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章 阴魂不散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章 阴魂不散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松了一口气。

    那妇人戴着帷帽,只看衣着身形,顾云锦想不出对方身份,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她。

    可本能的,她想离那妇人远一些。

    大抵是一种直觉,她觉得那妇人不怀好意,尤其是那人隐在树后、被发现时又试图靠过来。

    顾云锦看似站在原地,其实整个人都绷紧了,背在身后的手也紧紧握拳万一那妇人真是来者不善,她也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出手。

    这里毕竟是书社的花园,这条路走动的人不多,但只要动静大了,还是会引来人的。

    真的不行,与那妇人打一架,只要对方没有帮手,顾云锦还是不慌的。

    只是,顾云锦没有想到,阮馨会突然出现,打破了她与妇人之间的对峙,最后引走了妇人。

    不知妇人什么来历,跟上阮馨之后又要做什么……

    “姐姐怎么在这儿?”寿安郡主的声音传来。

    顾云锦看去,就见寿安与长平结伴而来,看来,是她们两人的脚步声最终使得妇人放弃靠近她,而跟着阮馨去了吧。

    长平往四周看了看:“你不是去见阮老先生了吗?”

    顾云锦没有隐瞒,道:“半途遇见杨昔豫,我头也不回就回来了。”

    闻言,长平的眉头皱了皱,低声说了句“阴魂不散”。

    寿安却还在不住张望:“刚刚有一个侍女来找阮馨,不知说了什么,阮馨的面色极不好看,匆忙就往这边来了。我们担心她要寻你麻烦,这才跟过来看看。”

    “我瞧见她了,走得很急,她没看到我,”顾云锦顿了顿,顺着阮馨离开的方向,道,“最后来的那妇人不知是什么身份,我觉得她很怪,最初像是寻我的,后来又……”

    寿安郡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她追着阮馨走了?不会有什么状况吧……”

    她与阮馨毕竟曾是好友,眼下遇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多少有些担心。

    长平摇了摇头,道:“能进来的就是有帖子的,这又是她家书社园子,那妇人能做什么呀?”

    这么一说,寿安郡主听进去了,挽着顾云锦的手,三人一道往回走。

    园子另一侧,阮馨脚步匆匆。

    刚才侍女悄悄与她讲,前头婆子来报信的,说顾云锦去小楼时意外遇见了杨公子,两人素来不和睦,几句话不对付眼瞅着又要动手了。

    阮馨听得眼皮子直跳,她是清楚的,杨昔豫根本不是顾云锦的对手,一旦打起来,那铁定是吃亏的。

    被打一顿不算,今日词会那么多人,又要围上来看笑话了。

    书社这一次词会,除了是一月一次的惯例外,也是为了换回上一次不周全的名声,无论从哪一桩来看,阮馨都不想事情闹大。

    书童、侍女们是不敢真的拦人的,得知阮柏和阮隶都忙得走不开身,阮馨只能自个儿寻去。

    她不能耽搁,只盼着能在那两人动手之前赶上,哪怕是三人大吵一架,只要能避开看热闹的人,那怎么样都好说。

    可走着走着,阮馨心里也升起一阵疑惑来。

    离小楼不远了,为何园子里安安静静的,听不见动手声,也听不到争执声呢?

    顾云锦和杨昔豫去哪里了呀?

    阮馨顿住了脚步,四周张望着,余光却瞥见了跟着她过来的妇人。

    “您……”阮馨迟疑道。

    妇人走到阮馨边上,姿态有些局促,讪讪笑道:“我头一回来,想看看园子里的景,但好像走错路了……”

    阮馨了然。

    阮老先生曾在江南一带任职,很喜欢当地的园林景致,因而自华书社的园子也是照着江南的园林来的,与京中其他大小园子都不一样。

    许多人头几次来书社,都会想要在园子里走一走的。

    “我唤个人给您引路吧。”阮馨说道。

    “那敢情好。”妇人笑着,微微抬起手,似是想用手中帕子掩唇,抬了一半才记起自个儿还戴着帷帽,不禁顿住了,看着要放下去。

    可她却并没有放下,手腕突然转了个向,欺身靠到阮馨身边,帕子对着阮馨的口鼻重重捂了下去。

    阮馨根本没有防备,整个人回不过来神,等她下意识挣扎起来时,已经使不出多少力气了。

    见阮馨软绵绵瘫倒下去,妇人轻轻拍了拍掌,很快,园子里走过来两个粗壮的婆子。

    两人抬着一只不大不小的箱笼,一婆子在看清阮馨模样时,她面色一骇:“怎么是阮二姑娘?你没说你要绑的是二姑娘呀!”

    妇人沉声道:“绑谁要紧吗?不是她,词会里的其他姑娘,你们就能得罪得起了?”

    两个婆子无言可对。

    她们谁都得罪不起。

    只能心一横,把阮馨装进箱笼里,抬着就走了。

    她们是给书社送点心小食的,书社每次办词会书会,各种点心都少不了,书社自己不做,全是外头采买。

    点心装进食盒,食盒装进箱笼,回回都是这么送的。

    这两婆子替店铺跑腿,接这生意已经有几年了,因此,她们出入书社方便,抬着箱笼进出也无人多看两眼。

    词会结束了,阮馨迟迟未回来,倒是叫各家姑娘、奶奶们诧异。

    寿安悄悄与顾云锦道:“你说杨公子在园子前头,她又顺着那条路走的,大抵是遇上了吧……”

    顾云锦晓得她的意思,缓缓点头。

    阮馨不见踪影,大概是没顾上她们这一边,只与杨昔豫说话去了。

    前后园子都散了。

    杨昔豫被田公子一行人讽了一场,写词也写得不畅快,干脆照着书童与他说的,先一步避去了雅间。

    他等了一刻钟,不见阮柏身影,便问了小楼里的书童,得知阮柏有急事走开了,杨昔豫也就不等了,独自一人走出了书社。

    杨昔豫出来得迟,外头的小贩们早就散了。

    他走了一小段路,被一妇人拦住了去路。

    妇人稍稍抬起帷帽,露出半张脸,红唇轻启:“豫二爷。”

    杨昔豫沉沉看着她:“石瑛?你怎么在这里?”

    石瑛莞尔:“借一步说话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