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章 耍人玩

威武不能娶 第七章 耍人玩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哪怕是心里把顾云锦骂了个狗血淋头,杨氏面上还是堆着笑的:“好好好,我的儿,你说什么都好。先让医婆把方子开了,叫人抓了药来,泡药煎药还要一两个时辰呢,你睡前要喝的,可不能耽搁了。”

    说完,杨氏朝邵嬷嬷使了个眼色。

    邵嬷嬷会意,赶忙与医婆道:“对屋里备着笔墨。”

    顾云锦没有阻拦她。

    杨氏存心不让医婆听,寻了个稳稳当当的理由,顾云锦心里透亮,她只是朝那医婆抿唇笑了笑:“那就劳烦了。”

    医婆抬眼对上个甜甜的笑容,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

    她虽有心听故事,却也不能赖着不走,只好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去了,一面走,一面暗暗嘀咕:这些官家里头就是乌七八糟的事儿多,这么好看的表姑娘却被推下水去,推她的那个肯定长得不怎么样!

    直到提笔写了方子,医婆还记得顾云锦的笑容。

    真真是好看呀!

    她给各府看诊,见过的奶奶姑娘们也海了去了,跟顾云锦这般好看的,还真没有。

    尤其是笑起来时唇角那两个小梨涡,简直要把人的魂都吸进去。

    哎!木秀于林!

    顾云锦自然不晓得医婆那些想法,她与杨氏道:“方子去开了,舅娘快去请二姐姐吧。”

    没了不相干的人,杨氏略略心安,清了清嗓子,道:“今儿个不早了,不如明日再叫她来。舅娘不瞒你说,你这一落水,你姐姐也吓坏了,早早就睡了。”

    “她吓坏了?”顾云锦挑眉,见杨氏点头,她撇着嘴笑了,“她做什么吓着了?怕我淹死了成了水鬼,半夜里向她索命吗?我这不是没死嘛。”

    “呸呸呸!”杨氏紧紧蹙眉,一副慈母模样,“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东西!可不许把那些话再挂在嘴边了,不吉利的。”

    顾云锦眨了眨眼睛,她可不是稚子小儿,算的什么童言无忌?

    杨氏打算盘,她也有小九九。

    顾云锦看向念夏,冲她悄悄努了努嘴。

    念夏一脸为难,目光在杨氏和吴氏身上转了转,到底是拗不过顾云锦,心一横,转头出去了。

    杨氏瞅见她动作,忙道:“做什么去?”

    “奴婢给姑娘抓药、泡药、煎药去。”念夏说完,一溜烟跑了。

    搬起的石头砸在了自个儿脚上,杨氏听见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她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不上不下的。

    顾云锦笑过了,也就正色起来,道:“舅娘,时候不早了,我与嫂嫂说几句,也免得耽搁她回去的工夫。您只管放心,我身子无碍,二姐姐吓着了,您去看看她吧。都是自家姐妹,她要赔礼,改明儿也是一样的。我可舍不得把她大晚上的从被窝里拽起来。”

    杨氏怔住了。

    顾云锦说得这是什么话?

    前两句喊着要徐令婕来道歉的是她,现在摆出一副温和模样好言好语的也是她。

    既然没想让徐令婕过来,顾云锦给念夏递什么眼色?

    杨氏才不信顾云锦会让念夏去抓药、泡药、煎药呢。

    这死丫头片子,根本就是耍着人玩!

    杨氏一面暗骂,一面道:“好孩子,舅娘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你们姑嫂好好说会儿话,舅娘先回去了,明儿个再来瞧你。”

    顾云锦装模作样点点头,赶在杨氏之前与画梅道:“你也起来吧。”

    画梅低垂着头,眼中含恨,顾云锦真是太讨厌了,好人坏人都想做,简直是气死了。

    吴氏送了杨氏出去。

    顾云锦挪了挪身后的引枕,靠得舒坦些。

    她不傻,也没指望今夜能让徐令婕过来。

    杨氏只是没打算跟她撕破脸,不是真的好拿捏,念夏便是到了徐令婕屋里,也请不动人的。

    退一步说,徐令婕来了,难道大晚上的,她要跟徐令婕两个“你推我了”、“我没推你”、“你骗人”、“你胡说”的扯皮吗?

