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三章 春雷

威武不能娶 第四十三章 春雷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低着头,抬手摆弄着帷帽。

    接连碰壁之后,她突然发现,之前是她想简单了。

    当铺做生意有他们的规矩,客人拿了东西来典当,无论是不是死当,铺子里都不会轻易透露给其他人。

    真是死当了,将来往外头卖,寻常也不会提及原主身份,除非那东西有来头,作为谈资和噱头,给货色加价的。

    这几家当铺都是京中数得上号的,背后多有权贵,做事得体就好,不会做坏自家口碑的事情。

    顾云锦照着从前的想法,认为当初念夏能打听出来,现在一样可以,可她却是忘了,彼时石瑛和杨昔豫那相好大打出手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又牵扯了宅子到底是谁出的钱、侍郎府老太太教人无方让丫鬟监守自盗还是体恤身边人送了不少好东西,这些茶余饭后的热闹足足在京中传了小一个月。

    真真可以算得上满街都是看戏的了。

    那时候的顾云锦也不仅仅是顾云锦,她是杨昔豫的嫡妻。

    杨家关心银子来路,她让人查也无可厚非,大小有几家铺子行了方便,给了念夏些信息。

    而现在,京中还未上演那场闹剧,顾云锦只是个未出阁的小泵娘,她出入铺子戴着帷帽,连真实的身份都不能跟朝奉、司理讲,人家自然就不肯开口了。

    顾云锦咬着下唇,眼前分明看到了石瑛的小辫子在甩动,她却没法抓,不能连根拔起来,这感觉可真不好。

    尤其是她眼下掌握的信息不够多。

    她还不清楚那只点翠的簪子到底在哪家铺子里,又是哪位朝奉掌眼收下的,若能确定了,她哪怕是设计拉拢也算条路子不是?

    真的无计可施了,顾云锦还能跟杨氏做个买卖。

    杨氏和闵老太太这对婆媳不交心,能断了石瑛这条臂膀,让老太太吃哑巴亏还不能寻自个儿麻烦,杨氏指不定比她还积极呢。

    不过,那是退路里的退路,顾云锦轻易不想要杨氏这位同盟。

    请神容易送神难,杨氏这会儿不防备她,她掀自己的老底,就太亏了。

    一时没有进展,顾云锦也不想病急乱投医,便先回了北三胡同,反正她折元宝要好几日,之后要留在小院里住上几天,等祭祀了清明后再回侍郎府。

    没在闵老太太和杨氏的眼皮子底下,她出入总归方便些。

    傍晚时,顾云锦回侍郎府了,吴氏怕天黑了不好走,就没有留饭。

    不疾不徐走到青柳胡同口,顾云锦顿住脚步,低声与两个丫鬟道:“今日事情,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说。”

    念夏向来是顾云锦说什么就听什么,抚冬以为她说的是去当铺的事儿,刚要点头,看着顾云锦的帷帽,一下子就悟了。

    最不能说的是窄巷里的事情吧。

    掀帷帽不是好听的,甭管有没有掀开,也别管对方是地痞无赖还是程晋之、蒋慕渊这种世家子弟,流言可不讲道理,三人成虎,抚冬是懂的。

    顾云锦见她们两人机灵,就放下了心。

    入了府,顾云锦刚进二门,就被杨氏交代的人请到了清雨堂。

    屋里刚摆桌,杨氏唤人打水来给顾云锦擦手,一脸关切道:“大姑姐挑好东西了吗?”

    顾云锦擦干了手,指尖挑了点香膏,道:“我们太太大哭了一场。”

    一听这话,杨氏的眼皮子跳了跳,偏偏此刻徐砚从外头进来,似是听见了顾云锦说的话,让她半边脑门子都胀了。

    “大姐怎么哭了?”徐砚道。

    顾云锦唤了声“舅舅”,叹息一声,道:“她说,她只想着争取一回,能不能成,心里也没底,没想到老太太答应了。

    不仅是北三胡同里,连侍郎府都要大办,她从前都没敢痴心妄想过,毕竟从她记事起,每回祭祖,石氏老太太的都冷清。

    她没嫁人时,还有她给她亲娘的牌位磕头,等她嫁了,连个磕头的人都没了。”

    这一番话,顾云锦不算诓徐砚和杨氏的,徐氏虽未仔细说,但只言片语是漏出来过的,从前顾云锦也听沈嬷嬷和翠竹提起过,彼时她心里有疙瘩,听了这些没想徐氏可不可怜,只觉得“继母这个身份就是这么可恶”。

    徐砚却被顾云锦说得羞愧不已,咳嗽几声掩饰尴尬。

    他念过很多书,懂很多规矩礼数,平心而论,徐砚知道闵老太太做的事情并不对。

    可他也不是那等一板一眼的迂腐之人,他明知是错的,却不会为了早早亡故的石氏去和闵老太太起冲突,闵老太太毕竟是他的亲娘,连徐老太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他才不去扎母亲的心。

    只是,粉饰太平是一码事儿,被顾云锦直截了当地摊开来说了又是另一码事儿。

    他不能信口雌黄为闵老太太开脱,但被晚辈堵得无言以对,徐砚还是伤颜面的。

    顾云锦看在眼中,见好就收,转头与杨氏道:“太太精神不大好,还没定下挑什么东西送过去,说是要再等两日,让她琢磨琢磨明白。”

    杨氏颔首:“还有几天呢,不着急的。”

    顾云锦道了谢,又问徐砚:“舅舅,王大人那儿有说什么吗?”

    提及王甫安,徐砚的眼底满是阴郁:“不提他。”

    顾云锦明白了,徐砚和王甫安是说崩了,徐令意和王琅的婚事十有**黄了,等消息传去轻风苑里,魏氏怕是冲过来撕了徐令婕的心都有了。

    和前世相比,抛开顾云锦自己不愿意和杨昔豫有瓜葛,连徐令意的前路都要改了。

    顾云锦深吸了一口气,这说明,她的人生,也会大不同了。

    翌日下午,顾云锦坐在石凳上折元宝,有人轻轻拍了院门,沈嬷嬷去看了,引着贾妇人来了。

    贾妇人手中提着食盒,笑道:“我那儿可算是收拾妥了,就备了些点心,给胡同里的邻居们都送了些,认个门。我初来京城,不知道哪家的东西好,只听说了素香楼的名号,也不晓得合不合你们口味。”

    吴氏笑了起来:“大娘客气了,不瞒你说,我这个小泵子是最最喜欢素香楼的。”

    贾妇人喜上眉梢。

    顾云锦接了食盒,乖巧道谢,起身走到井边的水桶边洗手,站起身掏出帕子,才发现贾妇人跟过来了。

    贾妇人依旧笑眯眯的:“姑娘想打听的东西就在德隆典当行。”

    轻飘飘的一句话,顾云锦却觉得跟春雷一般响亮。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