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九章 引路

威武不能娶 第十九章 引路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睨了画梅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画梅与杨昔豫的事情是暗悄悄的,杨氏浑然不知情,若是杨氏知道,早就出手处置了。

    侄儿和姑母身边的丫鬟,杨氏丢不起这个人。

    别说画梅是邵嬷嬷的侄孙女,哪怕是亲孙女,杨氏都要把人轰出去。

    杨家那儿,指望着杨昔豫飞黄腾达的,跟一个丫鬟不清不楚的,算哪门子事。

    画梅心里也有数,一直都瞒得死死的。

    若不是顾云锦从十年后来,她也不会清楚在清雨堂里还有这样的故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侍郎府里的故事也不止这一桩。

    “既然本就不是给我的,表兄就收回去,物归原主才好。”顾云锦淡淡道。

    杨昔豫耳根子通红,想再解释几句,又叫顾云锦打断了。

    “表兄,你平日里连穿过半个京城都嫌远,怎么会好端端就去了灵音观?”顾云锦笑道,“定是你应承了别人吧,我这也是为表兄着想,这平安符若是给了我,你还要大老远地去一趟灵音观,多折腾了呀。你只管拿去送人,我又不会把你移花接木的事儿说出去的。”

    这下不止是耳根,杨昔豫整张脸都烧红了,他甚至不敢看顾云锦的眼睛。

    他一直觉得顾云锦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双眼跟月牙一样,叫人心动。

    杨氏让他接近顾云锦,杨昔豫亦是甘之如饴。

    只是,他完全想不通,为何顾云锦突然就变了。

    前几日与他说话时还是柔声细语、乖巧舒心的,今日却跟长了刺一样?

    明明挂着笑,却全是嘲弄,让他根本没有台阶下。

    说什么不把“移花接木”说出去,他信她才有鬼呢!

    杨昔豫咬死不承认:“表妹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平安符当真是给你求的。”

    顾云锦笑容更深了,她丝毫没有掩饰其中讥讽,别说杨昔豫不敢直面,连杨氏都尴尬极了。

    真真是昏了头了!

    杨氏忍不住在心里骂了杨昔豫一句。

    一个小丫头片子都哄不住,还要她帮着圆场!

    “晓得你担心云锦,巴巴地拿出平安符来,却是连话都不会说,榆木脑袋!”杨氏瞪着杨昔豫,看似责备,语气却很亲昵,待说完了,又转向顾云锦,道,“杨家那儿,昔豫他胞兄不是刚得了个儿子吗?昔豫前几天就问我说满月酒时他送什么好,我给他出的主意,让他去求个平安符来,喏,应当就是这个了。

    昔豫是关心则乱,云锦你说得也对,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既然要给你,让昔豫明日再去灵音观里求一回,这才诚心诚意。”

    杨氏递了梯子,杨昔豫忙不迭地接了话,道:“姑母教训得是,表妹,我明日再去求。”

    顾云锦暗暗撇了撇嘴,这理由找得比前头那个还骗鬼嘞!

    她重活一次,不管算人还是算鬼,都不会信他们这一唱一和。

    “不劳烦表兄了,一来一回一整日,怪辛苦的,万一耽搁了念书,就是我的不是了。”顾云锦随口道。

    杨氏笑盈盈道:“是啊,昔豫这几日辛苦了。”

    杨昔豫讪讪笑了笑,杨氏都这么说了,他只能把那句“不辛苦”给咽下去。

    杨氏握着顾云锦的手,又道:“念书、交友,没有一桩轻松的事儿,昨日府里设宴,不瞒你说,我紧张了一整天呢,来赴宴的都是矜贵出身,我就怕招待不周,亏得昔豫他们兄弟争气,这才安安稳稳把客人送出府。”

    “我都当着客人的面,掉水里去了,哪里来的安稳呀?”顾云锦咯咯直笑。

    杨氏捶了顾云锦一下:“又浑说!你晓得昨儿个谁来了?”

    顾云锦怔了怔。

    会让杨氏特特提起来的,肯定不是寻常人物,大抵是在说小鲍爷吧。

    心里虽有数,顾云锦嘴上还是道:“不晓得,谁来了呀?”

    “宁国公府的小鲍爷!”一提起这事儿,杨氏眉飞色舞,“云锦你知道宁国公府上吧?小鲍爷是长公主的独子,是圣上嫡嫡亲的外甥,在圣上跟前,比几位皇子都受宠。

    哎呀,京里能与小鲍爷坐下来饮杯茶的官家子弟能有几个人呐,可昨儿个,小鲍爷不是做东请了人去,是来了咱们府上了,这是天大的喜事呐。

    门房上来通传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呀。

    后来才晓得,是昔豫这孩子认得小鲍爷,小鲍爷与他结交甚欢,这才来了的。”

    顾云锦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原以为是徐家走通了小鲍爷的路子,没想到竟然是杨昔豫!

    这可真是稀罕了!

    顾云锦和小鲍爷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也看得出来,那一位心气高,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

    杨昔豫这等文弱书生,能入得了小鲍爷的眼?

    除非小鲍爷瞎了!

    顾云锦不相信小鲍爷会瞎,她琢磨其中另有因缘,想了想,问道:“表兄与小鲍爷相熟?我刚听舅娘您一说,还当是大哥与小鲍爷认得呢。”

    她口中的大哥,指的是徐令婕的胞兄、杨氏的长子徐令峥。

    杨氏笑着连连摆手:“令峥就是个书呆子,整日里掉书袋,哪里能认得人,我真是愁也给他愁死了,亏得是昔豫争气,往后兄弟一道,在京里也能有个关照。”

    顾云锦抿着唇,她从杨氏的话里没听出多少遗憾,更多的反而是得意。

    相较于亲儿子和徐家,杨氏更看重外甥和娘家的前程。

    杨氏笑盈盈道:“在京中行走,最要紧的是有个领路人,昔豫能一直和小鲍爷交好,往后能认得的人还多着呢。”

    她一面说,一面垂眸看了顾云锦一眼。

    外头有人领路,里头再添个将军府这样的岳家,杨昔豫为人也算机灵,定能步步青云。

    她这话是提醒杨昔豫,同样也在提醒顾云锦。

    女子嫁人,谁不想嫁个有出息的?

    顾云锦听明白了,却也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让小鲍爷给杨昔豫领路?

    人家快马一鞭尘土飞扬地跑了,杨昔豫连马都不会骑,还想跟小鲍爷套近乎?

    这路只怕是要引到沟里去了吧?

    思及此处,顾云锦忍不住笑出了声。

    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顾云锦笑呵呵道:“那表兄头一桩事儿,是该去学骑马了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