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一章 下饵

威武不能娶 第四十一章 下饵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三人都是从小就认识的,少年人相处,虽也顾忌彼此身份,可能处到一起的,不可能是溜须拍马、捧高踩低之辈。

    程晋之的出身是比不上小王爷和蒋慕渊,但一样是称兄道弟。

    心性使然,偶尔打趣起来不着边际,哪怕是小王爷,都不晓得被他们一群人笑过几回。

    皆是闹过了就算,谁也不会搁在心上。

    印象之中,程晋之很少见蒋慕渊生气,哪怕去年为了皇太后的生辰,蒋慕渊被人坑了在江南收了一只舌头不灵巧的鹦哥,为此叫人从皇太后宫中一路笑到了公候伯府的后院,他都一笑了之,丝毫不介意。

    程晋之没想到,今日这事儿竟然叫蒋慕渊动了火气。

    他下意识看向小王爷。

    小王爷亦是一脸好奇,道:“掀帷帽这事情确实不地道,不过这窄巷……”

    话只说了半截,意思也很清楚。

    今日机会难得,顾云锦身边没有轿夫,只两个小丫鬟,不会四处传扬出去,窄巷又不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哪怕是行这等厚颜之事,程晋之也不是坏心寻顾云锦麻烦。

    程晋之忙不迭点头,道:“我就是太好奇了。”

    蒋慕渊面色依旧淡淡的,就这么慢慢扫了两人一眼。

    程晋之轻咳了一声,隐隐觉得,自打蒋慕渊这趟回京起,他的性子就变了些。

    虽然还是嬉笑怒骂,可有时候会沉下来,面无表情,一如现在这样。

    “我认错,我下回再不做这种事了,”程晋之知道自己理亏,正儿八经的蒋慕渊生气也在情理之中,他道,“我如果再遇着她,我给她道歉。”

    如此恳切,再揪着不放,也说不过去。

    蒋慕渊叹道:“我道过歉了,说起来,你怎么知道她身份的?”

    “她从德隆典当行出来……”程晋之解释道,“她丫鬟说了青柳胡同、北三胡同,那医婆又叫她顾姑娘,这住处、姓氏都对上了,总不该是凑巧了。”

    蒋慕渊一怔,顺口接了句:“她去当铺做什么?”

    啪得一声,小王爷甩开了折扇,笑眯眯道:“想知道?问我呗。”

    蒋慕渊睨他,没接他的话。

    小王爷起了玩心,鱼儿不咬勾,他又重新下了饵:“不是想知道人家姑娘长什么模样吗?这事情交给我。长平一直闹着要宴客赏花,让她给徐侍郎府里下帖子,肯定周全又体面。”

    长平县主是永王妃娘家的姑娘,最是喜爱热闹,一年里少说也要借着各种由头设宴四五场。

    京中的书社、画社,城外的庄子,场地不拘一格。

    小王爷与友人相聚,偶尔会和长平县主的聚会碰到一块,两厢见礼,打了照面,再各玩各的。

    若是在宴席上,的确是小王爷口中的“周全又体面”。

    程晋之以为这主意不错。

    小王爷颔首,与蒋慕渊道:“顾姑娘是不是让人过目不忘,见过了就知道了,你说她喜欢素香楼的点心,我让长平多备点,也好看看你说得准不准。”

    这一招将军够直接的,蒋慕渊没跟他分辩,道:“准又何如?不准又如何?”

    小王爷顺着这话思量着筹码,程晋之却打岔了:“前回小王爷分明说的是谁信谁傻。”

    台子被拆了,蒋慕渊朗声笑了,小王爷生了一个短暂的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待笑完了,小王爷收起了折扇,道:“我认输,我让人去问问她去典当行做什么。”

    顾家小院外,顾云锦驻足看了眼胡同深处停着的几辆马车。

    沈嬷嬷出来迎她,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道:“是有人搬到了里头那院子。”

    北三胡同的住户多是外乡商客,有一住好些年的,也有新来的。

    顾云锦问道:“也是商贾?”

    沈嬷嬷笑着道:“是四五天前搬来的,说是南方人,这几日一直在搬东西。”

    说话间,那院子里出来个妇人,抬头见顾云锦打量马车,她含笑点头算作招呼。

    顾云锦回了一礼。

    那妇人跟身边的婆子说了两句,走过来,道:“姑娘安好。我是刚搬来的,这几天动静大,给左右邻居添麻烦了。原想着安顿好了再拜访,今日正巧遇见,先来打个招呼。”

    “夫人客气了。”顾云锦应道。

    吴氏出来,见了新邻居,请她入内一坐。

    妇人没有推托,跟着进了小院。

    “我那院子是刚买下的,那户主跟我说过,你们一院子都是女眷,我就想着要来拜访了,”妇人柔声道,“不瞒你们说,我那院子里也没个当家的,就我带着丫鬟婆子住。”

    妇人自称婆家姓贾,她入京是来治病的。

    “旧疾了,常年吃药,也没多少起色,”贾妇人摇头道,“去年儿子大婚,我操持下来,越发觉得身子遭不住,想着过一两年女儿也要嫁,下定决心要调养调养,干脆把家里事情都丢给儿媳,自个儿进京来了。

    请的是退下来的太医,前几年也是运气,他遇了些麻烦,是我们老爷帮了把,他念着旧情,答应替我看诊。

    只是这病情不是一两副药的事儿,就干脆住下了。”

    吴氏爽利人,两家既是邻居,又同时女眷独自过活,不由生了几分亲切。

    徐氏听见院子里动静,撩了帘子出来,见了陌生人,一时不明对方身份,只浅浅笑了笑。

    吴氏与她介绍了一番。

    贾妇人打量着徐氏,犹豫着道:“别介意我说话直,你的身体也不好吧?下回也让太医瞧瞧?”

    话语之中的关切不见虚假,徐氏没有拂了对方面子,推辞几句,就应下了。

    顾云锦站在一旁,悄悄观察贾妇人,直到吴氏送了贾妇人离开,她都没有收回视线。

    从前她不爱到北三胡同里来,自然也不清楚徐家小院边上有没有搬来过这么一个邻居。

    她只是想着,那贾妇人很是热情,热情得让顾云锦觉得,不用一月半月,两家就要成莫逆之交了。

    不过,贾妇人五官亲和,她的热情也不叫人反感,反而很是亲切。

    尤其是对方提及的太医……

    顾云锦看向徐氏,徐氏的病情算不得厉害,就是拖久长久,以前换了那么多大夫都没有起色,若能有经验丰富的太医调理,往后就不用受那么多罪了。

    顾云锦不想让徐氏再受罪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