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出气了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出气了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在顾云锦的眼中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他稍稍扬眉,不动声色地先一步移开了目光。

    男女有别,他一个劲儿看着,总归是不妥当的。

    虽然今夜来访,本就是极其不妥当的事儿了。

    端起茶盏一口饮了,蒋慕渊干脆打量起了次间里的摆设。

    除开寿安,蒋慕渊没有再踏足过其他姑娘家的闺房。

    珍珠巷买下来之后,他之前有一次来瞧过,空荡荡的院落,很是寻常。

    可一旦住了人,就一下子有了鲜活的生气,尤其是小泵娘家家的,桌上点着淡淡的香料,微微的甜,却不腻。

    呼吸之间,萦绕口鼻,沁入心扉。

    缓缓吸了一口绵长的气息,蒋慕渊看着博古架。

    许是借住数月的关系,上头的东西很少,零星列着几册书,另有两块顽石,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顾云锦顺着蒋慕渊的视线看去,见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两块石头,便道:“那石头原就是这宅子里的,大娘说我屋里东西太少,就给我拿来了。”

    蒋慕渊了然地点了点头,难怪他觉得眼熟,应该是上次出京时带回来的,没拿回国公府去,他让听风随便寻个地方收了,也是巧,听风正好就收在了珍珠巷。

    石块搁在姑娘家的屋子里,到底显得硬邦邦冷冰冰的,早知如此,当时该寻盆珊瑚。

    屋角的花架上还搁着一个青花瓷盆,浮着两片巴掌大的莲叶。

    蒋慕渊眼睛尖,隐约瞧见水波涟漪,问道:“水里还养了什么?”

    “两条小鱼,”顾云锦笑着道,“我们太太喜欢,说看起来热闹些。”

    蒋慕渊也笑了,站起身走到瓷盆边,轻轻拨开那莲叶,就看到了水中游动的小鱼。

    鱼儿极小,只他小指长短,金色的鱼身在水中央摆动,不就是热闹嘛。

    他想起前回去顾家小院时,在廊下看到过一盆盆的花卉,花叶被浓烟熏了一整夜,叶子都打奄了,可还是能够想象在遭难之前此处的花团锦簇。

    地方不大,却显得热闹。

    顾云锦亦跟了上来,站在一旁看着,蒋慕渊修长的手指浅浅点着水面,荡开一圈圈的水波。

    “你们住进来也好,宅子是要有些人气,”蒋慕渊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水,一边与顾云锦说话,“这里没有仔细收拾过,我记得这院子有个小花园?”

    顾云锦颔首,道:“就在后头,太太和大娘商量要添些花草。”

    蒋慕渊笑容更深了,收回了挡着莲叶的手,道:“我过两天让人送些来,顾太太擅长种花,就替我理一理园子。”

    顾云锦微怔。

    蒋慕渊想了想,又道:“算是你们的租房钱了。”

    闻言,顾云锦越发愣怔了,而后,她听明白了蒋慕渊的意思,眼中的疑惑渐渐消散,余下的是数不尽的感激。

    这数月间,蒋慕渊帮了她太多回了,她也欠了太多人情账。

    顾云锦除了感激之外,以她的能耐大抵是还不了这些债的,倒不是债多了不烦,而是她知道深浅。

    蒋慕渊让她们打理园子抵房钱,这笔账本身就不平,可他的意思其实在他处,一来说明此番交易,让她不用觉得亏欠良多,二来也不要她们多想,他帮她们,原本就想有算计过回报。

    贾家大娘还说爷们细心,可顾云锦要说,蒋慕渊这是再细心也没有了。

    她认真点头,应下了。

    两人站在窗边,外头的动静明显许多。

    夏日的夜晚,虫鸣阵阵,往日听着烦躁,今日入耳,却觉得清凉。

    蒋慕渊抱着胳膊,打量墙上挂着的字画,顾云锦却一瞬不瞬看着他的手。

    她注意到了,蒋慕渊抱着右臂的左手轻轻揉搓着肘关节,动作幅度不大,力道也小,说不上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

    顾云锦记得,那日听风提起过蒋慕渊的右手似是伤着了。

    “小鲍爷,”顾云锦轻声开口,带着几分关切问道,“是不是那夜救火,右胳膊伤着了还没有大好?”

    蒋慕渊转头看她,又垂眸看向自己的右手,再抬起头来时,眸底带着些讶异:“怎么这么问?”

    顾云锦抿了抿唇,道:“那天听风说的,说你总抱着胳膊,担心是救火时用过了劲儿就不舒服,有叫大夫瞧吗?”

    仿若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蒋慕渊的眼中的情绪一闪而过,快得顾云锦还没有琢磨出来就已经消失了。

    蒋慕渊依旧带着笑,道:“无妨,是旧伤,与那日救火无关。”

    顾云锦应了声,蒋慕渊从小习武,又跟着宁国公上过战场,这两年也没少替圣上在各处奔波,有旧伤也是寻常的。

    眼下起码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可顾云锦是知道的,十年后,蒋慕渊的脸上甚至都带了伤,从左边眼角到颧骨,极细,却也叫人心惊胆颤的。

    这要是再偏上几分,可不就是伤到眼睛了吗。

    屋里的光亮暗了些,顾云锦拿着剪子拨了拨灯芯,油灯又亮了点儿。

    蒋慕渊看着她动作,此刻胡同里打更的声音传了来,他才惊觉时辰已晚。

    “我要走了。”蒋慕渊低声道。

    顾云锦一时没听清,转身怔了会儿,才明白他说了什么。

    这般反应,叫蒋慕渊不禁轻笑出声。

    他压着步子往外头走,柔声道:“我让人寻寻石瑛下落,免得她再动歪心思,你只管放心就好。”

    说完了,又担心顾云锦重新陷入之前低落的情绪里,蒋慕渊便问她:“上回打那杨昔豫,出气了吗?”

    顾云锦扑哧笑了。

    她应了寿安郡主要亲自向蒋慕渊道谢的,只是前回胡同起火,晕头转向间就忘了。

    这会儿问及,顾云锦含笑望着蒋慕渊,应道:“出气了,狠狠的出气了。”

    姑娘家毫无防备的说着话,眼神明亮。

    几乎是下意识的,蒋慕渊想揉揉顾云锦的脑袋,手伸到半途才想起不对来,赶紧收回,以手作拳清了清嗓子,没有露出端倪。

    动作止住了,笑容却漫在眉梢眼角,他道:“出气了就好。”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