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七章 库房

威武不能娶 第三十七章 库房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翌日上午,顾云锦就去了仙鹤堂。

    闵老太太的气还没消,压根不想理她,让小丫鬟在门上就拦了顾云锦,免了她的请安,只让她去库房外头等石瑛。

    顾云锦乐得自在,因不方便在这儿蹲马步,只随意地挥手抬腿,活动筋骨。

    石瑛拎着钥匙过来,暗暗嘀咕了一句“站没站相”,转身开了库房。

    闵老太太的东西多,库房占了后罩房的西半边并一个耳房,初春时似是开了门通风过,里头没有多大的味道。

    “里头乱,姑娘在外头等吧。”石瑛劝道。

    顾云锦不听她的,抬步往里走,等着石瑛开耳房。

    石瑛没法子,只能开了锁。

    顾云锦往里头扫了一眼,堆了箱笼,架子上也层层摆满了东西,屋子墙角屋梁边有蜘蛛网,看起来许久不曾打扫过了,可依旧没有味道。

    如此看来,耳房近来肯定打开过,开了又不收拾,想来是石瑛悄悄取东西了。

    心里有了底,顾云锦转身与石瑛道:“这可真够乱的,姑娘把册子给我,我看会儿,姑娘使人来清扫下吧。”

    哪怕不甘愿,石瑛也只能应了,叫了两个粗使婆子抬了水桶来,又添上两个小丫鬟,先简单收缀一番。

    顾云锦偏头与念夏道:“你别动手,就仔细瞧着,尤其是小件的东西,收到袖子里,转身就能没了,到时候对不上册子,又要扯皮了。”

    念夏以为很有道理,尤其这是闵老太太的地方、闵老太太的丫鬟,真丢了东西,指不定就倒打一耙呢。

    她冲石瑛笑了笑,摆出一副没有石瑛点头就不在仙鹤堂里指手画脚的样子来。

    石瑛讪讪,只能道:“姑娘说得在理,奴婢去取册子来。”

    说完了,她抬步就走,等穿过了月洞门,才恨恨回头看了一眼。

    一整个上午,院子里都忙碌不已。

    石瑛让人把大件的东西一样样挪出来擦拭晾晒,顾云锦翻看着册子,指尖细细划着,心里透亮。

    这些东西虽值钱,却不易收起来搬动,石瑛要下手,只会挑小东西,镯子耳坠链子,哪样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府去。

    顾云锦没有催石瑛,只有全部摆开了,才不好轻易拿“许是还落在哪个角落”来搪塞。

    下午时,她又让添了两个人,在天半黑的时候,总算是把耳房搬空了。

    “一对细金镯子、一块五福玉佩、一对金环镶东珠耳坠、一根点翠镶珊瑚的蝴蝶簪子、一枚玉扳指,”顾云锦笑着把册子摊到石瑛跟前,手指点着上头的字,道,“我没寻到这五样,姐姐瞧见了没有?”

    石瑛抿着唇,视线往耳房飘去,道:“这几样都小巧,许是落在哪儿呢,天色暗了,这会儿也不好找,不如明日再寻?”

    “整个耳房都搬空了,去哪儿找呀?”顾云锦睨了一眼,她就是防着石瑛这一手。

    耳房空荡,搬出来的架子、箱笼、匣子,但凡能收东西的地方,都已经打开了,一眼看去,根本无处再藏东西。

    石瑛朝那满满当当的西半边的屋子抬了抬下颚,笑了起来:“姑娘,虽说耳房不常打开,但偶尔老太太要寻个东西,还是开过的,奴婢琢磨着,这几样东西小,许是哪一次看了眼,没收回去,就落到了这几间屋里。”

    顾云锦挑眉,道:“这屋里都是老太爷、老太太的东西了吧?”

    “是呢,”石瑛笑盈盈的,“东西更多,不是奴婢躲懒,实在不敢做主,您要从里头翻东西,还是要再去跟老太太说一声才好。”

    顾云锦撇嘴,在心里暗暗给石瑛鼓了鼓掌。

    看来,昨天一整夜,石瑛还真没少动心思,备好了这么一条推托的路子。

    闵老太太本就不甘愿,顾云锦真去提要把整个库房翻过来,大抵就是挨一顿臭骂了。

    可若不翻,少了这么几样东西,顾云锦也没法一口咬死石瑛动手脚。

    “老太太能让我动库房?我也不是那么不知趣的人,”顾云锦眼珠子一转,道,“我晓得有些什么了,我挑几样合适的,写下来,明日给北三胡同送去,让我们太太看看供什么好。今日辛苦姐姐了,一整日也没做旁的,就跟我一道围着库房转了。”

    “哪儿的话。”石瑛的笑容里透了几分轻松,送顾云锦出了仙鹤堂。

    念夏在一旁跟着,一面走,一面回头看石瑛的背影,直到对方和仙鹤堂都看不见了,她才低声问顾云锦:“姑娘,那些东西……”

    “肯定当了呗。”顾云锦道。

    念夏拧眉:“那姑娘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放过她了?”

    顾云锦笑着摇头:“怎么可能,过几日有你忙的。”

    念夏一头雾水,见顾云锦不打算解释,只能耐着心思不再多问了。

    顾云锦有自己的打算,今天这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从前,石瑛能在出府交接时蒙混过关,全须全尾地搬到自个儿买的宅子里,肯定有她的说辞和应对,哪可能轻易就被顾云锦掀了皮?

    但顾云锦却不是毫无所获,因为她确切地知道石瑛拿走了什么东西。

    要抓住石瑛的小辫子,单说少了什么是不够的,还需要摁了手印的当票,这才够份量。

    而偌大的京城,大小当铺无数,若不知道具体的东西,等于是大海捞针,眼下,她就可以去铺子里问问这五种首饰了。

    这几年,除非必要,顾云锦极少出侍郎府,能赶在回去折元宝之前就对好册子,这趟出府,名正言顺也不招眼。

    至于石瑛那儿,她是聪明人,之后的半月一月的,肯定不会再去当铺了,万一叫顾云锦的人跟上了就糟了。

    况且,石瑛知道闵老太太的脾气,只是几样小东西,老太太不会让顾云锦翻整个库房的,她大抵已经放下心了。

    思及此处,顾云锦莞尔,石瑛放心了就好,正巧给她时机,让她仔细回忆回忆,从前石瑛光顾过哪几家当铺。

    用过了晚饭,顾云锦绕着兰苑漫步消食。

    她彼时本就不关心杨昔豫的那些破事,念夏打听回来的当铺名号、所当的东西,顾云锦只粗粗扫了一遍,并未特别上心,如今七八年过去了,一时之间还真是模模糊糊的。

    绕了三圈,突然起了夜风,吹得园子里的树丛沙沙作响,惊起了短促鸟鸣。

    “点翠的簪子……”顾云锦顿了步子,隐约记起段对话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