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就是本人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就是本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搬家是费劲儿的活。

    从北三胡同搬去珍珠巷,可不像顾云锦从侍郎府搬回来那样,提着一个小包袱就算完了。

    顾家小院里,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一两趟车搬不完。

    徐氏和顾云锦、吴氏商议:“毕竟是借住,东西够用便好,全搬过去了,占人家地方。”

    顾云锦也是这么想的,眼下若都搬了,回头修缮好了,又要一车车拉回来。

    可旁的东西不要紧,石氏老太太的那些陪嫁,她实在放心不下。

    虽说胡同里邻居们都淳朴,偶尔夜里不锁门也安全,但搬出去就不一样了,几个月无人看家,万一少了些什么,多糟心呀。

    贾妇人是个能拍板的,她知道顾云锦挂心什么,笑着道:“我那儿杂七杂八也有不少东西,我要请两个护院的,反正我们两家相邻,让他们也帮着看顾些。”

    顾云锦抿着唇笑了,没有拒绝,坦然应下了。

    毕竟都搬过去住了,还在这些细碎小事情上生分,那就没意思了。

    顾家搬出去,斜对面的黄家人还挺舍不得的。

    黄阿婆拉着顾云锦的手,道:“会帮你们看着家的,别担心,让你们太太好好养身体要紧。”

    阿婆是个直爽人,肚子里的话憋不住,见顾云锦扶着徐氏上车了,她去寻了贾妇人。

    “本来一起住着,那不识相的来找事儿,还有我们能帮腔,可你们去了珍珠巷,万一邻居们不帮忙,你只管使人回来喊,我带着人去助阵。”黄阿婆是真担心顾云锦会吃亏。

    贾妇人哈哈大笑,道:“阿婆放心,顾姑娘这么好的,谁舍得她受委屈?你舍不得,我琢磨着那边的左右邻居也要舍不得的。”

    这话黄阿婆爱听,连连点头,等贾妇人应承了“一旦事情不妥立刻回来叫人”,这才欢欢喜喜送她们出了胡同。

    珍珠巷亦是闹中取静之处。

    傍晚时,前后三辆马车进来,搬下几个大箱笼,邻居们就晓得有新住客搬来了。

    再一打听,知道了新住客的身份,不由都好奇极了。

    贾妇人是个周全的,让钱妈和沈嬷嬷一道,带着些许礼物分给了邻居们,算是认门了。

    顾云锦在宅子里转了转。

    前后两进,贾妇人住第一进,徐氏住了第二进,吴氏还是住东厢,顾云锦则住进了东跨院。

    这宅子比北三胡同宽敞,收拾得也精致,屋后还带一个花园,小是小了些,但也有那么个意思。

    吴氏跟着转了一圈,心里泛起了嘀咕,等安顿好了徐氏,就到东跨院来寻顾云锦。

    “我有一处想不明白,”吴氏低声道,“贾大娘进京养病,放着珍珠巷不住,为何就去了北三胡同?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儿比咱们那儿好多了。再说,乌太医住城西,更是方便。”

    顾云锦想答,一时又不知道怎么答。

    吴氏看出了她的犹豫,不禁慎重许多,斟酌着用词,道:“你是不知情,还是不适合告诉我?”

    顾云锦捏着指尖,再三思量,终是说了一半:“我是之前请贾大娘帮忙时,隐约知道了一些。

    她是替人做事的,大抵是为了方便,才住在北三胡同的。

    几次帮我们,也是一片善意,毕竟人家也不图我们什么。”

    吴氏是个机灵的,见顾云锦点到为止,心里也就有数了,她问道:“紫河车不收我们银子,也是人家的意思?”

    顾云锦颔首:“我没问过,估计是。”

    这么一说,吴氏越发谨慎起来,上下打量顾云锦,一副想问又不好问的样子。

    只是她性子直,近些日子跟顾云锦处得也亲近,心一横,道:“你认得对方是吧?我们是没什么值得别人图的,就是你……”

    吴氏打开天窗说亮话,一面说,一面观察顾云锦的反应。

    顾云锦脸上没露半点红,反倒是愣住了,一副浑然没想到这一出的样子。

    吴氏暗暗想,莫不是她想错了?

    顾云锦半晌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道:“嫂嫂想哪儿去了。

    我是认得他,他帮了我几回,做事也周全细心,但不是那样的呀。

    人家矜贵着呢,论身份就攀不上了。

    再说,我认得他的时候,贾大娘就已经搬到咱们隔壁了。”

    吴氏是过来人,见多了小泵娘情怀,顾云锦如此坦荡,倒显得她这个做嫂嫂的一惊一乍了。

    她暗悄悄叹气,能不一惊一乍吗?

    自家小泵子长得这般好看,一个疯子似的杨昔豫日日堵门,一个耐心的夏易目不转睛地看。

    不过,既然顾云锦认得对方时,贾妇人就已经搬进北三胡同了,那她就稍稍可以松口气了。

    “人好就是了,不好才不帮呢,”吴氏笑了起来,拍拍顾云锦的手,起身往外走,“还矜贵呢!人家小鲍爷到咱们胡同来,也就咬馒头吃酱瓜的,半点架子都没有,他能比小鲍爷还矜贵?”

    顾云锦眨巴眨巴眼睛,说不出话来了。

    他不比小鲍爷矜贵,他就是小鲍爷本人……

    夜色重了,珍珠巷里热腾腾吃了一顿饭,欢欢喜喜的,而侍郎府里,杨氏食不知味地勉强用了半碗。

    从北三胡同无功而返时,安排好的人手就在东街上传消息了。

    顾云锦不肯回来,杨氏就逼她回来。

    满京城流言转上三圈,顾云锦总要低头的。

    可杨氏没想到,顾云锦不仅搬了,还搬去了其他地方。

    守在北三胡同外的人传信回来时,杨氏愕然得说不出话来。

    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一个搅混水的邻居?就这么把一院子的人都给带走了?

    徐砚也放下了筷子,沉声道:“那姓贾的妇人是什么来历?”

    杨氏道:“进京养病的外商妇人,有几个钱的样子,没什么厉害的。”

    话一出口,杨氏自己就琢磨过味道来了,扭头问邵嬷嬷道:“前回帮云锦寻簪子的,是不是就是这个妇人?”

    邵嬷嬷眼睛一亮:“太太一提,奴婢就想起来了,当时表姑娘是提过一句那邻居姓贾,应该就是这一位。”

    杨氏的心沉了下去。

    她不蠢,能从德隆典当行里把当票借出来的,能是普通商妇吗?

    普通商妇,根本不会来趟侍郎府和顾家小院之间的浑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