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三章 都给我砸了(宁晓佳盟主+1)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三章 都给我砸了(宁晓佳盟主+1)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吴氏怒砸玉扳指的事儿,没有瞒过侍郎府上上下下。

    当天夜里,连门房上的都听说了。

    魏氏拉着徐令意,仔仔细细问了。

    徐令意叫她问得烦了,放下了笔,道:“豫表兄和石瑛有没有关系,我也说不准,但他编的那个故事,肯定是假的。

    母亲也别问旁的,总之据我所看,云锦和齐六嫂都很厌烦豫表兄,不然也不会动手砸了。

    您不用担心云锦被大伯娘哄几句就应下嫁去杨家。”

    话虽如此,魏氏还是揪心得厉害。

    魏家只是商贾,她比不了杨氏,她可以不比,但她的儿女呢?

    前阵子,娘家还托她看顾魏游的婚事,她真是有心无力。

    魏游和徐令澜是爷们,多等几年也无妨,徐令意却是年华正好的姑娘家,这让魏氏如此不着急。

    目光落在字帖上,魏氏眼睛一亮:“自华书社的老先生指明给你的?那一定要练得好好的,这是长脸的事儿,下月阮二姑娘办品字会,你一定要出出风头,让人知道你也是有才华的。”

    有了好才华好名声,也许,能再有好机会吧。

    徐令意不想多谈婚事,以练字为由,请魏氏回去了。

    魏氏存了心事,一宿都没睡踏实,翌日一早,就拦下了来问安的徐令澜。

    “昨日词会,你作的词如何?可得了几声夸赞?”魏氏问道。

    徐令澜脸皮薄:“母亲,我学识比不上哥哥们,只能得了中游,但也没给您丢人。不过,豫表兄得了头名,人人都夸赞呢。”

    魏氏一听,不仅没顺气,反而越发难过了,叹道:“他是他,你是你,同样的先生教出来的学生,你怎么就输了他这么多呢?你姐姐往后还要靠你的,你可争气些。今日不许淘气,拿着你的词作给先生看看,让他指点指点。”

    徐令澜赶忙应了,又把话题引开:“昨日大伯娘和姐姐们来书社,大伙儿都晓得了,还问表姐是不是真的那般漂亮。”

    “你怎么说的?”魏氏顺着问了句。

    徐令澜把当时情况仔细说了,魏氏听得直皱眉,眼看着徐令意进来,她赶忙招了招手:“你听听,外头都是这么说云锦的?别人不知道,还当云锦跟昔豫有什么呢!”

    徐令意的脸色亦阴沉了下来,亏得顾云锦不知情,若她知道,昨日就不是砸扳指这么简单的了。

    “我去趟兰苑。”徐令意转身就走。

    另一厢,兰苑里,顾云锦稍稍填了肚子,正和念夏学拳法。

    她蹲了月余的马步,下盘比从前稳多了,念夏选了最简单的,用来舒展筋骨最好。

    抚冬不肯落后,也跟着练。

    徐令意一进去,就见那主仆三人在朝阳下红通通着脸,额上一层薄汗,活泼又精神。

    顾云锦也瞧见了她,大清早的,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黑着脸做什么?哪个不长眼的惹了你?”顾云锦一面擦汗,一面问她。

    徐令意哼道:“不是惹我,是惹你了!我是听令澜说了才知道的,昨日我们在后头雅间,豫表兄在前头坏了你名声!”

    提及杨昔豫,顾云锦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徐令意看得清清楚楚的,赶忙把事情说完整了。

    一番话,别说念夏和抚冬,连兰苑里其他婆子都觉得过分了。

    顾云锦只觉得火气蹭蹭地往上冒,这事儿还真像杨昔豫做出来的,要不是徐令意告诉她,她还被瞒在鼓里,生生吃这么个哑巴亏。

    杨氏和杨昔豫姑侄两人,真是一环扣一环的,既让旁人以为她跟杨昔豫青梅竹马、早已有了默契,又要坏她声誉,让她除了杨家无处可去。

    前生就是这么一条龙的,今生难道还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顾云锦深吸了一口气,与念夏道:“你去打听打听,表兄今儿在不在府里。”

    念夏一溜儿去了,很快又回来,禀道:“豫二爷出府去了,只有大老爷在府里见客。”

    “哪家客人?”顾云锦问了声。

    “工部衙门里的同僚。”

    顾云锦弯了弯唇,正好,有人登门来看戏了。

    徐令意拽着她,问道:“你要寻他摊开来说?”

    顾云锦不稀罕跟杨昔豫说。

    杨昔豫有嘴,她也有嘴,她还有拳头呢!

    杨氏不是要坏她名声吗?不是想让人说她父母双亡、继母病弱吗?

    那她也豁出去算了!

    反正,那些名声都是身外物了。

    看得越重,越是被杨氏拿捏。

    她先舍了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且看看杨氏还怎么折腾!

    顾云锦带着念夏、抚冬,气势汹汹往前院去。

    徐令意追了两步,在二门上停了。

    顾云锦冲进了杨昔豫的院子,留守的小厮一脸莫名,拦不敢拦,劝又不知道怎么劝。

    “一边去!”念夏手劲大,一掌就把小厮退得一**坐在地上。

    顾云锦径直进了书房,左右看了两眼,道:“砸!都给我砸了!”

    念夏是个听话的,抓起大案上的镇纸就重重往地上摔,动静大得抚冬直打颤。

    顾云锦也不挑,拿到什么是什么,噼里啪啦一阵响,引得不少仆从来看。

    抚冬颤声道:“姑娘,这样不妥当吧?回头怎么交代呀?”

    顾云锦砸了两个瓷瓶,气顺多了,闻言就笑了。

    如今的状况,不就是你退我进、我进你退吗?她要是不进,就只能被杨氏逼得步步后退。

    有长平县主的赏花宴拦在前头,顾云锦闹得再过分,杨氏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反过来是杨氏要小心应对,免得她在赏花宴上胡乱说话。

    对付杨氏和杨昔豫,若不能抓到把柄叫他们无法翻身,斩草除根,那就只有让他们投鼠忌器。

    比不要脸,顾云锦肯定比那两人豁得出去。

    顾云锦砸得飞快,余光瞥见门边时不时探进来的脑袋,一张张脸纠结着,想进来劝,又不敢来招惹气头上的她。

    抚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是无奈地跺了跺脚。

    一片狼藉了,杨氏能因为她没砸就放过她吗?她才没那么天真。

    真不动手,指不定顾云锦还要不信任她,那真是两头不讨好,亏大发了。

    这么一想,抚冬也不管了,跟上念夏的步子,什么顺手砸什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