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十二章 试探

威武不能娶 第二十二章 试探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我不知道。”顾云锦道。

    徐令意直直看着顾云锦的眼睛,似是在思索她这句话是真是假,良久才又问了声:“表兄下午不是去了清雨堂了吗?你就没问问他?”

    顾云锦的眉头皱了皱。

    侍郎府就这么大,谁来请安谁出府走动,都瞒不了人的。

    魏氏盯着杨氏院子里的动静,这不叫人奇怪,但顾云锦意外的是徐令意的态度。

    她歪着头,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问他?”

    这回轮到徐令意被她问住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静默了。

    半晌,徐令意叹了口气,压着声儿道:“你那点心思,能瞒过谁呀?你一直都对表兄另眼相看的,他这次得了这么个大造化,你能忍着不问他?”

    闻言,顾云锦的心跳蓦地快了几拍。

    十年之前的懵懂心思,她其实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但她自认为并没有过线的时候。

    很多云里雾里的心情,也是等到杨氏跟她提起来之后,才隐隐约约有些想法和期冀。

    在眼下这一刻,她对杨昔豫能算得上“另眼相看”?

    徐令意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姐姐这话说的我就听不懂了,不论是大哥、二弟,还是豫表兄,亦或是游表兄,我自问是一视同仁的,我是哪儿做得不合规矩,让姐姐认为我与豫表兄相熟而跟其他兄弟们疏远的?若真是如此,你也赶紧让我心里有个底,回头我该道歉的道歉,该赔礼的赔礼。”顾云锦道。

    一听她说话这口气,徐令意就晓得顾云锦生气了。

    印象里,顾云锦很少与人置气的,反倒是今日,早上吓唬徐令婕,这会儿又使性子了。

    徐令意疑惑极了:“你今儿个是怎么了?我还听说你让念夏把杜嬷嬷给打了?”

    “是打了呀,她挑拨我跟二姐姐,这等刁奴不打,还像话吗?”顾云锦挑眉,道,“姐姐放宽心,我做事又不是不讲理的,一是一、二是二,将军府里是没侍郎府这么讲究,但我也不是粗人一个呀,还是之前那句话,我哪儿待其他兄弟们不好了,你告诉我吧,我很讲理的,我要去赔礼。”

    徐令意为难了,她怎么不知道顾云锦是个这么难缠的姑娘了,一句两句又把话给绕回来了。

    这还讲理呢,真讲理就不会又罚杨氏的丫鬟又打徐令婕的婆子了,这手都伸到清雨堂里去了,哪里还有理?

    徐令意定了定神,道:“是姐姐不会说话,说错了话,你待其他兄弟们也是一样的。我只是想,你平素多去令婕那儿,肯定跟大哥和豫表兄熟悉些,你很少来我屋里的,也少有跟令澜、游表兄说话的机会。”

    “姐姐这话好酸哦,那下回我去你那儿呗,”顾云锦随口应了句,话锋一转,又道,“这些都是小事情,姐姐往后可别说我跟豫表兄相熟了,指不定传得没形了,白白生出些闲话来。”

    徐令意听明白了,试探着道:“你这是讨厌他?”

    顾云锦抿唇笑了:“他是表亲,我也是表亲,谁也碍不着谁呀。你问他跟小鲍爷的事儿,我一丁点都不清楚,你不如自个儿去问问他?”

    徐令意笑着摆摆手,又跟顾云锦说了几句,这才把她送进兰苑,转身回去了。

    念夏目送徐令意离开,转头问顾云锦道:“姑娘,大姑娘跟您说什么说了这么久?”

    “她啊,”顾云锦耸了耸肩,“来打探消息的呗。”

    “打听豫二爷跟小鲍爷的事儿?”念夏又问。

    顾云锦眼尾一扬,摇头道:“错了,是打听我跟杨家的事儿。”

    念夏一时不解,顾云锦也没跟她细说。

    侍郎府里这三婆媳,闵老太太靠着辈分说话,杨氏是嫡长媳,又有娘家依靠,只魏氏是三人之中最底下的那一个。

    魏家只是商贾之家,这门亲事是在徐家发达前定下的,以闵老太太的性子,当年徐砚得了泰山相助之后,她是肯定要退了魏家这门亲的,一如她毁了徐氏的婚姻一般。

    可偏偏徐驰见过魏氏,对这个未过门的妻子千百般喜欢,闹死闹活不让闵老太太寻理由退亲。

    闵老太太拧不过徐驰,徐砚又帮弟弟说了几句话,这才保住了。

    正是因此,魏氏不受闵老太太喜欢,又比不得杨氏能以娘家制衡婆母,她的心思就只能放在儿女身上了。

    顾云锦是知道的,接下去的几年,为了徐令意和徐令澜的亲事,魏氏煞费苦心,一心要高攀门第。

    这会儿,杨昔豫突然认得了小鲍爷,魏氏如何能不上心?

    只是宁国公府的路子还迷雾重重,魏氏也不知道哪儿听来的风,怕杨氏歪着心思拐了顾云锦,真让杨家再添将军府这样的亲家,那魏氏还怎么跟杨氏相争?

    思及此处,顾云锦倒想起一桩往事来。

    从前,她与杨昔豫的婚事定下之后,魏氏的脸色跟浸了染缸一样,又是妒又是气又是悔的。

    妒和气都不奇怪,只那个“悔”,顾云锦隔了半年才回过味来,魏氏后悔没有学杨氏。

    肥水不流外人田,魏游也在侍郎府念书,魏氏若让魏游把顾云锦娶了,就是一石二鸟了。

    等顾云锦去岭北之前,徐令意也奉命来瞧过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杨家不厚道,若是在魏家,就不会这样那样了。

    顾云锦彼时抱着行囊,一心就想离开京城,压根没心思去琢磨徐令意的话里有话,再说了,时不待人,晚了几年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但现在,倒是不晚了。

    虽不晚,她也不想去掺合。

    要取回石氏留下来的嫁妆,顾云锦少不得依靠那婆媳妯娌之间你钳制我我限制你的关系,但她绝不想再给她们当棋子了。

    不过,她这回不遂了杨氏的意,魏氏应该也不会突然茅塞顿开想起一石二鸟的计划来。

    顾云锦需要做的,就是等那医婆把话都传出去,那位可不像是个能憋住话的。

    至于她自己,眼下当然是要填饱肚子了。

    医婆没有让顾云锦失望,隔天上午,顾云锦食盒里的点心还没吃完,京里就有传言。

    东一茬西一茬的,经过几回传递,到了下午时,就成了茶博士口中的“表姑娘貌美遭人妒、侍郎千金狠下手”的故事了。

    顾云锦咬着绿豆酥,扭头看了梳妆台一眼。

    这个“貌美”是医婆自个儿编故事圆出来的,不是她暗示的,虽然,恩,她确实也长得挺好看的。

    尤其是这个年纪,比她几天前在岭北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好看太多了!

    “念夏,”顾云锦唤了声,指着台子上的铜镜,道,“把镜子拿来,我要照一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