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十四章 权衡

威武不能娶 第三十四章 权衡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动作缓缓,以此来掩饰她不合时宜的沉默。

    顾云锦没有催她,只抬眸看了眼一旁伺候的邵嬷嬷。

    邵嬷嬷的脸色也不好看,她是杨氏的奶娘,杨氏从顾云锦手里接了个能烫破手心的山芋,她怎么会高兴?她在心里已经反复来回地把顾云锦骂了无数遍了。

    在邵嬷嬷看来,顾云锦就是个没事找事、生生给杨氏添麻烦的混账。

    外头流言还没消呢,又生事端!

    流言……

    邵嬷嬷的眼底闪过一丝凌厉,不由就倒吸了口凉气。

    这事儿不好办了。

    “太太……”邵嬷嬷犹豫着,附耳过去跟杨氏嘀咕,“府里不摆,去北三胡同摆,这传出去了……”

    杨氏下意识地想,这等事情还能传出去?可转念想到如今外头的状况,她的心不由就颤了颤。

    人多嘴杂,堵人之口能堵多久?

    石氏是原配夫人,又是五十整寿,让外面传一句“侍郎府里容不下、让徐氏孤零零替亡母上香”,那倒霉的就是徐砚,那群言官还不知道要写多少折子呢。

    顾云锦只看那主仆俩的神色,就晓得她们在想什么了,她伸手覆在杨氏的手背上,道:“舅娘,我是有私心,但一样是为了舅舅。”

    杨氏抿紧了唇。

    昨夜和徐砚商量事情时,徐砚提过一句“云锦有心”,在仙鹤堂里是顾云锦第一个关心他,杨氏顺着徐砚夸了顾云锦几句,心里也不住想,虽说顾云锦这段日子有些“阴阳怪气”的,但她待徐砚素来敬重,若没有落水后的小性子,还真能算得上是个温和、体贴的姑娘了。

    眼下,顾云锦替徐砚考虑,也不叫人意外。

    杨氏自然不想徐砚再添些麻烦,尤其是没必要的麻烦。

    不就是祭祀嘛,不就是整寿嘛,清明总是要祭祖的,给石氏大办一场又能怎么样?

    可前头拦着的是闵老太太。

    杨氏一点都不想去跟闵老太太讲道理,劳心劳肺,还落不到几句好话,可她不得不去。

    徐砚近来操心的事儿够多的了,她总要多分担些,尽力而为,真谈不拢了再请徐砚出马。

    想明白了,杨氏翻过手来,在顾云锦的手背上拍了拍:“你说得有理,跟舅娘一道去仙鹤堂,好好跟老太太说说。”

    顾云锦嘴角一抽,她想让杨氏去直面闵老太太的愤怒,可不想一块去挨舌枪唇剑,尤其事关石氏和徐氏,闵老太太眼里,她比杨氏可恶多了。

    略一沉思,顾云锦道:“舅娘去跟老太太说,老太太许还听得进去,我往那儿一站,老太太就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哪里还能听您讲道理啊。”

    杨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顾云锦这话真是半句不掺假、丝毫不夸大,只要闭上眼,杨氏就能想象闵老太太发怒的样子了。

    可杨氏一个人去就行了吗?不仅不行,还少了顾云锦这个了挨骂的,只留她一人,不骂她骂谁?

    杨氏绝不愿意放弃顾云锦这个好帮手。

    顾云锦晓得自个儿躲不开了,脑筋转得飞快:“不如请二舅娘一道吧,早些解决了,让外头晓得府里没那些毛病,大姐的婚事也好顺利些。”

    杨氏眉梢一扬,连连点头:“说得是呢,刚你来之前,你二舅娘还来寻我说令意的婚事,她是急也急死了。”

    一面催着人去轻风苑请魏氏到仙鹤堂,杨氏一面牵着顾云锦出了屋子。

    顾云锦脚步沉稳,既来之则安之,总归要去闵老太太跟前碍眼的,那就彻底些。

    她要的本就不单是府里供奉石氏,她图的是石氏的陪嫁,正好趁此让她们三婆媳热闹起来,她们不角力,她怎么浑水摸鱼?

    杨氏和顾云锦在仙鹤堂外等了会儿,魏氏才匆匆来了,杨氏低声与她说了安排,魏氏上下打量了顾云锦许久,心一横点了头。

    正屋里,闵老太太的面色不善。

    昨日晓得儿子挨了骂,闵老太太气得一整夜没睡好,今日精神不振,等顾云锦三人问了安,她眼皮子微微动了动,算是示意她们都坐下说话。

    魏氏不当家,顾云锦又是晚辈,开口的活计就落在杨氏身上,她推也没处推去,道:“老太太,快清明了,我来跟您商量商量清明的事儿。”

    闵老太太淡淡道:“你说。”

    杨氏道:“石氏老太太今年五十整,大姑姐想拿些她老人家留下来的东西,在北三胡同里祭拜。”

    话才出口,杨氏就瞧见闵老太太的脸色变了,青一阵白一阵的,杨氏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琢磨着不能摆在北三胡同里,侍郎府里要办的。”

    闵老太太眼皮子翻起,满满都是不耐:“办?怎么办?往年不也摆着吗?少了她的香火了?”

    要杨氏说真话,那肯定是少了的,就那一带而过的态度,跟没办有什么差别?

    可腹诽归腹诽,话还是要讲的漂亮,杨氏耐着心思,道:“今年与往年不同,五十整的,如今外头乱七八糟的话多,正好能堵他们的嘴。”

    闵老太太重重一拍桌子,道:“堵什么?外头说的是她们姐妹不合,是府里没好好照看他们三个表亲,要堵嘴,你怎么不让令婕和云锦去一道唱出戏啊!”

    杨氏被闵老太太一激,脾气也上来了。

    要她来说,多大点儿事,偏闵老太太越弄越乱!

    连小不忍则乱大谋都不懂,果真是商贾出身,没念过什么书,不懂做人做事!

    “老太太,”杨氏的语气不由强硬了几分,“要是令婕和云锦去外头演一出姐妹情深的戏,能堵住悠悠之口,我一定不拦着,您想想,就为了那些流言,老爷被言官上折子骂,在衙门里丢了脸面,连令意的婚事都要耽搁了,这一串接着一串的,我为了老爷和令意着急啊!

    外头说的不单单是云锦和令婕不睦,那些大嘴巴把徐家前后十几二十年的起伏都搬出来了,话里话外都是大姑姐不容易。

    清明是个好机会,让外头晓得,咱们府里从没亏过大姑姐,没亏过表亲家,这一来洗去污名,二来也免得再叫言官抓了把柄。

    老太太,不说旁的,就算是为了老爷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