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无心插柳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无心插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是个老衙役了,名叫许斌,平日在这一带行走,为人热情,与街坊邻居们很是熟悉。

    他刚刚经过胡同口,一小童跑出来寻他,说这儿起了纷争,许斌就匆忙赶来了。

    一进院子,听到“绑人”两字,他打起精神来应付。

    最先进门的老妇拉着许斌的胳膊,急切道:“你快来看看,我说他们是私情,这公子却说他是救人。

    救人哪有这么救的?这里除了公子和他的小厮,哪还有什么歹人?

    屋里那大闺女也没有被绳子捆着,衣衫不整的,哎呦,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许斌上上下下打量杨昔豫,眼前这位神**狈的公子极其眼熟,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一拍掌:“这不是杨二公子吗?”

    杨昔豫赶忙把许斌拉出人群,暗悄悄塞了银子过去:“不瞒你说,是府里私事,我也是被人算计,真是来救人的。谁寻私情会到这么个破院子里来,你说是不是?今日这事圆过去,以后好说、好说。”

    许斌捏着沉甸甸的银子,嘿嘿笑了笑,还未说话,又被老妇扯了回去。

    “管你是什么公子不公子的,”老妇见多了这种行当,立刻看穿了杨昔豫的小动作,啐了一口,“我们许衙役不是那等人!大伙儿都知道的。”

    哪怕许斌眼馋那银子,当着这么多相熟的邻居,也不好自己拆台。

    他不还银子,也不接杨昔豫的话,反而笑容轻浮:“私事呀?里头那个莫不是顾姑娘吧?”

    杨昔豫闻言一怔,这些人都不认识顾云锦和阮馨,他犹豫是说实话还是编个幌子。

    事实上顾云锦压根不在这里,他说谎事后会被拆穿,可只要瞒住了阮馨的身份,他顶多再被顾云锦打一通,反正又不是没打过。

    “是……”这么一想,杨昔豫下意识地就要应下。

    那老妇却哈哈大笑,阻了杨昔豫的话:“不是顾姑娘,我虽然不认得,但满京城都知道,顾姑娘长得可漂亮了。

    屋里那个一点都不好看,还比不上婆子我年轻的时候呢!

    再说了,顾姑娘打人厉害喽,一来不会被绑,二来,也不会跟这个被她天天打出胡同的杨公子搞七搞八的。

    哎呦,许衙役哦,婆子我跟你说,讲话要小心些的,姑娘家的名声很要紧的。”

    杨昔豫气极反笑。

    说话小心?名声要紧?这老虔婆还知道这两样?刚刚乱七八糟大喊大叫的分明就是这婆子啊!

    许斌应了老妇的话,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与杨昔豫道:“杨公子,这事儿吧,我看这样。

    若是绑人,我们去衙门里说说明白,是谁绑的,为了什么事儿,总要把来龙去脉弄清楚,我们大人也好抓捕那歹人,免得再有姑娘家被他害了。

    若是私情,您也不想闹大,我让街坊们给个脸,大伙儿散了,您再把里头姑娘叫出来,我问问明白,然后把人家家里人请来,你们自个儿商量去。”

    杨昔豫左右为难。

    他不想去衙门里,而今日也绝不是私情。

    场面一下子就僵住了。

    院子外,不远不近的树下,石瑛畅快地看着这边动静。

    拿阮馨做替代品,原本只是为了恶心杨氏,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这阮馨和杨昔豫竟然那般熟悉,老妇说他们“抱在一块”,呵,这事儿就更有趣了!

    看着被唤来的衙役登场,石瑛转身,不疾不徐地走出了胡同。

    她该离开了。

    去自华书社报信的人应该已经把此处位置告知阮家人了,想来他们很快就会赶到,她再留在这儿,就有被人发现的危险了。

    可惜,后头的好戏是看不成了。

    另一厢,书童寻到了阮柏,附耳说道:“有个小贩来说的,三祥胡同里有衙役发现了个姑娘,应该是我们二姑娘。”

    阮柏一听,转身就往三祥胡同去。

    听风跟着他一路进了胡同,就见有一院子门口围了不少人,交头接耳说着话。

    阮柏心里一沉,惊动了这么多人,阮馨这次出事的消息怕是瞒不住了的。

    他挤进了院子,一抬头就看到了杨昔豫,不由怔住了:“杨二公子怎么在这里?我听说是找到……”

    杨昔豫见阮柏来了,赶忙压着声儿说了经过:“二姑娘在屋里,她是被算计的,我也一样,我来救人的,阮先生帮我与衙门里说一声。”

    阮柏关心阮馨,没来得及细细想杨昔豫这番说辞,见此处还有百姓围着,忙与许斌道:“这位差人,这围着总归……”

    许斌没有一眼认出阮柏,但他认得听风,自然不敢不给蒋慕渊颜面,当即应下,要请各位邻居出去。

    老妇最快,与阮柏道:“您是那大闺女的爹吧?我看您跟这杨二公子也挺熟悉的,两个孩子情投意合的,您就别棒打鸳鸯了,这寻私情都寻到这种地方来了,不如欢欢喜喜讨个乘龙快婿嘞。”

    阮柏的脸拉得老长,沉声道:“这位大娘莫要胡说。”

    “我怎么就胡说了?”老妇指了自己的眼睛,道,“我没瞎,看得清清楚楚的,我进来的时候,这公子跟您那大闺女衣衫不整抱在一块,被我发现了,您闺女还一个劲儿往公子怀里躲。这要不是私情,那是什么?”

    闻言,阮柏愕然愣在了原地,看看老妇,又看看杨昔豫,一时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

    听风抿着唇站在一旁,摸了摸鼻尖。

    这叫什么?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原本今日就想让阮柏知道阮馨和杨昔豫之间的事儿,结果安排的事情没有成,却在此处闹开了。

    不过,听风不喜欢这样的无心插柳,其中变数太大,毕竟一开始,那妇人是冲着顾姑娘去的。

    若此刻被一群人围在屋子里出不来的是顾姑娘……

    光是这么想想,听风就一阵怕。

    不管是绑人还是私情,许斌好说歹说,把人都劝开了。

    阮馨穿着不合身的衣裳,从屋里出来,对着阮柏哭得梨花带雨。

    阮柏想问明白,可看女儿哭成这样子,到底也不忍心追问,请许斌叫了辆马车来,示意阮馨先上车,而后与杨昔豫道:“二公子到书社一趟吧,您能寻到这里,应该也知道是谁绑了人。”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