    徐令婕只是推了她,又不是在她背上拍了一个黑巴掌印子,顾云锦才懒得跟徐令婕像四五岁的小娃儿一样吵嘴呢。

    况且也吵不出个花样来。

    顾云锦就是心里不痛快,话里话外让杨氏添堵,看着杨氏想骂她却只能笑的样子,她就舒坦了。

    等吴氏再进来,一眼就瞧见顾云锦半躺在床上。

    刚才张牙舞爪的样子都收了,小泵娘没什么精神,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云锦,”吴氏搬了绣墩在床边坐下,“是不是身子还不舒坦?”

    顾云锦抬眸看着吴氏。

    吴氏也在打量顾云锦,对于这个小泵子,她一向忍让多些。

    北三胡同其实是个很奇怪的人家了。

    原配生的姑娘、填房进门的太太、丈夫不在京中的奶奶,三个没半点血缘关系的人凑在一起过日子,实在是让吴氏一言难尽。

    若是顾云齐在京里,作为亲兄长,还能管一管顾云锦,但只吴氏当家,就没法子了。

    再说了,顾云锦几乎都是住在侍郎府,吴氏一个月也难得见她几回。

    让吴氏舒心的是,她与徐氏的婆媳相处极为融洽,虽说顾云锦为此不满她,但吴氏一早就想好了,小泵子难伺候,也轮不道她伺候,等过几年嫁出去了,也就好了。

    可想是这么想的,瞧见顾云锦这个样子,吴氏还是心疼的。

    顾云锦先开了口,问道:“嫂嫂,太太没来呀?”

    吴氏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太太前几日身子就不爽快,一吹风就咳嗽,但她很挂念你,听说你落水了,她自个儿不能来,催着我来瞧你。”

    “太太不舒服?”这么一说,顾云锦隐约有些印象。

    她那年被送去岭北前,最后一回见吴氏,嫂嫂就说过徐氏的这个病,平日里都还好,一到春天,见风就咳嗽。

    徐氏的身子本就不好,整一季都这么折腾,很是受罪。

    吴氏以为顾云锦不信,忙道:“真不是嫂嫂诓你,一得了信,我就赶来了。陈嬷嬷跟我们说,府里不许叫我们晓得你落水的事情,压根不让人来。”

    顾云锦颔首,道:“我心里有数的。今日府里来了不少客人,我落水了,她想拿名声拿捏我呢。”

    吴氏的脸白了白。

    姑娘家名声要紧,尤其是顾云锦来年就及笄了,顾家又是那么个状况,说亲本就不容易,再添上这么一桩,就越发艰难了。

    “叫很多人瞧见了?”吴氏问道。

    顾云锦撇嘴,道:“男客们跟我们隔了一整个池子呢,除了晓得我落水了,什么也瞧不见的。徐令婕又不要我的命,推我下去喝了几口水,就有嬷嬷把我捞起来了。”

    “那也不好听……”吴氏叹道。

    顾云锦坐起来,附耳与吴氏道:“是不好听,但不还有徐令婕吗?我看那医婆很想听故事呢。”

    吴氏的心里咯噔一声,绷着脸看顾云锦:“你是要……你今日把舅娘气得够呛了,还要把人往死里得罪?”

    “嫂嫂你怕她呀?”顾云锦撅着嘴道,“她们娘俩算计我嘞。”

    吴氏的眉心突突跳了跳,嘴巴一快:“我怕她个屁!”

    顾云锦咯咯直笑,支着腮帮子道:“我也不怕呀。”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