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二章 投诚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二章 投诚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石瑛家里的状况,顾云锦知道个七七八八。

    倒不是她爱打听一个丫鬟的事儿,实在是从前那小院子曝光时,真真假假的消息都一股脑儿地传到了她跟前。

    石瑛是家生子,不说老子娘,连她爷爷都是徐家的老仆,从徐家还在小镇里当商贾时就是家里的仆从了,等徐砚高中入京,一些老仆也跟着进了京城。

    待这些老人,徐老太爷向来看重,但闵老太太那儿,其实不太看重他们。

    尤其是以前见过石氏老太太的那些老仆,闵老太太越发不爱用。

    石瑛的爷爷是在闵老太太进门后才到徐家做活的,不在老太太排斥的范围里,而石瑛又是个机灵的,这才在老太太身边站稳了脚跟,深受信赖。

    按说这样的家生子,即便生活不富裕,但也绝不至于拮据,可偏偏,石瑛家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石瑛那两兄弟,太费银子了。

    那小院子是由石瑛买下的,这事儿刚传开,石瑛的老子娘就闹上了门,一哭二闹三上吊地骂石瑛没有良心,只顾着自己,从未想过老父老母和兄弟,逼着石瑛放他们进院子里住下。

    一家人那点的好事坏事,全叫石瑛老娘那张嘴嚷嚷得人尽皆知。

    杨家里头,几个妯娌要看顾云锦笑话,巴巴着来传话。

    顾云锦再不耐烦,也还是听了,虽说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但多少还是记得一些。

    石瑛的兄弟们游手好闲不说,还整日里在赌场里厮混,欠了一**债。

    依石瑛老娘陈平家的的说法,家里拼拼凑凑的一直在还银子。

    原本赌场里还让他们拖着,陈家就这么些银钱,逼死了闹出人命,还不如每个月拿点利钱。

    可等石瑛有钱的消息传出去了,债主自然就不干了,压着她弟弟陈申来要债。

    那一场闹得人仰马翻,最后陈申被砍了一只手,石瑛都没松口给过银子,陈平家的当场昏过去,醒来后就想撞死在小院大门上。

    闹到最后,是杨昔豫给衙门里塞了些银子,才平息了的。

    杨氏得了信,气得要命,回到杨家揪着杨昔豫大骂了一通,说“她都不管她弟弟死活,你费心费力做什么”,骂了杨昔豫还不够,转头又把顾云锦损了一通。

    回忆起那些,顾云锦按了按眉心。

    从前能目睹亲弟弟被砍手而面不改色的石瑛,这辈子能为了兄弟去监守自盗?

    顾云锦一个字都不信她。

    不过,石瑛是个只进不出的,无论是交出来给杨氏,还是传到陈家耳朵里被收回去,她肯定都不愿意。

    眼下,哭哭啼啼地来跟杨氏投诚……

    顾云锦支着腮帮子想了想,终是明白了。

    眼瞅着府里要发这个月的月俸了,陈平家的肯定会来要钱,到时候消息就瞒不住了。

    石瑛只能先下手为强,务必让杨氏信了她的说辞。

    赌场那儿,人家说没拿过银钱,石瑛还能反咬对方收了钱不认账。

    至于人家不依,要找到陈家去闹,那也不关石瑛的事儿了。

    偌大的京城,等她真从府里出去了,手里有银子,还怕让人轻易找出来吗?

    顾云锦上上下下打量石瑛,暗想她这只金蝉修炼脱壳之计还真炼得不错。

    退一步说,即便哪天真被人寻出了落脚处,不还有杨昔豫那冤大头吗?

    这么一想,顾云锦忍不住弯了弯唇角,目光在杨氏和石瑛之间来回转了转。

    杨氏沉着脸没有说话,却被石瑛哭得心烦意乱。

    她也有几个兄弟,若是自家兄弟有难,杨氏不会袖手旁观,她会竭尽全力去帮助,娘家是她的立身之本,她在婆家能挺直了腰杆,连闵老太太都不敢真的得罪她、拿捏她,靠得就是娘家的强势。

    石瑛一个小丫鬟,摊上两个无底洞,到底能力有限,这才走上了歪路……

    顾云锦见杨氏不说话,隐约能猜到对方的想法,她柔声道:“舅娘,她说的是真是假呀?府里对底下人素来管教严厉,老太爷是最厌恶赌的,陈家也是老仆了,怎么还会让儿子去赌场里?”

    杨氏的眼底闪过厉光。

    侍郎府不许下仆赌博,这是规矩,但真有些小打小闹的,也没仔细管过。

    不是杨氏不想管,而是吃力不讨好。

    尤其是老仆们,徐老太爷护着呢,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杨氏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不成了,她要管管了。

    杨氏深深看了顾云锦一眼:“说得不错,我要仔细问问这事儿。”

    一来,敲打敲打老仆们,让他们知道,这侍郎府总归是徐砚的府邸,仗着进府早,拎不清好赖,那就收拾铺盖滚吧。

    二来,也是防范未然,徐家真有家仆因为欠赌债被打死了,那徐砚的脸面往哪儿搁?治家不严,光这一条,又要被参本了。

    石瑛闻言,暗暗瞪顾云锦,这个表姑娘,老是把风往歪处吹。

    “太太,”石瑛抹着眼泪,道,“奴婢知道不能沾赌,可奴婢在府里做事,兄弟在做什么,实在管不上呀,等奴婢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的债了,奴婢除了想法子凑钱,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石瑛越哭越伤心,想到如今进退困难的局面,当真是悲从中来。

    今日顾云锦在这儿,石瑛早歇了抹黑对方的念头,只想把自己说得可怜些,让杨氏别真的把她送去庄子上,也别逼她掏出银子来。

    “太太问银子和玉扳指……”石瑛哭着道,“几样东西就了五六十两,对奴婢来说是大钱,但对那两个天煞的兄弟来说,还不够给他们还债的。

    簪子、镯子都是女人家用的东西,奴婢就当了换银子,那玉扳指能给男人用,奴婢就给那债主了,人家看扳指不错,才容奴婢慢慢筹银子,所以太太才没在各家当铺里寻见那扳指。”

    听到这儿,顾云锦心里有底了。

    那玉扳指铁定是送人了。

    虽不能断言一定是给了杨昔豫,但拿着的人也铁定是石瑛不能说出来的。

    反正,顾云锦是要编故事,要栽赃,都说不出来,那最好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