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能屈能伸(求月票)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一章 能屈能伸(求月票)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倒抽了一口气。

    徐令婕凑过来,道:“母亲,上头说了什么?”

    杨氏捏着烫金的帖子,稳了稳心神:“平远侯府的长平县主五日后设赏花宴,请你们三姐妹一道去。”

    五日,也就五日而已。

    她必须在把顾云锦稳在侍郎府里五天。

    等那之后,顾云锦想回哪儿就回哪儿去,杨氏就不信了,等满京城都传徐氏体弱时,顾云锦还能说到什么好亲!

    转过头来,也就只有姻亲家里不嫌弃药罐子了。

    徐令婕一心都在帖子上,没留心杨氏铁青的面色,她指了指徐令意和顾云锦,又指了指自个儿:“县主请我们去?我又不认识她。”

    “县主下帖子是给你们体面!”杨氏一面让邵嬷嬷去打听县主给哪些人家下帖子,一面又嘱咐她们,“去的都是官家女,务必谨慎仔细,不要失了礼数分寸。”

    邵嬷嬷走到门边,刚掀了帘子,突又想起一桩,转过身来道:“太太,莫不是前回小鲍爷来了府中,外头都说咱们府里体面,县主下帖子就没有漏了咱们。”

    杨氏眼睛一亮,而后又暗了暗。

    体面?就因为那些流言,现在外头可没说徐侍郎府体面的。

    可撇开这个,县主下帖子还有其他理由吗?

    杨氏反复琢磨,还是没想出来,便点头道:“你说得在理。”

    顾云锦亦在思量。

    蒋慕渊与永王府小王爷走得极近,长平县主是小王爷的表妹,邵嬷嬷的说法不是说不通。

    只是,那三人都是矜贵出身,长平县主颇受永王妃喜欢,与人往来交际无需看哥哥们的脸色。

    顾云锦从前在京里时与她有过几面之缘,印象里,县主爽朗又大气,喜恶分明,她不像是会为了那么个理由就给不熟悉的徐家下帖子的。

    况且,顾云锦刚刚才问过蒋慕渊的,他明明白白说过跟杨昔豫并不熟悉,按说小王爷也会知情。

    这帖子来得稀奇,又不得不接。

    不过,接了也好,让医婆在市井里传些话,哪有她本人在贵女圈里指名道姓说得真切呢。

    吴氏在内室里想了许久,事关顾云锦的将来,杨氏又一副警告态度,她不如暂且虚与委蛇,与顾云锦商量了再定。

    谁知她刚走出来,就见外头的气氛都变了。

    吴氏给顾云锦递了个眼神。

    顾云锦浅笑,朝杨氏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吴氏看过去。

    吴氏一眼就瞧见了杨氏手上的帖子:“哪家来的帖子?舅娘要准备人情,我就不打搅了,和云锦先回去。”

    回兰苑还是回北三胡同,吴氏故意没说透。

    杨氏却真怕顾云锦抬脚就走了,忙伸手拉她坐下,道:“不着急,你也要去赴宴的,想好要穿什么戴什么了吗?”

    “新做的春衣还有呢,舅娘那天又给我们裁了新的,首饰嘛……”顾云锦眯着眼笑,“舅娘送我的镯子,我会戴的。”

    闻言,杨氏略松了一口气,道:“那些哪里够,舅娘再给你们备些。”

    “玉扳指碎了,太太多少都要伤心的,我与嫂嫂回去劝劝她,说说来龙去脉,舅娘给姐姐们备吧,我那儿,太太会准备的。”顾云锦说完,推开杨氏站起身来。

    杨氏一怔,这会儿哪敢再提让杨昔豫去陈情,只能一把揽了顾云锦过去,红着眼睛哑声道:“我的儿,你现在搬出去,是要跟全京城的人说舅娘没有看顾好你吗?

    一直好好住着,说走就要走,你舅舅回来,舅娘怎么跟他交代呀?

    你便是不心疼舅娘,也想想你舅舅吧,他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仕途,再添流言,你舍得吗?”

    看似掏心掏肺的话,顾云锦面无表情。

    杨氏是暂时无招,只能先稳住她,这份能屈能伸的应变,连顾云锦都不得不说声佩服。

    只是,她就是巴不得满京城都晓得杨氏不好。

    但可惜,今日让杨昔豫寻到了脱身的说辞,没有一棍子打死,大抵后患无穷。

    顾云锦没把话说死,和吴氏先回了兰苑,她前脚走了,徐令意也回去了。

    杨氏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让画梅使人悄悄去盯着兰苑,一旦顾云锦有动作,务必要拦住了。

    等处置好了那些,杨氏打发了徐令婕和徐令峥,独独留下杨昔豫。

    “人都走了,”杨氏看了眼地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碎玉,道,“你跟我说句实话,这玉扳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石瑛有没有往来?”

    杨昔豫面上早没了游刃有余的笃定,被杨氏这般问了,他垂着头道:“姑母,你别听表妹胡说,这玉扳指绝不是府里丢的那枚。”

    “那是从哪儿来的?收起刚才的说辞,我要听真话!”杨氏咬着牙道。

    杨昔豫道:“是一熟人送的。”

    杨氏再问那熟人名姓,杨昔豫就一个字都不肯吐露了。

    如此一僵持,杨氏也失了耐心,挥手让杨昔豫出去,独自在屋里生闷气。

    天色渐晚,杨氏坐了许久,等屋子里的油灯亮了,才意识到邵嬷嬷回来了。

    “太太,怎么也没留个伺候的人手?”邵嬷嬷道。

    “刚都让我打发了,”杨氏叹了一口气,哑声道,“我是为他好,是他嫡嫡亲的姑母,我为了娘家费了多少心思,他却不跟我说实话。

    无论这扳指怎么个来路,他与我交个底,我也好替他周旋。

    什么叫熟人送的,那人姓甚名谁,他怎么就不能告诉我?

    那扳指里明明有两道痕迹的,云锦压根没瞧见过就说得明明白白的,我便是要信他,也无处信啊!

    还说不是府里丢的,还不承认跟石瑛有关,要真没关系,石瑛什么都交代了,为何就瞒下了这一桩?

    我还在哪儿教训石瑛,只怕石瑛背地里早就笑死了吧?

    笑我什么都不知道,笑她把我的侄儿迷昏了头!”

    杨氏极少抱怨娘家,邵嬷嬷一时之间也安慰不能,只能让杨氏把脾气都宣泄出来。

    等杨氏说够了,邵嬷嬷才俯身道:“太太,现在与其揪心那些,不如想想仙鹤堂。”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