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孺子不可教

威武不能娶 第八十六章 孺子不可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被她逗笑了,刚笑出声来,又收了数个眼刀子,只能绷著脸,恳切道:“听你的,我明日一早就进宫去,绝不会让他们赶在前头。”

    寿安郡主这才满意了,想到蒋慕渊特特让她照顾顾云锦,便道:“你还怕顾姑娘吃亏,她厉害着呢。”

    一脚踢翻椅子,可不就是厉害吗?

    看着是个娇贵姑娘,没想到细胳膊细腿,还能有那个力气。

    蒋慕渊敛眉,笑容温柔,没有亲眼看到,还真应了程晋之的那句话,可惜了。

    “你觉得她是什么样的?”蒋慕渊问了句。

    寿安郡主眸子一转:“好看的。”

    蒋慕渊啼笑皆非:“就只有这个?”

    寿安郡主大言不惭,郑重其事点了点头:“我就只盯着她的脸看了呀,那么好看,我要多看看。”

    这下子,别说蒋慕渊笑得直摇头,屋子里的两个丫鬟都笑个不停。

    蒋慕渊从寿安那儿出来,伴着点点星光,不疾不徐往回走。

    他想,寿安也没说错,顾云锦不正是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吗?

    蒋慕渊在书房外遇上了寒雷。

    寒雷上前禀道:“爷,顾姑娘搬回北三胡同了。”

    蒋慕渊脚步一顿。

    “似是被赶回去的,带着两个丫鬟,提着两三包东西。”寒雷解释道。

    听风迎上来时,刚好听到这半截,当即一脸气愤:“哪有这样的人家!”

    没车没轿子的,别说什么天子脚下,偌大的京城,又不是没有三教九流的地痞流氓。

    大白天还好,可赏花宴散得迟,顾姑娘离开时肯定都黄昏了。

    真遇上心怀不轨的,就三个姑娘家的花拳绣腿,被抢了东西还算轻的。

    万一还窥视顾姑娘的美貌,那就……

    听风说完,就见蒋慕渊的眸色暗了下来,他们爷生气了。

    “爷,”寒雷又道,“奴才当时刚巧在青柳胡同,当即就远远跟着,没人打搅顾姑娘,她在胡同口被贾家大娘接进去了。”

    蒋慕渊抿着唇微微颔首:“没叫人注意到吧?“

    寒雷记着前回蒋慕渊吩咐过的“远远跟着莫让人注意”,自然点头:“应当没招人眼,顾姑娘都没看到奴才。”

    “做得不错。”蒋慕渊说完,先进了院子。

    寒雷抬步要跟进去,转头见听风转着眼睛上下打量他,不解极了。

    听风的脸上写满了“孺子不可教”,别人不注意就不注意吧,怎么能不让顾姑娘看到呢?

    顾姑娘不知道,怎么晓得他们爷又护了她一回?

    这般好的机会,生生就错过了!

    难怪寒雷的娘总跟他娘唠叨,说怕寒雷娶不到媳妇。

    轻风苑里,徐令意正练字,得了信,笔尖一顿,一幅字就都毁了。

    她干脆放下笔,把纸一揉,丢进了篓里:“祖母把云锦赶出去了?云锦已经走了?”

    听嬷嬷说顾云锦都走出胡同了,徐令意摇了摇头,这下遭了。

    魏氏亦是惊讶不已:“为了云锦踢那王玟椅子的事儿?哪个告诉老太太的?”

    “二姑娘去说的,老太太怒不可遏,让人去请表姑娘,表姑娘不理,老太太亲自杀到了兰苑,几句话的功夫就……”张嬷嬷一脸苦哈哈的。

    魏氏眼前都擦擦黑了,险些歪过去。

    徐令意给魏氏倒了水,道:“令婕肯定没有跟祖母说真话。县主恼王玟和金安菲是恼在脸上的,根本没掩饰,郡主一整天都挨着云锦,连去更衣都要云锦陪着,谁会主动来为难云锦?

    祖母心急火燎地把人骂跑了,回头谁去哄回来?

    这事儿传开去,又是个笑话。”

    可不就是笑话嘛!

    魏氏顺了顺气,道:“老太太不知内情,令婕难道没跟你大伯娘说明白?她明知郡主、县主亲近云锦,还推着老太太去赶人,她怎么想的?”

    徐令意垂眸,嗤的一声笑了:“可能是平日里勾心斗角、表面功夫做惯了,以为人人都跟她似的,当面笑盈盈,背后只剩下算计了。也就是趁着祖父、伯父都不在府里,否则伯父绝对不答应。”

    魏氏细细琢磨了这句话,觉得有些道理,便问:“郡主、县主是真的跟云锦好?”

    “那两位是直白人,身份摆在那儿,哪里需要跟同龄的姑娘们虚与委蛇,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徐令意看得明白,“您没看见郡主讽金安菲时的样子,半点不留情面的。母亲只管看着,有她后悔头痛的时候。”

    “我看她后悔头痛做什么?”魏氏叹气,“我考量的是你!外头说赶得好,对你无助力,一旦说赶错了,一家子又牵扯在一块。”

    徐令意没说话,半晌才道:“我明日去趟北三胡同。”

    魏氏一惊:“这……”

    徐令意道:“不管动手对与不对,云锦都是因为我跟王玟起冲突的,我若冷眼看着,以后出去走动,谁还肯与我往来,为我出头?

    下个月品字会,到场的人一定不少,我孤身去,定会有好奇的人围过来问。

    我再能辩,一张嘴也说不过一众人。

    靠徐令婕吗?在家里跟个炮仗一样什么都说,出去了却是个锯了嘴的葫芦。

    我早说过了,她就是个胆小表!”

    徐令意定下第二天一早就去北三胡同,却没想到,徐家还有人赶在她之前。

    闵老太太赶了人,还不消气,让戴嬷嬷拿着抚冬的契书去了顾家小院。

    北三胡同里,沈嬷嬷掌勺,给顾云锦做了两道好菜。

    虽是擦过脸了,她的眼睛还是通红的,天晓得她看到自家姑娘可怜兮兮地回来,心都痛死了。

    她是盼着顾云锦回来,可哪有那么欺负人的?

    外头天都黑了。

    顾云锦的心情倒是不错,不用装样子给左邻右舍看,她一进家门就绷不住笑了。

    徐氏和吴氏原本还气愤不已,被娇娇俏俏的小泵娘咧着嘴一笑,也顾不上气,搂着她说事情。

    “真在县主的赏花宴上动手了?”吴氏挑眉道。

    “是啊,”顾云锦颔首,“一脚就踢飞椅子。”

    三言两语,顾云锦把话题转到了认得的姑娘,园子里的景致,屋里的气氛慢慢缓和过来。

    翠竹摆了桌,请三人用饭。

    顾云锦刚拿起来筷子,就听得外头门板被拍得啪啪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