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章 疑惑

威武不能娶 第二章 疑惑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画梅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腾地站起身来,置气一般道:“表姑娘说得是,奴婢这就去北三胡同替您把姑太太请来。”

    顾云锦挥了挥手,一副催着画梅去的模样。

    一看她这般,画梅越发不高兴了,咬着唇便出去了。

    念夏端着姜汤进来,险些撞到画梅,她急着赔礼,哪知道画梅扔了她一个眼刀子,扭着腰儿走得飞快。

    “姑娘,”念夏绕过插屏,苦着脸道,“您与画梅姑娘说什么了?她气冲冲走了的,她是大太太身边的红人,您得罪她做什么?”

    顾云锦接了姜汤过来。

    她从前很怕喝姜汤,可闭眼睁眼前的半年里,她整日吃药,活生生就是个药罐子,那些苦味道喝多了,连姜汤都顺口许多。

    顾云锦小口饮尽,念夏把空碗放在几子上,刚掏出帕子想替顾云锦擦嘴,就见她家姑娘极其麻利地拿手背抹了抹嘴。

    念夏呆呆看了看帕子,又看向顾云锦。

    顾云锦也看到那帕子了,不禁有些头痛。

    她以前跟姐姐们学着做文雅人,漱了口都拿帕子慢慢按着擦拭,等到被赶去了岭北,粗茶淡饭,哪里还顾得上那些,喝了茶拿手一抹嘴就行了。

    她习惯成自然,却叫念夏莫名了。

    顾云锦挪开了视线,赶忙转开了话题:“我哪有得罪她,不过是让她跑个腿罢了。就几句话的事儿,她难道还要去大舅娘那儿说我的不是?她也就是仗着邵嬷嬷,才在府里横着。”

    徐府之中,打理中馈的正是顾云锦的大舅娘杨氏。

    徐家早年是商贾之家,徐氏的生母过世之后,填房闵氏进门,一连生了两个儿子。

    长子徐砚是个念书的料,十七岁中举,杨氏榜下择婿,挑中了这位年纪轻轻的举人。

    杨家数代为官,泰山大人铺路,徐砚考中进士之后,一路青云,如今为工部侍郎,一举把徐家带入了官场。

    真要说起来,徐家有今日,全靠杨家指路。

    杨氏有那么一个得力的娘家,在徐家自然是挺直了腰板,身边的丫鬟婆子也是高人一等。

    邵嬷嬷是杨氏的奶娘,在闵老太太跟前说话都是端着架子的,画梅是她的侄孙女,在一众仆妇之中,亦是鼻孔朝天。

    念夏从来不敢招惹画梅,哪怕心里气得要命,面上也都是供着画梅的。

    因为她家姑娘说过,做人要温和,不许夹棍带棒的,既然在徐家住着,舅娘姐姐们待她亲厚,就该知恩。

    念夏是从镇北将军府里跟来的,她晓得她身上的粗鄙不受顾云锦喜欢,姑娘改,她也改,一定不能让顾云锦烦了她。

    只是,顾云锦刚刚说的这几句话,怎么和之前的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念夏心底愈发疑惑了。

    顾云锦的心思不在念夏身上,道:“我要再睡会儿,你去外间守着,北三胡同来人了,你就叫我起来,要是半个时辰之后还没见人来,你就让人去催。”

    念夏连声应了,伺候顾云锦躺下,替她整理了被角,才转身退出去。

    顾云锦直挺挺躺着,一会儿闭眼,一会儿睁眼,虽然和念夏、画梅都说了话,她也亲眼看到了这屋子里的样子,可她心里还是没有底。

    她怎么就回到从前了?

    再睡一觉,会不会又回到临死前,然后就死在岭北了?

    顾云锦没有答案,她把双手叠在胸口,那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心跳声,渐渐让她平复下来。

    她是活着的,起码这一刻她活着,且身体无恙。

    虽然落水昏迷,但她年纪轻,吐出了水,逼走了寒气,就没什么大碍。

    对顾云锦来说,落水是十年前的事情,可对这具身体而言,不过一个多时辰之前。

    这会儿静下来了,落水时的无助和惶恐从心底里渐渐涌出,突然就包裹住了她。

    三月的池水还冰冷冰冷的,激得她的四肢一下子就抽住了,她不会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本能地想把脑袋探出水面呼吸……

    隐约的,她听见了呼救声,她拼命睁大眼睛,岸上那一双双惊愕、疑惑、莫名的眼睛闪过,最后化作了一双乌黑的、带着几分关切的眸子。

    顾云锦猛然睁开了眼睛,盯着幔帐喘气。

    徐家池子不大,但也算不得小。

    顾云锦记得,她是在靠近后院的这一侧落水的,离前头宴客的地方隔了一整个池子,不说对面的人能不能看清她的模样,反正她是不可能看到那些人的眼睛的。

    但要说是她凭空想出来的……

    顾云锦觉得不像,尤其是最后的那双眼睛,漆黑如墨,真真切切的,她应当是真的瞧见了。

    徐徐吐了一口气,顾云锦琢磨着,她连重活一回的事儿都经历着,看到些不可能看到的画面,又有什么说不通的?

    只是,那双眼睛是谁的?

    只凭眼睛,她认不出对方,可又有些儿眼熟,她应该认识那人。

    顾云锦皱着眉头回忆了一番,还是没有想明白,但她知道,这次落水在她的一辈子里,是绕不过的一件大事了。

    十四岁的年纪,正是要说亲的时候。

    这日徐家宴客,徐家几个公子做东,来了不少同龄好友。

    顾云锦噗通一落水,哪怕隔着池子,没人看明白她的狼狈样子,但也背了个坏名声。

    杨氏红着眼眶安抚了她许久,说什么身体最要紧,只要没伤着呛着,就比什么都强,又叫她莫要担心往后,外头人不知她性子人品,自家人是清清楚楚的,婚事就更不用操心了。

    “与其嫁给外头不知根知底的受气,不如舅娘回娘家去说一声,让你嫁给昔豫,不也挺合你心意的吗?”

    隔了十年,顾云锦还记得这句话。

    杨昔豫是杨氏的亲侄儿,也在徐家住着,听徐家请的先生讲课。

    从前的顾云锦喜欢读书人浓浓的书卷气,也喜欢温柔的杨昔豫,犹豫再三,终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她嫁入了杨家,前半年还算不错,等对方明白镇北将军府真的没把顾云锦摆在心上,再往后就全是糟心事了。

    直到杨昔豫高中,杨家就起了另结一门好亲的念头,把顾云锦害得药石无医,只能在岭北庄子里等死。

    这条路,顾云锦是绝不会再走一趟了。

    杨氏算计了她一回,若是今生再与她提这桩婚事,顾云锦一定会忍不住傍杨氏一拳头,再告诉杨氏,是她的女儿徐令婕把自个儿推下水的。

    想要拿捏她?她还想让杨氏给她个说法呢!

    反正,这会儿还早,杨氏并不知道镇北将军府压根就没把四房当回事儿。

    要是杨氏知道,她也不会让杨昔豫娶顾云锦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