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谨慎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谨慎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夜,顾云锦睡得不太踏实。

    明明大火灭了,黑烟也散了,可半梦半醒中,总觉得还有木头灼烧的味道在鼻尖,让她猛然又睁开眼睛,直起身想去看外头状况。

    如此惊醒几次,身心疲惫,却依旧无法安眠。

    尤其是隐隐约约的,她能听见正屋方向徐氏的咳嗽声,一阵一阵的,咳得她心里憋得慌。

    天边蒙蒙亮的时候,顾云锦才终于沉沉睡去。

    抚冬知道她夜里睡得不好,到时间了也没叫顾云锦起身。

    顾云锦再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她迷迷糊糊爬起来,听见院子里有压得低低的说话声。

    “抚冬,”顾云锦唤了一声,等抚冬快步过来,她问,“我似是听见贾大娘的声音了。”

    抚冬伺候她更衣梳洗,道:“贾大娘刚过来的,在和六奶奶说搬家的事儿。”

    等顾云锦收拾好了出去,就见贾妇人笑盈盈坐在石凳上,朝她招了招手,而吴氏坐在一旁,脸上写满了迟疑和犹豫。

    顾云锦眨了眨眼睛,自家嫂嫂是爽利人,极少有犹豫的时候,这是怎么了?

    贾妇人解惑道:“你知道我搬来这儿,就是为了养病的。

    前头走水了,之后小半年都要重建、修缮,虽说隔了两条胡同,但对我们这儿,还是有不少影响的。

    左右邻居,我打听了几家,但凡有他处能暂时安身的,都想让孩子老人搬出去暂住。

    我在珍珠巷还有座宅子,就琢磨着这几天收拾收拾搬过去。

    我们两家亲厚,我也不与你们说虚的。

    昨日是杨家那小子来堵门,过两天指不定侍郎府就亲自来人了,徐家大妹子身子的确不好,到时候你们姑嫂两人反倒是前后为难的。

    搬回去不行,不搬也不行。

    干脆,跟我一道搬去珍珠巷,那宅子前后两进还带个东跨院,地方足够住的。

    一来,我们彼此有个照应,二来,乌太医看诊,也省的两处跑。”

    不得不说,贾妇人的这个提议,吴氏是相当心动的。

    北三胡同现下不是个养病的好地方,可在京中租半年宅子,一时半会儿也搞不定。

    并非仅仅是银子的事儿,还要考虑环境清净、左右邻居和睦,京城里哪有这么多合适的空宅子让她们挑的?

    城西的珍珠巷,与北三胡同差不多,邻里都是有些小钱的商贾,闹中取静。

    可,再是相熟的邻居,吴氏也不好厚颜承情。

    顾云锦垂着眸子,半晌没说话,她想的也跟吴氏差不多,但也更多了一层。

    她冲吴氏笑了笑,挽着贾妇人的手,把对方拉进了自个儿屋子。

    “大娘,珍珠巷真是你的宅子?”顾云锦开门见山。

    贾妇人扑哧就笑了,伸手点了点顾云锦的额头,道:“你这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就没改一改的时候?”

    顾云锦忍俊不禁:“那大娘也别改了,还是照着之前,有什么就与我说什么。”

    贾妇人拗不过顾云锦,低声道:“的确不是我的,是小鲍爷的。

    不过,那宅子不记在他的名下,是挂在我家老爷的名字下头的,自打买下来之后就无人住饼。

    姑娘不用怕有人顺藤摸瓜,就生出些不好的是非流言来。

    你不是那性子的,小鲍爷不是那等不谨慎的人。

    即便有人想做文章,那也是我家老爷的宅子,我请了你们住。

    你别看大娘生龙活虎的,我也吃不消前头胡同重建的动静的,你就当帮帮大娘,让我也脱离苦海,我们一道搬出去。”

    话说到了这里,顾云锦真是哭笑不得。

    蒋慕渊前后都替她考虑到了,她若拒绝,是否就太不上道了些?

    顾云锦心里是纠结的,偏偏这份纠结还无处说去,只能一个人咬着唇慢慢理。

    贾妇人并不催促,她能理解顾云锦的心情。

    不管地契写的是谁的名字,但总归是小鲍爷的,两人认得,平日有些事儿小鲍爷帮把手也就是帮了,但毕竟非亲非故的,一个姑娘家搬去爷们的宅子住,多少有点……

    顾云锦还没打定注意,就听见外头传来拍门声。

    很快,念夏惊魂不定地进来,拉着顾云锦道:“大老爷和大太太来了。”

    徐砚和杨氏?

    顾云锦眉梢一挑,昨儿杨昔豫被黄阿婆骂多管闲事,今日正主就登门了?

    她能举着扫帚把杨昔豫打出胡同,能三言两语不给杨氏留情面,但对徐砚,那些招数就要悠着点了。

    徐砚背着手走进小院,左右打量了两眼。

    地方不大,收拾得却很整齐,要不是墙上那些黑灰银子,倒是个温馨小家的样子。

    比侍郎府有人情味多了。

    顾云锦走出房间,还没有来得及问安,就被杨氏一把抱进了怀里。

    “我的儿啊!你可担心死舅娘了,”杨氏紧紧搂着顾云锦,微红着眼睛,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舅娘昨日得了信,吓得喘不上气,躺了一天下不了地。

    我只当你是胡同里受灾,你身边有丫鬟婆子们跟着,能顺当跑出去,哪晓得你,胆儿那么大,还提水救火去了。

    哎呦,我的娇娇啊!这些年哪里吃过这种苦头,让舅娘好好看看,没哪儿伤着吧?”

    这份哭喊,声嘶力竭,听起来反正是情真意切的,直喊的半个胡同都能听见了。

    徐砚显然不适应杨氏这姿态,尴尬地咳了两声,问吴氏道:“你们太太呢?”

    吴氏答道:“太太在屋里歇息。”

    正说着,徐氏撩了帘子出来,淡淡道:“来了呀?”

    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徐氏咳起来,可比徐砚厉害多了。

    徐砚有些日子没有见过徐氏了,见徐氏病中神色,不由心下一惊:“怎么病得这么厉害?瘦了这么多?”

    翠竹在石凳上垫上软垫,徐氏坐下,叹道:“前阵子养回来不少,被大火一搅和,又都还回去了。”

    杨氏也在打量徐氏,她送石氏老太太的东西到北三胡同时见过徐氏,当时徐氏虽说也瘦弱,但精神头可比今日好多了。

    看来,火情对徐氏的影响真的很大。

    杨氏心里有底了,上前与徐氏道:“大姑姐,你的身体是要好好养的呀。”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