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宠妃路最新章节 - 190、第190章

盛世宠妃路 190、第190章

作者:没有脚的小鸟书名:盛世宠妃路类别:玄幻小说
    盛世宠妃路第190章

    傅恒的福晋瓜尔佳氏自从品尝过洪思瑶所作的荷花酥、梅花糕、袜底酥、条头糕等面点以后, 便拿定了主意将洪思瑶招到府上做了一位厨娘。

    傅恒虽然没有反对此事, 却暗自留了一个心眼儿。翌日下朝以后,傅恒便故意与和亲王弘昼走到了一处,向弘昼询问关于洪朋与洪思瑶的身份。

    弘昼仔细想了想, 便告诉傅恒称洪朋的身份他已经命人核查清楚, 绝无任何可疑之处。洪思瑶的身份倒是没有查得那么深入,只知道她是一个孤儿, 是洪朋的养女,近几年一直跟着洪朋一起开店, 表面上看并无可疑之处。

    然而,弘昼听闻傅恒的福晋竟然将洪思瑶也收进府里当了厨娘,便让傅恒再仔细的查一查洪思瑶此人, 以免留下什么隐患。

    傅恒点了点头,遂将此事放在了心上, 当日便派了人前往江南走一趟, 去查洪思瑶的身世,并且又命两名心腹盯紧了洪朋父女二人, 总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放心用此二人。

    萧燕自从前几日带着永琪和永瑢两个儿子在空间里逛了几次街、购了几次物以后, 心情果然畅快了不少,加上弘昼送进宫的天然居大厨的手艺精湛, 做出的美味佳肴很合萧燕的口味,因此近几日来萧燕用膳的时候都会比平日里还要多吃一些,而且吃得格外香甜。

    就连每天都会陪着萧燕一同用膳的乾隆都忍不住靶叹:如今看皇贵妃吃饭就是香,就连与皇贵妃一起同桌用膳的人都会看得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忍不住想要多吃两碗饭呢!

    随着天气渐暖,萧燕的肚子也逐渐大了起来。在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萧燕的肚子便已经微微隆起了一些弧度了。只是萧燕自己的身上却没长什么肉,连乾隆都忍不住疑惑萧燕吃的那些东西都长到哪里去了?

    原本便十分宠爱萧燕的乾隆自从萧燕怀有身孕以后,更是将她宠上了天。不仅丝毫不管宫中帝王需要雨露均沾的规矩,更是几乎将御书房搬到了储秀宫体和殿。

    乾隆每日除了在养心殿与军机大臣们商议国事以外,便是在体和殿陪伴萧燕,所有的奏折均被乾隆搬到了体和殿批阅,简直把体和殿变成了另一个养心殿。

    乾隆对萧燕如此盛宠,自然有人看不过去。首当其冲便要数住在慈宁宫的太后钮钴禄氏。

    在太后看来,怀有身孕的妃嫔便应该自觉的规劝皇帝多多宠幸其他妃嫔,唯有皇帝在后宫雨露均沾,才能够为大清更好的开枝散叶,生下更多健康的子嗣。

    太后本打算借着萧燕向她请安的机会,好好的与她说说此事,提醒她不要在怀有身孕以后还霸着皇上不放。

    然而,太后万万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她向萧燕提及此事,乾隆便给了萧燕一个天大的恩典,免了萧燕每日向她请安的规矩。

    纵然太后恨得牙根儿痒痒,也是无可奈何。

    太后又打算命海贵人、雨答应在向萧燕请安的时候给萧燕一些暗示,告诉她身为皇贵妃便要尽到自己提醒皇帝雨露均沾的职责,却没想到细问之下方才发现之前乾隆可不仅仅是免了萧燕每日向她这位太后娘娘请安的规矩,并且还同时免了后宫妃嫔们每日需向皇贵妃萧燕请安的规矩,同时又命纯贵妃与娴贵妃暂代皇贵妃萧燕掌管后宫事务,为的便是让萧燕可以在储秀宫体和殿里静心养胎。

    太后知晓此事以后,又被气了个仰倒。

    太后琢磨着萧燕如今贵为皇贵妃,应该多少也会有一些身为皇贵妃的自觉吧?就算无人提点,她自己也应该知道在她怀孕期间不能为皇帝时期的时候,应该多多劝说皇帝亲近后宫其他妃嫔,如此一来,既可以为她自己赢得一个贤惠大度的美名,也可以借此机会培植她的亲信为皇帝侍寝,或者施恩于后宫妃嫔,如此才能更好的笼络人心,进一步确立她自己皇贵妃的地位与威信。

    然而,令太后万分惊奇的是皇贵妃萧燕竟然如此不知长进、不识好歹,不但没有丝毫的身为皇贵妃的自觉去主动劝说皇帝亲近后宫其他妃嫔,反而理所应当的享受着皇帝整日的陪伴,就连夜里即便她自己无法为皇帝侍寝,却还要厚颜无耻的与皇帝同床共枕,简直是一个没脸没皮、狐媚惑主的狐狸精!

