重美色之人,而是对于我来说,王爷也罢,指挥使也好,都比不过和你在一起。纵然有一日,他真的要将皇位给我,我也不会要,那位置,坐上去,就什么都没了。”

    世人都抬头仰望那金龙盘踞的位置,满心以为坐在上面,就能拥有全天下,却不知道那个位置一旦坐了上去,不仅过程艰难,经过明争暗斗,倾轧相杀之后,又会继续失去很多的东西,最后变得身不由己,日复一日不能安寝。

    在京城多年,他已经看多了这其中诡谲和阴森,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无比寒冷的座位,只是人的疑心,是言语不能打消的。

    “今日陛下所做的一切虽然是试探我,可是当时我还是很害怕。”他牵着她的手紧一紧。

    云卿一怔,不由望向御凤檀。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表明对那皇位的态度。要知道,其实他身为瑾王,先帝第九子的儿子,是有皇位继承权利的。也正是如此,明帝对他一直都提防着,生怕有一日,他会造反,其实在明帝的心中,御凤檀是很优秀的,否则他也不会有如此多的顾虑。

    很多人,就像四皇子,三皇子他们,为了这个皇位,可以做出许多令人唏嘘唾弃的事情来,可御凤檀却从来对那个位置都没有任何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云卿觉得眼前的御凤檀,比起往日里,在他那一层风流肆意之下,还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也许她现在看到的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但是不得不说,御凤檀今天给与她的,是许多女子穷其一生也得不到的东西。

    心情渐渐的放松起来,养心殿里那种时时刻刻需要警惕的气氛慢慢的褪去,云卿弯眼一笑,“你就这么笃定,万一陛下看到你和四殿下两人因为我起了争执,执意要将我拉下去杖毙了,那你可该怎么办!”

    一霎那,云卿看到御凤檀的面色陡然变深,梨花清淡的面容上狭眸一瞬间异光乍现,亮过纷扬雪花,薄薄的唇瓣挑起,吐出的话语却如同刀尖锋锐,“若是有人敢拿你试验我的耐心,就算是逆天而行,我也要让他血债血偿!”

    白色的世界里,那两瓣优美的唇瓣说出来的话语却是深深的印入了云卿的心中,如同羽毛轻落在心头,却留下了恒远的印迹。

    到了瑾王府,流翠便出来告诉云卿,沈夫人过来了。自云卿生病后,谢氏这是来了府中几趟,若不是碍于女儿已经嫁出去,她何止来几趟,恨不得天天都来。

    等看到云卿的时候,便迎了上来,见她气色红润,才放心道:“看样子你的身体已经好全了。”

    “让岳母操心了。”御凤檀此时又十分温和有礼,对待云卿的家人,他一直都是表现出最好最斯文的那一面,讨好岳父岳母那是必须的。

    他刚说完,就听到两个胖乎乎的身影朝着他扑过来,大声喊着:“姐夫,姐夫!”

    御凤檀看见那两个小胖墩,弯下身一手接住一个,那软绵绵的奶香味顿时弥漫在身边,他笑着在两人的软软的发上摸了摸,“墨哥儿,轩哥儿好像又长高了。”

    “是啊,爹说我们以后会长得比姐夫还要高呢!”墨哥儿也学着御凤檀的样子,去摸他的头顶,谢氏扯了一下他的小手,“不要没礼貌。”

    墨哥儿撅着嘴,“我想摸摸姐夫有多高……”

    自从御凤檀抓着两个小家伙教他们喊姐夫后,这两人是一喊一个顺溜,不知道御凤檀是男的缘故,还是很有小孩子缘,现在两个小家伙更粘他,一见到就缠着要玩这个那个。

    “好了,给你们摸一摸,以后长的比姐夫还高。”他抱着两个小家伙护在手臂上,低下头让他们摸,似乎觉得站的高高的很有趣,小家伙咯咯笑个不停,轩哥儿还好,墨哥儿还让御凤檀抱着他往上一丢一丢的,笑的口水流的衣襟都是。

    云卿看他一上一下的抛着,心都悬起来,赶紧喊道:“你还扔,万一没接到摔着了怎么办?”

