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瘆得慌(月票350+)

威武不能娶 第九十四章 瘆得慌(月票350+)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那玉扳指是这样的来历,难怪在清雨堂追问时,杨昔豫宁可编个故事,也不肯说实话了。

    杨氏还做着让顾云锦嫁给杨昔豫的美梦,杨昔豫又怎么敢当着杨氏跟她的面,把阮馨给交代出来?

    是了,还有一个画梅在场呢。

    弄明白了阮馨敌意的来源,顾云锦就更不想搭理她了。

    从前她嫁入杨府后,就没管过跟杨昔豫纠缠不清的姑娘们,这辈子更加不会多管闲事。

    只要别来招惹她,顾云锦避得远远的。

    将来的杨二奶奶若要教训这一个个的莺莺燕燕,顾云锦还是愿意听听茶博士们的故事的。

    轮到徐令意题字了,顾云锦把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从进入书社起,徐令意也听到了不少指指点点。

    顾云锦在与郡主说话,徐令意明白寿安郡主不会给徐家人脸面,也就不凑上去惹人嫌弃了,只规矩与徐令婕站在一旁,全当不知旁人在说什么。

    金家姐妹没有来,王琅和金安雅定亲的始末,能被说道的,也就是她徐令意了。

    可她能说什么?

    说她看不上教出王玟这样姑娘的王家?

    怕是会被当成死鸭子嘴硬吧。

    徐令意什么都不说,只一遍遍在脑海中描着一会儿要写的字。

    等她走到大案前,细长手指触及笔杆时,那些杂乱的情绪,那些细碎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

    只余下纸、笔、墨,和她自己。

    这是徐令意最习惯也最喜欢的。

    落笔苍劲,与姑娘们写字不同,徐令意的字体大气,凌厉的笔锋如刀削剑刻一般。

    她不一定是写得最好的,但绝对是姑娘们这儿写得最特别的。

    阮馨颇为欣赏,没有让侍女动手,亲自取了笺纸细细看,眼睛晶亮,点着头道了一声“好字”。

    徐令意微微一笑,抬头挺胸。

    虽然她被所有人当成议亲时的输家,但她也有肯定不会输的、值得她引以为傲的东西。

    不是家世、不是婚姻,是她的这手字。

    阮馨对这字爱不释手,她亲杨昔豫,恶顾云锦,自然对徐家人多几分亲近。

    “前回徐大姑娘来书社,祖父赠了你一册孤本的拓本,”阮馨道,“今日看来,徐大姑娘在书道上的造诣果然颇深,我能在你的字中找到那孤本大家的影子,你练字并非临摹他人,而是把其他的长处融会贯通,自成一体,短短时日,能得这些体会,叫阮馨佩服不已。”

    徐令意的笑容顿了顿。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水平,可她从前也参加过品字会,知道阮馨性格。

    阮馨什么时候这么夸过人?太反常了。

    不是徐令意禁不起夸,而是,不敢被阮馨这么夸。

    徐令意垂眸,道:“不敢在阮二姑娘门前谈造诣。”

    夸人的面色如常,被夸的也不雀跃自傲,两人都是一个样子。

    阮馨把笺纸放下,看向徐令婕,道:“二姑娘也写一张吧。”

    徐令婕瞪大了眼睛。

    她是依着杨氏的意思,陪徐令意来了,压根没有想过要参与其中。

    她是从小练字,但心思没有沉浸在书道上,字迹工整娟秀,却与徐令意差了一大截。

    要是在徐令意之前,亦或是前后都是水平差不多的姑娘,那徐令婕写了也就写了,但让她在徐令意之后写,这根本就是让她丢人的。

    徐令婕咬着下嘴唇,悄悄翻了个白眼,这个阮馨,怎么那么讨厌呀!

    来了那么多人,还缺写字的吗?

    徐家那么多铺子做买卖,都没有买一送一的道理。

    阮馨哪里明白徐令婕的想法,她的想法很简单,姐姐能写一手好字,一家出来的妹妹又怎么会差?况且,徐令婕才是杨昔豫嫡嫡亲的表妹,如杨公子那般有才华的,亲表妹肯定也是一样厉害的。

    侍郎府这几个月饱受非议,杨公子也在京中丢了体面,阮馨想趁此机会让徐家姐妹出个风头。

    阮馨笑盈盈的,以目光催促徐令婕。

    徐令婕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小性子憋不住了,当即豁了出去。

    不就是写字嘛!

    她又不是不会拿笔!

    谁敢以徐令意的水准来笑话她,她就让对方也写一张,五十步和一百步,谁也别瞧不上谁。

    这般不管不顾的脾性,落笔时比平日少了工整,却也添了几分霸气,只一眼看去,倒还真有那么些意思。

    徐令婕放下笔杆,神气扬扬地转身要走,刚迈出一步,就听背后阮馨张嘴又一通夸赞。

    一个个赞扬的字钻入耳朵里,砸得她晕头转向,险些崴了脚。

    徐令婕低声问徐令意:“她是这么会说好话的人?夸得我得慌!”

    徐令意也是一言难尽。

    阮二姑娘的名号以才情响彻京城,品味出众,品字品画,素来公允,点评到位,因而才会许多姑娘、奶奶们愿意来参加。

    夸徐令意的也就罢了,但像刚才这样空泛地夸徐令婕的事儿,以前从未有过。

    顾云锦不知阮馨性子,见寿安郡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地问道:“郡主,阮二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毕竟曾做过数年友人,与阮馨疏远也不是意见不合吵翻了,而是蒋慕渊的建议,寿安郡主提及阮馨时,用词谨慎:“青莲一般的?”

    顾云锦挑眉,青莲一般是哪般呀?

    寿安郡主没顾着解释,垫脚与顾云锦咬耳朵:“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总觉得……”

    顾云锦沉重点头:“我也一样。”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笑盈盈的阮馨就看向了她们两人,道:“顾姑娘也写一份吧。”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让徐令婕参与,只是为此铺垫。

    顾云锦抬眸,与她四目相对,阮馨笑容清甜,却是笑里藏刀。

    “我吗?”顾云锦指了指自己。

    阮馨颔首,比了个“请”的手势:“徐家两位姑娘都写了,各有各的风骨,顾姑娘在徐家生活数年,三位一道读书习字,想来也一样出色,还请顾姑娘让我们开开眼界。”

    哇!

    三言两句低声交谈的姑娘、奶奶们霎时间都看了过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