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六章 才刚开始

威武不能娶 第九十六章 才刚开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站在大案旁,姑娘、奶奶们都看着,阮馨的感受与顾云锦是截然相反的。

    阮馨何曾尝过这样的滋味?

    她有些局促,又怕被人看出她的不安,只能死死掐着掌心,逼自己露出笑来:“顾姑娘的字不错,品字会一直都是自愿参与,我厚着脸皮请徐二姑娘与顾姑娘参加,真寻出了两颗明珠呢。

    我知道在场的亦有水准不俗、却不爱张扬的,我抛砖引玉了,还请各位相熟的姑娘、奶奶们推荐几人,让我们能多品些好字。”

    阮馨的笑容温和如常,话又说得周全,理由算是站住脚了。

    有人信、有人不信,亦有人观望,毕竟阮馨与那三位表姐妹并无嫌隙,也无纠葛,何必平白无故地去抬两人贬一人呢?

    也许,就如她所言,只是厚着脸皮请人露一手罢了,并无其他用意。

    徐令意沉着脸,站在角落处不说话。

    徐令婕撇嘴,低低啧了一声:“当我们傻的不成?”

    已有下一位等着提笔,顾云锦也就不耽搁了,退开去找寿安郡主。

    还未走近,就听见长平县主在抱怨寿安。

    “话说得漂亮有什么用?事情做得不磊落,”长平县主哼了声,“我记得你之前与她挺好的?你看人不准呀。”

    寿安想,她的确是看走眼了。

    她的兄长不是那种什么事儿都要管、把妹妹拘在条条框框里,恨不得养得方方正正的人,却特特提及让她疏远阮馨,一定有他的理由。

    她听从了,哪怕不清楚原因。

    可现在,寿安有些明白了,即便阮馨打了圆场,但她并不相信阮馨。

    在阮馨让顾姑娘写字之前,她分明有不好的感觉,现在想来,是阮馨对顾姑娘的敌意和算计吧。

    因个人喜憎,在大庭广众之下,暗戳戳对别人使绊子挖坑,她是不喜欢的。

    寿安郡主鼓起腮帮子:“你不还与金安菲交好吗?谁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呀。”

    长平闻言一怔,尴尬情绪一闪而过,却是笑了。

    你看,半斤对八两,难怪她们从小就要好。

    被寿安抢先送了点心的别扭也没了,等顾云锦过来,三人凑在一块嬉笑说话。

    阮馨的心思没有落在正提笔书写的人上,一直分心留意顾云锦她们的状况。

    她察觉到近来寿安郡主对她态度的转变,她想不到理由,却也无可奈何。

    身份有别,郡主不到书社来,也不给她下帖子,她又怎么能去国公府找郡主呢?

    想问一问,可眼下,也不是时候。

    等所有愿意提笔的姑娘、奶奶们写完,所有的笺纸收拢好,由侍女送去公子们那侧,同样,公子们写的笺纸也会被送过来。

    游廊下悬绳,公子们写的笺纸一一挂开,让姑娘们品鉴。

    品字会历来的规矩,为求公允客观,所有的笺纸上都不留题字人的名姓,只品字,不品人。

    顾云锦一眼看去,那些字各有风采,不拘一格。

    有大气磅礴如江海奔流,亦有沉稳端正如高僧朴茂,内容也多变,诗、词,甚至一个单字。

    一幅幅琢磨起来,倒也有些意思。

    众人的心思都被吸引了,有人看字,有人猜人。

    品字会多是一家兄妹一道来的,即便不特特留下名姓,还是不乏认出自家兄弟笔迹的。

    寿安郡主匆匆看了一圈,叹道:“看来哥哥是没下场。”

    长平县主歇了猜人的心思,不管是平远侯府里嫡亲的哥哥,还是永王府的表兄,向来不愿意出这种风头,只看个热闹。

    徐令意一门心思品鉴,徐令婕找到了杨昔豫的那张笺纸。

    杨昔豫的字,结体严整,神韵飘逸,很是出众。

    徐令意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她听见有不少人在夸赞杨昔豫的那副字,她很想告诉她们“这是我表兄写的”,可话到嘴边,还是只能咽下去。

    看笑话的人多着了,只因彼此不熟悉,各自维持个体面,这才没有当面提及那些流言。

    若她先开口把杨昔豫的名字说出来,就给了他人顺杆子的机会。

    她不想回答那些。

    姑娘们这儿,可以算得上各自其乐融融,而公子们那里,更激烈些。

    读书人自有风骨,但读书人也各有各的“迂腐”,文人相轻,真不是什么虚话。

    平日里早有不睦的,趁着这个机会,嘲弄贬低几句,有人附和,有人反驳,热闹极了。

    肃宁伯府的三兄弟与小王爷、其他几位公候子弟一道,坐在二楼,开着窗子,听底下状况。

    蒋慕渊在隔壁房间与阮老先生下棋。

    上回的棋局,老先生最终以一目半之差输给了蒋慕渊,今日这盘是新开的,一时之间还看不出高下。

    阮柏看两人对弈,犹豫着道:“小鲍爷,小王爷他们只在隔壁坐着,怎么能看到底下写的字呢?”

    蒋慕渊勾了勾唇角。

    那些人,有哪个是来品鉴书道的?说透了,都是来看热闹的。

    “不用管他们,”蒋慕渊道,“只备些茶点送去,他们自己会找乐子。”

    阮柏是真不懂这些公子们所谓的乐子了,但蒋慕渊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不操那份心,让书童顾好茶水点心。

    为了听清底下动静,二楼并无大声说话之人,清净极了,因而园子里有谁朗声说话,能都听得一清二楚。

    蒋慕渊捻着棋子,从杨昔豫和徐家兄弟到书社起,就受了不少闲言闲语。

    与杨昔豫不睦久的,甚至从袖中掏出了一块碎墨,朗声大笑:“杨二公子,这是你的松烟墨吧?你一会儿就用这块墨书写,如何?”

    哄笑声四起,杨昔豫似乎没有回应,那些笑声渐渐也就息了。

    等阮馨的兄长阮隶主持品字会开始,公子们的心思被引到了品字上,各抒己见。

    二楼的棋局继续着。

    阮老先生思考后落了一子,道:“小鲍爷今日落子,与前一盘的锋芒毕露不同啊。”

    前回攻势凌厉,这回稳扎稳打,可要阮老先生说,稳重的棋风让他必须更谨慎了,时时刻刻都要多琢磨几回,寻出暗处的杀招来。

    闻言,蒋慕渊轻笑出声,目光灼灼:“才刚开始,不着急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