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 泄愤

威武不能娶 第十六章 泄愤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杜嬷嬷的身子抖了起来,杨氏的意思已经明明白白了,答案就是二选一,她没有别的选择。

    “是、是奴婢失手……”杜嬷嬷扑通跪倒在地,不晓得是装的还是脚软的,“二姑娘待奴婢亲厚,奴婢怎么会离间二姑娘和表姑娘呢,真的是奴婢一时失手……奴婢胆子小,没敢说实话,表姑娘,您、您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顾云锦的笑容里透着几分嘲弄。

    弃车保帅,她知道杨氏一定会如此做,没有证据,她不能真的把徐令婕收拾了,但杀鸡儆猴还是少不得的,否则各个都当她好拿捏。

    顾云锦没理杜嬷嬷,反而看向画梅:“欺骗主子这一条,我昨日是怎么罚你的?”

    画梅蓦地瞪大了双眼,她就安安静静站在边上,连大气都没出,这事情还能再找到她头上来?

    这真是小鸡肚肠!还主子,哪门子的主子!

    画梅暗暗骂了一通,道:“罚跪,跪到您满意了再起来。”

    杜嬷嬷的脸白了白。

    顾云锦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杜嬷嬷不仅骗我们,还推了我,别看我这会儿生龙活虎的,我昨日还昏了一个半时辰呢!两罪并罚,打板子呗。”

    杜嬷嬷愕然看着顾云锦,又怯怯去看杨氏。

    杨氏亦是吃惊,让杜嬷嬷跪一会儿,在她眼里不算什么大事,总归糊弄过了顾云锦就行,但这打板子就不同了。

    “我的儿……”杨氏斟酌着,道,“家里很少动规矩的……”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顾云锦道,“本来就有打板子这一条,写着不用,光吓唬人呐?大舅娘您看看,就是您太好说话,从不下手重罚,这些人才无法无天,做了错事,还敢骗人!就该教训教训,以儆效尤。”

    杨氏吞了口唾沫,这话没什么不对的,但她不想打,这真打了,回头底下人怎么看她?

    徐令婕到底心疼杜嬷嬷,劝道:“她不是有心推你的,虽然说谎骗人,但我们姐妹感情如初,没有因她的缘由受损,云锦,你就……”

    顾云锦直勾勾看着她,道:“若昨日她失手推的是你呢?我们感情未损,我也没大碍,可是,昨日池子对岸宴客啊!我落水了,那么多人都知道,不管看得清看不清,人家外头会怎么说我呀!我也要脸的要做人的!”

    说完这一通,顾云锦也不管徐令婕是个什么反应,对杨氏道:“大舅娘!我总该要个交代嘛!”

    杨氏烦得要命,但她必须扮演一个良善长辈的角色,她半点没耽搁,坐起身来,把顾云锦从绣墩上拉到自个儿怀里,一通“心肝宝贝”地叫唤。

    等叫完了,杨氏最后挣扎了一把:“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什么事儿,大舅娘给你想法子,杜嬷嬷这人真真可恶,但你打她一顿,除了泄愤出气,没别的好处啊。”

    顾云锦的脸埋在杨氏胸前,谁也没看到她的眼底闪过一丝讥讽,冰冷如冬日北风。

    隔了会儿,顾云锦才抬起头,似笑非笑道:“可我只想泄愤呐。”

    杨氏:“……”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怕再说下去,顾云锦又要把医婆说的那乌七八糟的一套给搬出来了,能活生生把她梗死。

    她不想为了这么一件事,再跟顾云锦胡搅蛮缠下去,叹道:“依你依你,邵嬷嬷,让人备了板子,三十板。”

    顾云锦没在打多少板上头纠缠。

    徐令婕眼神复杂地看着顾云锦,满脑子都是质疑,这个人怎么能把“泄愤”两字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她是不是还想亲自动手打板子,让心里的火气发出来?

    顾云锦其实真的有这么想过,只是,她低头看了眼自个儿白嫩软糯的双手,暗暗叹气。

    这手上没劲啊!

    念夏说得对,她这一拳头闷过去,都不能打得徐令婕流鼻血。

    她想亲自打板子,可她这瘦胳膊瘦腿,她抡不起板子!

    看来,强身健体乃第一要务,拳头都不打动人,这还有什么用处?

    不过,顾云锦不行,还有念夏呢。

    念夏在将军府里时就练基础了,不说舞刀弄枪,但空拳打人还是没问题的,别看她长得娇俏,手上的劲道却很大。

    等到了京城,虽然顾云锦不喜欢,念夏也没耽搁练功,只是会躲着顾云锦,在主子看不到的地方练。

    顾云锦琢磨着,与其让邵嬷嬷找来的人动手,不如念夏来。

    念夏的力气是比不过粗腰的婆子,但打起来用心,那些婆子嘛,别看打得热闹,啪啪作响,实则没花多少力气,不疼。

    清雨堂的院子里,板凳架起,浑身无力的杜嬷嬷被拖到了板凳上。

    杨氏不想看,怕多看几眼,真把自个儿气坏了,就和徐令婕留在屋子里。

    顾云锦走出去,站在庑廊下,对一院子脸色各异的丫鬟婆子道:“杜嬷嬷昨日失手推我下水,不仅不认错,还妄图欺骗我,让我误以为是二姐姐推的,这是要坏了我和二姐姐的关系,今日质问她,也推着不肯认,真真可恶!

    念夏,三十板子你来打,都站好了看着,欺瞒主子是个什么罪过!”

    院子里寂静一片,哪怕各个心里都波涛汹涌,这会儿都憋着没说话。

    这是什么状况?

    就算杜嬷嬷失手,为何大太太会答应对杜嬷嬷动板子?

    杜嬷嬷可是二姑娘身边的呀,怎么能轮到表姑娘来发落了?

    昨日画梅在表姑娘跟前还吃了亏的,表姑娘这是一点也没给大太太留脸面,还是大太太说不过表姑娘,只能把底下人推出来让表姑娘出气了?

    各种念头翻滚,随着念夏起起落落的双手,和板子声一道,重重砸在了心上。

    杜嬷嬷痛得哎呦大叫,而她们,想叫都不能叫。

    屋里,杨氏气得险些把茶盏砸了。

    好一个顾云锦,居然在她的清雨堂里摆起了威风,早知道还不如她自个儿出去说呢!

    徐令婕也愣着,透过窗户看着顾云锦的背影。

    人还是那个人,怎么感觉跟之前不同了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