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绣良医最新章节 - 第五百零五章 下跪

锦绣良医 第五百零五章 下跪

作者:寻仙芳草书名:锦绣良医类别:玄幻小说
    萧茗突然有点明白了,人家并不是真的来赔礼道谢的,只不过是想让某些人知道而已,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所有人都看到了常嬷嬷的诚意,这足以洗涮她们在那一晚留给大家的恶劣印象。

    那一晚姐姐难产选择了孩子,常嬷嬷那么急切,那么不顾一切完全是为了孩子,她又有何错?

    这个时代,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难产就是二选一的独木桥,在那一晚的条件下,如果没有她,姐姐就会死,而常嬷嬷保住了两个孩子,她就是功臣,没有人会置疑她的错处。

    而现在,事情反转,常嬷嬷为了清干净自己而找上了她。在这个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所有人都会看见常嬷嬷的诚心实意的对晚的无礼向她道歉,谢谢她救了沈佳宜母子。如此,在所有人眼中,她仍然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忠仆。

    利用她耍心机,玩套路,要不要再送你一张忠心卡。

    一时间,萧茗觉得很无趣,冷言道:“常嬷嬷何必客气,萧茗比起您老来还差得远了,我年纪小只知道尽最大的努力救人。常嬷嬷则不同,您老一心为主,那晚情况紧急,郡主性命垂危,常嬷嬷临危受命保护郡主,救两位小少爷,特别是拿起剪刀那一幕令萧茗深深折服,至今不敢忘怀,我时常教训梨儿,做人当学常嬷嬷,为主尽忠,为主尽力,死而后已。”

    玩心机谁不会,你为了小主子对着自家夫人动刀子,说出去谁信你的忠心。

    常嬷嬷心下一抖,你才死而后已……,她现在才知道这个萧茗也是个伶牙利齿的主儿,居然拿当晚之事说嘴,于是讪讪的笑道:“萧大夫折煞老奴了,老奴当日急晕了头,一心想着主子要保小主子,险些酿成大祸,还是萧大夫妙手回天,救夫人与小主子于危难,老奴感激不尽……”

    你来我往的客套,常嬷嬷并没有讨着好。

    送走了萧茗,常嬷嬷才拉着毓敏回自个儿屋,一路上不时的抹着泪,一副很愧疚的模样,等回了屋,门一关,脸上神情一变,一脸阴沉,一脸严肃。

    “娘,我们为什么要给萧茗下跪,她算什么东西。”毓敏不满的抗议,毓敏想着刚才的屈辱眼泪就朴簌而下。她虽然是奴才,可也是常国公府的奴才,从小金娇玉贵的养着,萧茗算什么,一个野生野长的乡下丫头,给她提鞋都嫌她手脏。

    她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她跪下了,这是她一辈子都洗不掉的屈辱。

    常嬷嬷冷漠的盯了一眼这个女儿,空长了一副好看的皮囊,却是个没长脑子的蠢猪,老娘为什么要舍了老脸给一个黄毛丫头跪下,难道你心里就没点b数?

    那一晚你若是把萧茗拦在门外,哪有今日这般屈辱。

    她千算万算,半路上杀出个萧茗,她好恨呐!!

    说什么回乡荣养,不过是赶走她们一家的借口罢了,她又怎么甘心回乡下去。在国公府她男人是老爷身边得力的管事,她是世子爷身边高高在上的管事嬷嬷,若是回了村,她什么都不是。

    她不可能回去。

    可是,世子爷已经怀疑他了。

    那一晚她冲动的行为,还有人参的事,已经在世子爷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她一手带大的公子爷她还不了解,若不是有一手奶大他的情份在,说不定她现在怕是已经病死在路上了。

    都是这个没用的蠢丫头,若是她把人赶走,哪里会有后面的事。

    “啪!”无情的巴掌打在脸上,“收起你没用的眼泪,要哭在世子爷面前哭去。”

    她处心积虑助她往上爬,可这个蠢的却为一点小事哭哭啼啼,眼泪是流给男人看人,其余地方流一滴都是多余。

    毓敏被打懵了,怔怔的看着她娘,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娘……”

    “不给她下跪,难道真让世子爷随便找个人把你嫁了。”不在此时把世子爷的心拉回来,等回了国公府她们就完了,要知道夫人不止是国公府世子夫人,她还是当今洛亲王府的郡主。

    常嬷嬷恨铁不成钢,这个女儿有什么用,不但笼不住世子爷的心,还不会想办法弥补错误。

    嫁人,毓敏猛地摇头,哇的一声哭得更伤心了:“我不要嫁那些下等人。”她不要嫁那些没用的贩夫走卒,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仰望国公府的富贵,她从小就立誓她要做世子爷的人,哪怕只是个姨娘,哪怕只是个通房,也能一辈子富贵,一辈子人上人。

    “不想最好,你过来,你这些日子……”常嬷嬷拉着女儿细细的教导着。

    萧茗回了房,心里还觉得怄得很,常嬷嬷这样的母女她算是遇到了,人与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自那之后,萧茗每每遇到常嬷嬷,常嬷嬷都是一副笑脸模样,讨好的与萧茗说几句,嘘寒问暖,送亲手做的点心,哪怕每次对上萧茗的冷脸,可仍不减她一如即往的热情,努力的营造一种我和你关系很好的气氛。

    萧茗无奈感叹,姜越老越辣,遇到一个这么不要脸的,她要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无宵节是在船上渡过的,没有花灯,没有烟火,沈佳宜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到了元宵节的时候已经能下床走路了,拉着萧茗在房里剪着窗花,逗孩子玩。

    到了晚间,沈佳宜看着端着药碗进来的丫头就一脸愁苦:“好妹妹,我已经好了,是不是可以不喝了,这药好苦。”

    萧茗好笑,一向端庄的沈佳宜也有孩子气的时候呢,“呵呵,姐姐,良药苦口,你还是喝了吧,不然姐夫又要教训你了。”

    常清池每日关注着沈佳宜,他们夫妻的感情令萧茗羡慕得很,她没想到在这个以大男子主义的为主的时代有常清池这样专情的男人。

    也为沈佳宜高兴。

    “呜呜!又拿你姐夫来压我,我看你是欠打呢。”沈佳宜被打趣,脸上染上红晕,作势欲打。

    “阿宜,你喝药了没,我给你拿了你爱吃的蜂蜜梅子。”门外,常清池的声音响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这下沈佳宜羞得无地自容了,哪里还顾得上萧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