    “哪里会摔,连娃娃都接不住,我岂不是白混了。”虽然口中如此说,御凤檀到底还是停下来了,墨哥儿估摸也笑累了,趴在他肩膀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咕噜噜的转着,大概又在找什么好玩的。

    轩哥儿早在他们两人玩的时候,就坐到一旁为他们准备的小凳子上,拈着碟子里的糖糕塞得小嘴巴慢慢都是,手中还不甘寂寞的拿了两块。

    “轩哥儿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吃点心了?”云卿瞧着他小嘴巴一鼓一鼓的,还朝着她笑,眼底都是怜爱。

    “自从长好了牙齿,就特别爱吃东西,你看,又去拈东西吃了,只要看到吃的就要跑过去。”谢氏叹了口气,走过去给轩哥儿擦沾满了点心屑的嘴巴。

    轩哥儿将手中抓的变形的点心伸到谢氏的面前,“娘,这个好吃,你也试试。”

    谢氏看他那小胖爪子,轻轻的在上面咬一口,“娘不吃点心,娘看轩哥儿长得胖乎乎的像小白猪,这手肯定好吃。”

    轩哥儿睁大了眼睛,使劲摇头,“轩哥儿的手不好吃,一点味道都没有,没有点心好吃的。娘吃点心,很甜。”

    谢氏好笑道:“还甜,再吃多点甜的,以后你和墨哥儿人家一看就能分辨出来了。”她拿着帕子,望着赖着和御凤檀玩的墨哥儿,对着云卿道:“瞧,现在一个胖一个瘦,倒也省事,一下就能辨认出来谁是谁。”

    云卿抿唇一笑,其实墨哥儿的眸色和轩哥儿也不一样,他的偏浅,有点像琥珀色,但是比琥珀色又要深一点,“长大了就更好辨认了,性格都不同呢。”

    谢氏叹了口气,“可不是,我听人说,双胞胎的性格都不一样的,农夫人家的两个女儿,一个文文静静的,一个就活泼的很,完全不同。”她说着,却是朝着云卿看了一眼,视线落在御凤檀身上,低声道:“他很喜欢孩子。”

    “嗯。”云卿点头。

    谢氏看了一眼云卿的腹部,又朝着周围摆放素净的装饰看了看,眸子里些微的惋惜,“好在你嫁过来也没多久,遇到孝期守孝也没人会说。”谢氏白皙的面容有着微微的黯然。

    早年为了给沈家添丁,沈茂找了那些妻妾,虽然现在两人感情很好了,但是那几年留下的磨痕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消失的。云卿端了一杯茶放在谢氏面前,望着谢氏深蓝色的袖口绣着两枝梅花,“这些还早,等过了明年再说。他许诺我,绝不再娶。”

    谢氏心内一惊,面色却是喜悦的,嘴角浮着一抹由内至外的笑容,“那便好。”做母亲的当然希望女儿幸福,一辈子和小妾争斗,就算最后赢了,也谈不上美满了。她没有过到的好日子,希望女儿能得到。

    云卿点头,见御凤檀抱着墨哥儿,轩哥儿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去,知晓他是特意留下一片清静的空间给她们母女说话。

    眼眸中漫上了柔软的情意,他对于她一直都是如此体贴,有夫如此,还有何求。

    不过,她想起四皇子这一次的所为,散播流言,造谣生事,说到底还是针对她!沈家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费心?

    她重生后私底下查了这么久,始终没有摸到头绪。再这么下去,始终是太过被动了,要是能先找到那样东西,把握了主动权在手上才好。

    思及此处,她朝着桑若望了一眼,桑若点头,表示这里没有其他人在。

    云卿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不再像以往那样十分含蓄的问,而是挑了一个比较明白的方式,双目望着谢氏温柔的眼眸,细声道:“娘,我们府中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意义非常重大,影响相当深远的?”

    谢氏本在品着新端上的雪山淬羽,闻言,疑惑的转过头来,“为何你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云卿蹙着眉尖,“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说是曾经有一样重要的东西,流落在民间,而这样东西,很有可能就在我们沈家。它的重要性,甚至会影响到沈家的安危,所以女儿不得不问问你,若是有的话,还是及早处理的好。”

    她说完,便细细的观察着谢氏的表情,但见谢氏脸上充满了疑惑,似乎不明白云卿说的是什么,目中露出思索之色,半晌之后,她突然抬头望着云卿,目有异色……

    ------题外话------

    大家都使劲想啊,想啊,到底是啥呢……

    谢谢亲们的月票,特别鸣谢亲499415104【50鲜花】,经济局【2钻石】,jyu1970【1钻石】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