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丢人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三章 丢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让人把石瑛带了下去,继续看管起来。

    徐令婕从仙鹤堂回来,一进来就道:“母亲还留着那石瑛做什么,那等刁奴,直接送去庄子上,她爱说不说!”

    杨氏清了清嗓子,道:“话不能这么说,单单只是银子,那损了也就损了,可还有一只玉扳指呢,那是你姑母的亲娘留下来的东西,哪能不弄清楚下落?随随便便打发了,我怎么跟你姑母交代?”

    杨氏说的真心实意,顾云锦抿着唇笑了笑,这话就是说给她听的,不管能不能找到玉扳指,杨氏的姿态要摆足。

    “舅娘这般有心,我们太太一定很高兴的。”顾云锦顺着说了句。

    杨氏对此满意,拉着徐令婕坐下,教导起了女儿:“你也是,做事不能只看一面,由着性子打了骂了罚了,解气是解气,但有什么用呀?”

    徐令婕向来听杨氏的,闻言点头。

    顾云锦笑意更浓了。

    这几句话也是说给她听的。

    毕竟,她就是那个由着性子打了骂了罚了解气了拉倒的人,杜嬷嬷今早上才刚瘸着腿白着脸开始干活呢。

    顾云锦眯着眼看那母女两人亲切说话,心里掂量着。

    杨氏不快刀乱麻处置石瑛,给徐氏交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要紧的,应当是要杀鸡儆猴,靠石瑛和陈家来敲打府里的老仆。

    要动老仆们,就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前后都要妥当些,才不会授人话柄。

    石瑛所言是真是假,杨氏必须要问明白的。

    翌日下午,顾云锦刚歇了午觉,轻风苑里就来人请她。

    前回她答应过徐令意,得了空会经常过去,人家特特来请了,她也不好拒绝。

    徐令意在魏氏屋里练字,顾云锦撩了帘子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清新墨香。

    “来了?”徐令意笑盈盈地,“帮我看看这字如何?”

    顾云锦给魏氏见了礼,道:“姐姐这是埋汰我呢,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字写得不好。”

    “你只是练得不够多,又不是看不懂好赖,”徐令意笑容不减,“你要愿意就来跟我一道练。”

    顾云锦嘴上应了,不住打量徐令意。

    与王琅的婚事是彻底告吹了,可徐令意的脸上没有半点沉闷和低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反倒是魏氏,虽然含笑,但眉宇间多少有些愁思。

    魏氏道:“我看这幅字挺好的,令意你收好,回头裱起来。”

    “我就算胡乱写一通,母亲都说是好的,”徐令意笑道,“我先收回屋里去,云锦等我会儿。”

    说完,徐令意收拾了东西,出了屋子往跨院去了。

    魏氏见她走远,脸上郁郁再不隐藏,道:“云锦,舅娘有事儿跟你商量。

    令意这次不顺,她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但到底是真没搁在心上,还是没跟我说,我也吃不准她。

    这种事儿吧,我虽是当娘的,但其实还没你们做姐妹的好说,你能不能多来看看令意,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魏氏说得恳切,顾云锦想了想,答应了。

    徐令意很快就回来了,话题又转去了别处。

    才说了一小会儿,张嬷嬷快步进来,张口想说什么,见顾云锦在,又顿住了。

    魏氏怕顾云锦多想,忙道:“有话就说,云锦又不是外人。”

    张嬷嬷道:“陈平两口子进府来,在清雨堂里吵起来了。”

    此话一出,几人皆是诧异。

    陈平两口子就是石瑛的爹娘,这是胆儿肥了,敢去杨氏跟前吵吵嚷嚷的了?

    张嬷嬷说了来龙去脉:“石瑛的两兄弟欠了银子,人家讨上门来了,陈平两口子来寻石瑛,才知道石瑛没在老太太身边做事了,给的说法就是前回大太太定的,石瑛年纪大了该说亲放出府了。

    陈平两口子要见人,就被叫去了清雨堂,大太太提了石瑛过去,就……”

    顾云锦听明白了,眨了眨眼睛,想,这还真是赶巧了,杨氏想弄明白的事儿,当场对峙起来,就热闹了。

    清雨堂里的场面比顾云锦想得还要热闹。

    杨氏自然不会亲自去听石瑛和她爹娘的大戏,闭着窗户养神,只让邵嬷嬷盯着。

    石瑛咬死给过银子了,陈平说的却说,若真收了银子,人家又怎么会上门来讨。

    邵嬷嬷被陈平家的嗷嗷叫得脑壳痛,呵斥了几句,稳住了局面。

    这里暂且消停了会儿,外头却等不及了。

    门房上急匆匆来禀,说是赌坊的闹得厉害,把衙役引来了。

    邵嬷嬷的脸霎时间就白了。

    陈家住的那条小街离青柳胡同不远,左右除了侍郎府的下人,还有不少同住青柳胡同的官宦家的仆从。

    赌坊闹上门,原本就不光彩,连衙役都来了,那真是传去衙门里了。

    丢人!真真是丢人!

    魏氏也觉得丢死人,她下意识看向徐令意,只觉得女儿前路越发崎岖,心里冰冰凉的。

    “那现在怎么办的呀?”魏氏急道。

    张嬷嬷道:“大太太让邵嬷嬷和画梅带着银子去了,说是让衙门做个见证,欠了多少一次性就给了断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徐家不赖银子,但下仆做错了事儿,府里自己处置。”

    顾云锦听罢,暗暗颔首,杨氏这个应对已然是眼下最好的了。

    不过,事后虽能借此处置石瑛和陈平一家,来敲打老仆,但闹到衙门都知道,杨氏肯定是不愿意的。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等顾云锦回到兰苑,才刚刚坐下,画竹就来了。

    “表姑娘,”画竹垂着手,道,“那赌坊的说没拿过玉扳指,太太说,不管如何,定会从石瑛那儿问个准话,请您莫要急。”

    顾云锦并不意外,她一早就晓得石瑛是胡说的,要真的给了赌坊,她还怎么把祸水往杨昔豫身上引?

    “舅娘罚了石瑛没有?”顾云锦问道。

    画竹解释道:“太太说,再饿她两天,总有开口的时候。明日太太要出门看料子,让二姑娘和表姑娘一道去,也裁几身新衣裳。”

    顾云锦瞥了梳妆台一眼,刚送了镯子,又要裁新衣了?

    既然杨氏想掏钱,顾云锦也不给她省着,道:“大姐姐不一道去吗?”

    画竹是个机灵的,当即道:“奴婢来兰苑问表姑娘,画梅去轻风苑了,奴婢也不晓得她请没请到大姑娘。”

    “要去就一道去呗。”顾云锦道。

    画竹连连称是。

    等回了清雨堂,画竹就与杨氏提了。

    杨氏眼睛一亮,忙打发画梅去知会徐令意,又转头与画竹道:“应对得不错,是该如此,都一道去吧。”

    她是带人出去展示一家姑娘们的和睦的,齐齐整整的,正好。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