    太后暗自生了几天闷气,终于看清楚了一个事实:萧氏终究是一个汉军旗出身的小门小户的无知妇人,根本上不得高台盘!加上她的亲生母亲又是女支女出身,想必其骨子里定然流着无耻下流、yin.邪下.贱的血,因此萧氏才会在怀有身孕以后依然霸着皇帝不许皇帝亲近其他妃嫔,如此无德无才的贱.妇,当真不配做执掌凤印的皇贵妃!

    眼见着乾隆日益沉湎于萧燕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太后思前想后,决定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想个办法,即便不能让乾隆即刻喜欢上其他女人,取萧燕而代之,也要尽力在乾隆与萧燕之间造成一些裂痕,再不可任由二人亲密无间的相处下去,否则,这后宫就要变成萧燕一个人的天下了!

    太后暗自琢磨了几日,便故意在夜里踢了几次被子,因此便如愿以偿的着了凉,而后又将太医呈上的祛寒的汤药倒进了花盆里几碗,自然将本应三五日便能痊愈的伤风拖成了咳嗽不止,着实也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

    如此过了几日之后,太后便命李嬷嬷去将乾隆请到了慈宁宫。

    乾隆原本以为太后不过是夜里没有盖好被子有些许着凉而已,过几日便能痊愈,却没想到太后竟然闹出这么一出,非要偷偷摸摸的故意将太医为她熬好的祛寒的汤药给倒掉几碗,故意将三五日便可痊愈的伤风拖成了久咳不愈。

    然而,太后毕竟也是乾隆的亲生额娘,如今太后卧病在床,命身边的李嬷嬷去请乾隆来慈宁宫一趟,乾隆明知太后故意拖延病情,应是有所图谋,却依然皱着眉头带着吴书来等一众随侍声势浩大的去了慈宁宫。

    既然他已经做出了尊敬太后的姿态,那么必定是要将排场摆得大一些的!

    乾隆走进慈宁宫,果然刚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药味。乾隆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心里忽然便怀念起储秀宫体和殿内甜蜜蜜的果香了。

    进了慈宁宫以后,乾隆命暮云、琉璃等人在寝殿外等候,只带着吴书来走进了太后的寝殿。

    乾隆向太后请了安,又向太后身边的李嬷嬷询问了一下太后的病情。

    李嬷嬷一一的仔细回禀了,乾隆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随即不悦的斥责道:“太后着凉的那天夜里,究竟是哪个宫女值的夜?竟然任由太后的被子没有盖好也未能及时发现为太后盖好锦被!如此无用的奴婢真该拖出去乱棍打打死!朕白白的养着你们这些个废物有何用途?”

    当夜为太后值夜的两个宫女当即便跪了下来,不住的向乾隆磕头请罪,口中不停的说着:“奴婢该死!请万岁爷饶命!”

    乾隆冷哼一声,震怒的砸了手边桌上的青花瓷茶碗,指着两名宫女劈头盖脸便是一顿责骂,当真是字字诛心,半点不留情面,险些没将两个心怀愧疚、颤抖不已的宫女给骂得撞墙自尽了!

    正躺在床上装出一幅虚弱无力模样的太后听见乾隆如此不留情面的狠狠的责骂两名值夜的宫女,心里便有些不大舒服了。

    毕竟,命心腹给两名值夜宫女的晚膳中用了安神助眠的药物,并且故意没有盖好被子睡觉的人不正是她自己么?因此,太后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乾隆责骂两个宫女的话都是在指桑骂槐的说给她听呢!

    只不过乾隆狠狠的责骂两名值夜的宫女,表面上打的可是孝顺太后、担心太后病情的大旗,如此一来,纵然太后有心怀疑乾隆在故意指桑骂槐,却也不能在没有半点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乾隆无礼不孝,只能暗暗的吞下这记哑巴亏了。

    太后咳嗽了几声,喝了李嬷嬷递过来的热茶以后,方才略为好转了一些。

    太后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劝解道:“皇帝也不要再为了哀家的病情责怪旁人了。哀家这几日病总不见好,难道皇帝还要去责怪无辜的太医不成?依哀家看,太医院呈上的汤药虽是极好的,却始终治不好哀家的病。哀家想着,此次哀家身体不适,或许并非仅是染病如此简单。不如皇帝将萨满法师请进宫来,做做法事,一来可以有助于哀家的病情尽快痊愈,二来也可以除一除慈宁宫里的邪祟。”

    乾隆微微勾起唇角,浅笑道:“既然皇额娘为这两个宫女求情,朕便饶了她们一条小命。皇额娘既然想请萨满法师入宫做法,朕这几日便命人着手安排此事。”

    太后忙道:“皇上日理万机,有多少国家大事都等着皇帝处理呢!皇帝如何能够为了这些小事而费神呢?此事不如便交由哀家身边的李嬷嬷去办。李嬷嬷跟在哀家身边多年,最是忠诚可靠、办事稳妥的,由她负责安排萨满法师入宫一事,哀家也能放心一些。”

    乾隆瞥了李嬷嬷一眼,浅笑道:“既然皇额娘看中李嬷嬷的才干,认为李嬷嬷能办好此事,那么便按照皇额娘的意思办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