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十九章 砸鞋

威武不能娶 第四十九章 砸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心神不宁,反手扣住彼云锦的手,才堪堪稳住情绪。

    这事儿不能这么结了,绝对不能如此。

    “当票呢?”杨氏颤着声问顾云锦,“当票让我瞧瞧。”

    顾云锦一副关切模样,道:“大舅娘,当票是我问德隆借来的,之后要一模一样还回去,您可别手一抖给弄坏了。我好说歹说,人家才肯借的,我就是拿回来跟石瑛的手印比一比。”

    石瑛两个字,顾云锦说得重了两分,落在杨氏耳朵里,一时间茅塞顿开。

    是了!

    并非是闵老太太让身边丫鬟当了原配的嫁妆,而是该死的石瑛监守自盗,偷拿了东西出去的。

    必须是这样,一定要是这样!

    宁可让外头说侍郎府不会管教丫鬟,说闵老太太看不住身边人,叫人笑话他们徐家被底下人搬了库房,也断断不能是填房卖原配的东西。

    前者是惹人笑话,后者是被戳着脊背指指点点,两害相较取其轻,杨家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年纪轻轻的徐砚扶到侍郎的位子上,绝对不能损在这儿。

    “比手印而已,我又不撕不揉的,一定完璧归赵。”杨氏打定了主意,道。

    闵老太太气得要命,她根本没当过石氏的嫁妆,被顾云锦诬陷一通不算,还指桑骂槐地暗示她会撕了当票,她哼道:“当铺有当铺的规矩,德隆是大铺子,京里数得上号的,你一个普通姑娘家,怎么能把留档的当票拿回来?你诓谁呢?”

    顾云锦从荷包里取出当票,递给杨氏:“诓没诓,我都拿回来了。”

    杨氏捏在手里一瞧,眼神锐利,铺号红印清清楚楚,就是德隆的,绝非作假。

    虽然杨氏也好奇顾云锦如何能说通德隆,但她此刻没那个闲心去问,只朝着闵老太太点点头:“老太太,是真的,不如先让石瑛来比一比。”

    “比什么!”闵老太太喝道,“我有没有让她去当过簪子,我难道不清楚吗?为了那几册子东西瞎编乱造,就算在府里养了四年,眼皮子还是一样浅。”

    杨氏气闷极了,要不是做媳妇的不好直接顶撞婆婆,她都想一嘴回过去了。

    就闵老太太这样的,还嫌弃别人眼皮子浅?

    就算顾云锦揪着死物不放,也是在给自个儿、给顾云齐谋划,东西进了北三胡同,往后都是顾家兄妹的了。

    老太太那眼皮子深的,反倒是要坑了儿子的官运前程。

    若是深浅就是这么分的,杨氏宁可做个眼皮子浅的,有什么好处先捞了,也别拖人后腿。

    可是,这些话她一个字都说不得。

    杨氏闷得心肝疼,这一瞬她特别懂徐令婕的口无遮拦,要忍下这一肚子话,委实强人所难。

    忽然间,袖口中的帕子被抽走了,杨氏一愣,顺着看去,就见顾云锦把那帕子摊在了桌上。

    “云锦……”杨氏疑惑。

    顾云锦没理会,只蹲下身,从地上拾起了一块碎瓷片,三两步到了石瑛跟前,一把抓起对方的右手拇指,拿瓷片重重一划。

    动作干净利索,血瞬间泌了出来。

    石瑛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顾云锦:“表、表姑娘……”

    顾云锦似笑非笑看着她,道:“那天寻不到东西,你三言两语圆过去的时候,是不是很得意?

    你一定想着,没凭没据的谁也拿捏不了你,府里见过石氏老太太簪子的人没几个了,东西进了德隆,人家讲规矩,不会传出来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就是得了这样的运气,亲眼见了簪子,拿到了当票。”

    石瑛的身子颤颤,指尖那么一道口子,血流得不多,可她就是觉得痛,沿着指节手臂一路痛到了心肝肺。

    顾云锦说得一点也没错,彼时有多暗自得意,现在石瑛就有多狼狈慌张。

    她以为顾云锦没实证,顾云锦拿出了当票。

    她以为有闵老太太护着,杨氏都不敢逼着她按手印,却没想,顾云锦二话不说直接划破了她的手指。

    石瑛哆哆嗦嗦想把手抽回去,顾云锦抓得死死的,两厢角力,也许是她心虚,她根本拽不过顾云锦。

    顾云锦把石瑛拖到了桌边,压着她的拇指在帕子上按下,留下清晰的印子,这才把石瑛推开。

    石瑛一个踉跄,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一下子没站稳,重重摔坐在地上,掌心扶地,正好按在一块瓷片上,痛得她惨叫出声。

    而顾云锦只淡淡扫了一眼,就把帕子和当票拿给杨氏比对。

    闵老太太想看却看不着,就只能端着,一腔火气冲顾云锦去:“你这又是什么道理?一个姑娘家,拿瓷片划丫鬟的手?明儿个我让人给你把匕首、再给你刀枪棍棒,好不好啊?”

    顾云锦弯着眼笑了:“您说我一个姑娘不该亲自动丫鬟,可石瑛姐姐毕竟是老太太您身边,我多少也要顾忌着些脸面不是?

    我手劲儿小,划一下也就这么个口子,我要让念夏来,这一瓷片下去,石瑛姐姐的拇指说不定都断了。

    二姐姐屋里那刁奴杜嬷嬷,现在走路还不利索呢。

    您要是看不上我这么小心翼翼,我把念夏叫进来?”

    “混账!”闵老太太气得直拍几子,“牙尖嘴利,逞口舌威风,哪个教的?”

    顾云锦讶异道:“将门都是挥拳头的,读书人才舌战,我在府里念了四年的书,勉强入门,要是不能逞口舌威风,那我下回还是挥拳头吧。”

    越说越不像话,闵老太太再也耐不住,几子上没有顺手的东西了,她撑着罗汉床弯下腰去,从地上拿起一只鞋子来,迎面朝顾云锦砸去。

    顾云锦看得清楚,侧身躲开,那鞋子便砸中了桌子的花瓶,晃荡一声,瓶子哐当落地,碎得七零八落。

    杨氏余光瞥见鞋子飞过去,几乎要喷出血来。

    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婆母!

    她能忍婆母出身、学识、手段、人脉,但她受不了闵老太太的因小失大、眼界浅薄。

    砸鞋子这等行径,满京城的,哪户官家老太太能做得出来?

    死死咬着后槽牙,杨氏盯着那猩红的血印子,道:“是同一个印子,石瑛,你从实交代,你是怎么监守自盗、这些年到底拿了府里多少东西,如实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