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五章 做好事不留名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五章 做好事不留名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在一众兄弟姐妹之中,徐令澜年纪最小,他兴致勃勃与杨昔豫说话,突然叫人横插了一嘴,不由顺着声音望过去。

    问话的亦是个官家公子,在书社里常有遇见,虽是疑问,神色却坦荡,徐令澜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一回答,四周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有轻有重,有人善意,也有人不怀好意。

    “容貌出众?有多出众?”

    徐令澜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知道自家表姐是怎么出名的,满京城都传她落雁之姿,又传徐家姐妹不合,想到那些传言给侍郎府带来的麻烦,徐令澜很是不快。

    “与你何干?”徐令澜哼了一声。

    “莫非传言夸大?”问话的依旧是那不友善的声音。

    徐令澜不喜欢说假话,沉声道:“我表姐是好看,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少打听!”

    那人的笑容越发邪气,几个相熟的凑在一块,言语之中不返冒犯之处。

    徐令峥和魏游一道过来,听见那些言辞,不禁也冷了脸。

    杨氏和徐令婕做了什么,又在打什么主意,徐令峥一清二楚。

    把顾云锦和杨昔豫凑作堆,徐令峥并不反对,但他极其烦旁人拿徐家说事,这几个唯恐天下不乱、语气里满满都是戏弄的家伙,由着他们往下说,还不晓得要添多少难听的话。

    徐令峥到杨昔豫边上,道:“就让他们这么胡说八道了?”

    杨昔豫背手站着,目光柔柔,道:“说她好看,哪儿说错了?本就是极好看的。唯心否认,叫她知道了,定不高兴。”

    这几句话说得温和,眼底笑意浓浓,掩不住的欢喜和纵容,落在其他人的眼睛里,全然一副有情模样。

    “与我何干?原是这个意思,”那公子嗤了声,“近水楼台先得月,妙妙妙!”

    杨昔豫没有再说什么,笑容不减。

    一时热闹,有人打趣,有人不屑,亦有人斜斜扫了杨昔豫一眼,那是面无表情的魏游。

    等别人笑够了,杨昔豫才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们别乱说,并非那般。”

    错过刚才的时机,他的语气又不坚决,看似解释,其实更添了一把火。

    此处动静,在雅间里的人浑然不知。

    若是知道了,杨氏定然会在心中给杨昔豫鼓掌,而顾云锦大抵会拿起大案上的砚台往对方脑门上砸。

    可这些话还是让其他人听见了。

    学子们在园子的凉亭写词,不远处的二层花厅,窗户大开。

    自华书社的阮老先生端坐在棋盘前,对手迟迟没有落子,他道:“小鲍爷,该你了。”

    蒋慕渊执黑,骨节分明的手指翻着棋子,没有急着落子,视线落在天元上,若有所思。

    半晌,棋子脆声落下,蒋慕渊道:“虽说是表兄妹,那般说一个姑娘,不妥当。”

    阮老先生也听见了那些动静,颔首道:“不是坦荡之举。”

    蒋慕渊敛眉。

    杨昔豫刚才的做法,岂止不坦荡,反而下作得很。

    阮老先生的儿子阮柏给两人添了热茶,道:“杨公子的文采不错,为人又温和有礼,在书社里的人缘一直不错,他说的许是真的。”

    阮柏自幼跟着父亲读书,一样不爱官场,只喜欢与文人墨客往来,对杨昔豫亦是惜才。

    居于闺阁的姑娘,情窦初开,眼前有一个容貌才华皆出众的表兄,动了芳心,也是极寻常的事情。

    才子美人、青梅竹马,倒不失为佳话。

    阮老先生饮茶,没有评说真假,只问道:“徐夫人在雅间?我记得徐大姑娘的字写得不错,前些日子得的孤本,你拓印一份给她。”

    老先生虽不再开班授课,但素爱分享,从不藏私。

    这也是自华书社这么多年能引无数学子来切磋、会友的原因。

    阮柏应了,起身出去准备。

    棋盘之上,只几手工夫,原本平静的对局突起风波,阮老先生一时之间寻不到突破之处,沉思良久,终是放下棋子,道:“小鲍爷,我还要再想想。”

    蒋慕渊笑着把指尖的棋子扔回棋篓里,道:“那我们明日再下。”

    封盘等一日,在两人的对局之中并非稀罕事,阮老先生叫停得多,偶尔蒋慕渊也会如此。

    阮老先生的心思还在棋局之中,并未打算起身。

    蒋慕渊出来,一眼看见廊下站着的小厮听风。

    听风似是在思考些什么,时而拧眉时而叹气,眼神一个劲儿往蒋慕渊身上飘,见自家爷正盯着他,听风一个激灵,收敛了神色,恭谨叫了声“小鲍爷”。

    “在琢磨什么?”蒋慕渊随口问了句。

    听风纠结着,挠了挠鼻尖,大着胆子道:“奴才在琢磨顾姑娘的事儿。”

    蒋慕渊顿足睨他。

    前回窄巷里的事儿,听风听寒雷提过,贾妇人让寻的几样东西,也是听风去各家当铺里打听的。

    要听风说,小鲍爷是帮了顾姑娘好几回了。

    阮柏刚才说的那几句,听风嗤之以鼻。

    文采出众?温和有礼?人缘不错?

    顾姑娘是见过小鲍爷的,他们家小鲍爷往那一站,论模样、论身量、论有礼,只要眼睛没瞎,都知道孰胜孰负。

    那位顾姑娘,总不至于真的眼神不好吧?

    思及此处,听风突又想到了另一桩,请太医、寻东西,那都是贾妇人出面的,人家顾姑娘压根不知道背后是谁在帮忙。

    听风撇了撇嘴,凑上前去,道:“爷,做好事不留名,那怎么行呢?人家想领您的情,都无处领去。”

    蒋慕渊看听风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我要谁领情?小事而已,你就晓得我要去招惹人家了?”

    “那您暗戳戳帮她做什么?”听风心里对蒋慕渊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他伺候蒋慕渊多少年了,何时见他们小鲍爷对姑娘家这般关照了。

    蒋慕渊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头问听风:“知道雅间怎么走吗?”

    听风咧着嘴就笑。

    他就说嘛!

    “爷,徐夫人她们也在呢,您过去不合适吧?”听风一面笑,一面出主意,“前头不是作词嘛,您不如也作一首?让顾姑娘见识见识您的才学。”

    蒋慕渊在听风背上拍了一掌:“又瞎琢磨!是要你往雅间去,有事儿让你做。”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