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八章 如出一辙

威武不能娶 第五十八章 如出一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徐令婕憋着气,眼睛里冒着火,死死盯着石瑛。

    “偏偏就是在这个当口上,不然哪里轮得到她小人得志!”徐令婕牙痒痒的。

    石瑛是家生子,犯了偷盗的错处,打一顿都是轻的,只要不闹出人命,衙门里都不会管。

    可眼下徐家正是要名声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徐砚又要被参一本了。

    杨氏投鼠忌器,连处罚都用不上劲儿。

    别说杨氏憋屈,徐令婕也替她母亲糟心。

    “就没有别的法子了?能不能换个由头处置她?”徐令婕喃喃,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问顾云锦。

    顾云锦就琢磨玉扳指,突然听了这么两句,脑海里闪过一些念头,只是太过零碎,一时之间没有品清楚。

    庑廊下的杨氏也在思忖着,她的余光瞥见了月洞门下的徐令婕和顾云锦,心头重重一沉。

    她不愿意就此放过石瑛。

    即便是从严处置了,在风口浪尖上,闵老太太还能为了个丫鬟跟她闹翻天不成?

    就算老太太要闹,还有徐老太爷和徐砚、徐驰两兄弟呢。

    老太太可不会冲着丈夫、儿子大呼小叫。

    况且,杨氏也想杀鸡儆猴。

    她想告诉顾云锦,若是自以为有筹码就可以为所欲为,自作聪明过了头,是要吃苦头的。

    眼下顾云锦还算聪明,晓得见好就收,但万一她见石瑛步步紧逼还全身而退得手,天知道会不会又生出什么心思来。

    毕竟,石瑛是个小喽啰,顾云锦才是真正轻不得重不得的那一个。

    可不能让石瑛给顾云锦开窍了。

    杨氏眯了眯眼睛,拇指指腹碾过手中的戒指,道:“不肯说,那府里就慢慢查吧。邵嬷嬷,先把人关起来,什么时候查明白了什么时候放出来,多添几个人手,仙鹤堂里想要人,打起来都不能放!

    之前当东西得来的银子,去向弄弄清楚,该追的都追回来,石瑛嘴硬,就问她老子娘去。”

    一听要问家里人拿钱,石瑛眼底的得意还未来得及散尽,就露出几分愣怔来。

    再想到杨氏要扣着她的人,石瑛不由叫道:“不是放出府去吗?”

    “你急什么?急着嫁人?”邵嬷嬷讥讽地啐了一口,“连亲都没定下,心急火燎的多难看啊。老太太不是让太太帮你相看相看吗?我倒是有个好人选。”

    邵嬷嬷转身看向杨氏,道:“太太就是心善,舍不得下狠手,要奴婢说,这么个死不悔改的东西,跟她客气什么?李子庄上好些庄户缺媳妇呢,随便挑一个都是粗胳膊粗腰的,敢不听话,自有男人打死她!”

    石瑛瞪大了眼睛:“送去庄子上?”

    她隐隐有些慌了,本以为有闵老太太撑腰,杨氏不敢做过分了,这会儿听邵嬷嬷一说,她真怕杨氏不管不顾豁出去。

    刚刚杨氏都说了“打起来都不能放”,恐怕真的不会在意闵老太太的意思。

    李子庄离京城有半个月的路途,是徐家的庄子,哪怕石瑛在里头把府里事情胡乱说道,也远远传不到京城。

    杨氏很满意邵嬷嬷说的这番话,微微颔首道:“妈妈提醒我了,总归是嫁人,配庄户也没什么不好,正好磨一磨她这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毛病。”

    说完,杨氏的目光斜斜睨了顾云锦一眼,意在提醒。

    顾云锦紧抿着唇,收在袖口里的手攥得紧紧的。

    不听话,又挡了路,转头送去庄子上,这个主意真是太简单利索有效了。

    杨氏不愧是姓杨的,邵嬷嬷也不愧是杨家挑出来的,这思路和杨家人如出一辙。

    顾云锦在岭北的庄子里病笔,石瑛若被送去李子庄,结局可想而知。

    这么一想,顾云锦就觉得杨氏对她的警告索然无味,掺杂着之前的几分讨好,真真是齁得厉害。

    石瑛被带出去了。

    徐令婕没在忍耐,几步到了杨氏跟前:“母亲就该如此!反正祖母顾不上她了。”

    杨氏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顾云锦,见小丫头神色郁郁,似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这让杨氏有了几分笑意:“伺候了老太太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我总念着她过去的那些好,没舍得下狠手。她若晓事些,我也不想做得太绝了。”

    顾云锦没忍住,轻哼了声。

    这是什么意思?

    先敲打一顿,在给个甜枣?

    呵,她想的没错,杨氏一旦冷静思考了,她威胁杨氏的那些由头,就有机可乘了。

    杨氏要歇息会儿,顾云锦没心思和徐令婕打马虎眼,便先回了兰苑。

    下午时,王琅另订下了金家千金的事儿终是传到了魏氏耳朵里,听说她急匆匆就赶到清雨堂里和杨氏哭了一场。

    顾云锦听念夏说了,没特特上心,她一门心思琢磨,杨氏下不下狠手,她不晓得,但她必须下狠手,不然只有被杨氏烦的份。

    徐令婕说的话还在耳边。

    “别的法子?换个由头?”顾云锦嚼着这两个词,沉心许久,终是把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给补全了。

    从前,她在杨昔豫手上见过一只玉扳指。

    那玉扳指平平无奇,用料只是中上,算不得上等货色。

    顾云锦和杨昔豫离心,压根不管他吃什么用什么,是徐令婕来杨家看她时说“表兄怎么不用个好的,这扳指带出去都不够凑门面的”。

    当着徐令婕的面,顾云锦没说什么,等送了客,转头和念夏嘀咕“不晓得是哪个相好送的”。

    念夏晓得顾云锦没往心里去,便不安慰什么。

    她们主仆不在意,偏生有人要生事。

    妯娌不晓得从哪儿得知了徐令婕说的这一茬,打听了一番告诉顾云锦,杨昔豫早就有这么一枚玉扳指了,只是他很少戴而已,最初见的那一回是在他侄儿的满月宴上,因着东西太普通,他母亲还说道了几句,怕戴出来给客人笑话。

    杨昔豫顾左右而言他,没有说玉扳指的来历。

    顾云锦猜,那来历怕是见不得光。

    算算日子,满月宴已过,杨昔豫已经有那玉扳指了。

    依顾云锦的眼光,那玉扳指不会是石氏老太太的东西,老太太那一屋子陪嫁,她都仔细看过,用料都是上好的,不至于有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但,管他呢,府里谁都说不上石氏老太太留下来的没有特色的玉扳指到底长什么样。

    她往石瑛身上推,杨昔豫有本事就把真实来历交代出来,反正无论是哪儿来的,只要杨昔豫难以交代就行了。

    张嘴讲故事,就看谁编的像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