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硬塞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五十四章 硬塞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沉思着,渐渐还想起了岭北白云观里她和蒋慕渊说的一些话来。

    那天几乎都是顾云锦在说,说幼年的镇北将军府,说入京后的大小事,也坦言了她愧对父母,无论是亲娘还是继母,以及兄嫂,她都辜负了。

    她也提及了杨家和杨昔豫,许是彼时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与其说是怨恨,不如说是后悔和无奈。

    蒋慕渊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听她说,但顾云锦知道,他并没有不耐烦,而是听得很认真的。

    像是听一听旧日相识之人临终前的絮絮叨叨一样。

    这份耐心,让顾云锦颇为感激。

    在她说到杨昔豫时,她好像是问过蒋慕渊的,问他与夫人是否和睦,像蒋慕渊这种常年在外征战的人,怕是很难顾到家中吧。

    当时,蒋慕渊答的应该是“我与她处不来”。

    短短几个字,意思已然明明白白了,因而顾云锦没有继续问下去。

    结合寿安和蒋慕渊的话,可见这门亲事并非宁国公府的本意了。

    虽说父母之命,搁在蒋慕渊这等出身上头,那就是圣上指婚,蒋慕渊是圣上的亲外甥,满朝上下,门当户对的年纪相仿的姑娘不说多,但也绝对不少,圣上怎么就给外甥指了个宁国公上下都不喜欢的呢?

    莫非,当真是柳媛一意孤行,靠虞贵妃说通了圣上?

    以圣上对虞贵妃的宠爱,应下这桩事儿倒也是有可能的。

    理出这么个前因后果来,顾云锦不由同情蒋慕渊。

    前世她嫁入杨家日子不顺畅,那是她瞎了眼,但蒋慕渊娶了柳媛,那纯粹是圣上硬塞的,他更没处说理去。

    这么比比,风光无限的小鲍爷也挺糟心的。

    今生,她已然脱离了杨家那个是非地,不晓得蒋慕渊能不能也躲开卫国公府了。

    月上柳梢,万寿园里越发热闹起来。

    长平招呼着程家三姐妹一道去投壶,又觉得人少不尽兴,亲自来找寿安和顾云锦。

    顾云锦笑着看了会儿,也被长平县主赶鸭子上架般塞了几支羽箭。

    嬉笑声中,顾云锦试着投了,有中的也有不中的。

    玩闹罢了,也不是硬要分出个谁高谁低,也无人压彩头,只图个乐子。

    你笑话我,我笑话你。

    顾云锦与长平县主打趣了几句,转过头去,却看到了站在树下的阮馨。

    那树处在暗处,灯光都只影影绰绰照到一个小角,因而这里都没有其他人注意到阮馨来了。

    阮馨直直看着她,顾云锦被她那阴沉沉的目光看得脖颈发凉,不由低声问长平县主:“阮二姑娘怎么也来了?郡主给的帖子?”

    长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由抿唇,道:“她往年也是来的,据我所知,从前她的帖子的确是寿安给的,但今年,寿安没有给她,不晓得是哪一位给了,总有人想看热闹的。”

    顾云锦听懂了。

    七夕游园,寿安是诚心诚意请她,自然不会再下帖子给阮馨,免得大眼瞪小眼,搅了游玩的兴致。

    可这里的勋贵姑娘也有与寿安、长平处得平常的,晓得寿安与阮馨不往来了,便把帖子给了阮馨,全当看乐子了。

    哪怕寿安不理阮馨,与阮馨交恶的顾云锦的出现,也是意外之喜了。

    再退一步,就算她们都不理会阮馨,这些时日被搅进了流言里的阮馨,本身就足够让人指点说话的了。

    顾云锦倒是有些佩服阮馨了,反正若是她,得了这么恶意满满的邀请,肯定是不来的了。

    而阮馨却来了。

    不过,阮馨似乎也没有给人当乐子的兴趣,她和顾云锦冷漠对望了几眼,各自避开了。

    后花园里一时风平浪静的,前头就时不时有几句争锋相对。

    金安菲呛了徐令婕一句,不等徐令婕回嘴,金安雅已经拖着妹妹离开了,留下王玟一人与徐家姐妹两看两相厌。

    王玟不是个肯受气的,冷声道:“怎么没瞧见你们府上表姑娘?她是没有来吗?”

    有人在一旁答了一句:“顾姑娘吗?听说是往后头去了,与寿安郡主她们在一块呢。”

    王玟扑哧笑了,鄙夷道:“你看,你们那表妹都不愿意理你们了,人家得了贵人照顾,也没提携你们几分。”

    “是啊,表妹是有贵人提携,”徐令意冷冷睨了她一眼,“你跟着金家姐妹做什么?别看她们家跟平远侯府都姓金,她说亲戚长亲戚短的,长平县主不一样不理她们了吗?

    你便是再与我们过不去,金家姐妹也没有好处能给你的。

    人家自己躲得远远的,不出头,也不让亲妹妹当刀子,偏你傻乎乎的还一个劲儿往前冲,也不想想人家稀罕不稀罕你的忠心耿耿呢!”

    这话里话外的,句句在说王玟给金家姐妹当狗腿。

    王玟气得胸口都要炸开了,可徐令意最后那几句话还是震住了她。

    上次赏花宴的事儿,金安菲还反过头来说她呢……

    听说金安雅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的。

    可明明,那天是金安菲一定要寻徐令意不痛快,她只是帮腔罢了……

    这么一想,王玟下意识看了眼金家姐妹离开的方向,再不说话了。

    徐令意见她歇了,也懒得跟她折腾,怕徐令婕惹事,干脆也把她带离了人群。

    前头花园的人远比后花园的多,因而徐令意也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有一个姑娘一直看着她们,若有所思的。

    七月会一直到了三更天。

    乐成公主是最后才来的,往水榭边一坐,也不与人交谈,让侍女添了酒,一个人喝个没完。

    寿安郡主不放心她,与顾云锦说了声,过去搭了几句话,最后还是摇着头回来了。

    “怕是要喝醉的,”寿安郡主叹道,“皇后娘娘不顺心,她又能顺心到哪儿去?”

    乐成公主是中宫皇后亲生的,后宫里如今虞贵妃独大,连皇后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免得被一心想寻她错处的圣上找到机会,皇后谨言慎行了,乐成公主哪能舒坦?

    可大抵就是因此,怕喝醉了被人说道,乐成公主喝了许多,最后却没有醉,绷着脸又回宫去了。

    前后花园里的人,陆陆续续也散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