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中元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中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七月会持续到三更天。

    万寿园里的热闹散了,前后门上却是格外热闹。

    来耍玩的都是姑娘家,即便有马车仆妇在外头候着,今夜城中巡防人手也比平日多,但各府家中都不放心,父兄来接的也不少。

    侍郎府里,徐驰来接的徐家姐妹。

    不提王玟那惹事的,徐令婕今日玩得还是极其尽兴的,这会儿疲惫上来了,一钻进马车里,就靠着车厢打瞌睡。

    徐令意扶着徐驰的手上车,见父亲一脸关切,便没有急着进车厢,而是笑了笑道:“没几个不开眼的人,父亲不用担心我。”

    徐驰闻言,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徐令意还想说什么,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她看。

    四周人多,各府马车挤在一块,相熟的彼此打着招呼,也不乏婆子丫鬟们的动静,可徐令意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有一双眼睛隐在这些人之中,一直在看着她。

    这滋味可真不好受。

    她下意识地扫了两眼,并未发现视线的主人,只能一头进了车厢,不再理会了。

    徐令婕迷迷糊糊的,含糊问道:“你怎么这么慢呀,我困死了,早些回去睡了。”

    徐令意随口应付了一句,没有细说。

    前回被人从西山一路跟到了珍珠巷口的事儿,她和魏氏只告诉了徐驰,侍郎府里其他人,她们瞒得紧紧的。

    虽说她不确定那道目光,但徐令意隐隐觉得,大抵与那日的人有关。

    另一厢,顾云锦是坐寿安郡主的马车走的。

    她没有父兄来接,寿安说什么都不放心,一定要把人送回珍珠巷才行。

    顾云锦拧不过她,干脆听了寿安的。

    寿安郡主这会儿的精神头还极好,靠着顾云锦不住说话:“等过了中元,我和长平想去游湖,姐姐一道来?”

    顾云锦闻言笑了。

    这两个小泵娘,真是半点也不肯歇的。

    寿安想游的是平湖,平湖在京城之中,水域宽阔,不说泛舟,就算是皇家花船,缓缓穿湖而行,都要小一个时辰。

    湖心有几处小岛,一年四季风光不同,在百姓们之间,也是个京中赏玩的好地方了。

    寿安说一不二,就当顾云锦应了,等看她进了院子,才让马车调头回国公府去。

    七夕一过,各府上下忙着准备中元节。

    顾云锦和徐氏坐在一块折着元宝,吴氏从前头过来,搬了把杌子坐下。

    一面折,吴氏一面低声道:“我刚去找大娘了,大娘的意思是她不讲究,我们要在这里摆也是可以的,但我琢磨来琢磨去,这事儿不合适,还是要回北三胡同一趟。”

    吴氏说的是中元祭祀。

    不管这到底是蒋慕渊的宅子,还是贾妇人的宅子,总归都不是顾家的。

    在别人家里摆起供桌,祭祀自家先人,这事儿委实不妥当,哪怕贾妇人无所谓,她们三人也做不出这等事情来。

    徐氏赞同吴氏的话:“同在京城中,一辆马车的事儿,就住在北三胡同,左不过三天而已。”

    话是这么说的,可等她们大包小包地回到北三胡同时,顾云锦还是有些担心的。

    北一、北二胡同的重建正热火朝天,动静实在不小。

    顾云锦和吴氏也就罢了,她们怕徐氏吃不消。

    与左右邻居们打了招呼,顾云锦进了小院。

    有些时日没有住人了,各处还是落了不少灰的,沈嬷嬷带着几个丫鬟手脚麻利地收拾了,先让徐氏坐下休息。

    供桌搭起来,吴氏做事有经验,贡品香火一应不缺,井井有条。

    顾云锦看没有什么需要她帮把手的,就出门去找黄家阿婆。

    黄阿婆亲切极了,与顾云锦说了会儿胡同里的趣事。

    顾云锦认真听了,又问:“夜里还清净吗?”

    “不算清净,”黄阿婆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建屋子,时间赶得紧,每天忙到天擦擦黑,第二天一早,刚有些光亮又开工了。

    我是上了年纪,不嗜睡,我家小儿就吃不消,成天要哭。

    阿婆再提醒你一句,这几夜怕是更加吵的,你们太太身体不好,还是住珍珠巷好,免得烦。”

    顾云锦粗粗一听,没领会黄阿婆的意思,见黄阿婆指了指墙边放着的烧元宝的盆子,她一下子恍然大悟了。

    北一、北二胡同走水之后的第一个中元,家里但凡有亲人遇难的,肯定是要烧纸的。

    新丧悲痛,哭上一整夜也不稀奇。

    以徐氏的身体,还是莫要遭这累的好。

    黄阿婆抿唇,道:“神鬼之说,还是要敬重些的,远的不说,近的只看燕清真人,就晓得了。”

    顾云锦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黄阿婆的第二重意思。

    中元节也是鬼节,那夜不太平,而小儿、体弱多病之人,是最容易冲撞上的。

    顾云锦信道,搁在从前,这话她将信将疑的,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可现在,她重活了一次,很多想法又不一样了。

    世间大抵真有鬼神吧,若不然,她又算是个什么呢?

    顾云锦向黄阿婆道了谢,回去劝徐氏。

    徐氏对祭祀一事极其看重,守夜从来不躲懒的,听顾云锦劝说,原是不答应的,直到顾云锦把乌太医搬出来了,她才点了点头。

    乌太医忙碌,看在贾妇人的面子上才辛苦来看诊的,做医者的如此尽心,她这个病人又怎么能胡乱糟蹋身体呢。

    天黑前,顾云锦先送徐氏到珍珠巷,再回北三胡同。

    等回到东街上时,正是热闹时候,不少铺子门口摆着花灯,有百姓买下,带去平湖放河灯。

    顾云锦想了想,转身上了素香楼。

    她记得,素香楼有一侧雅间,远远是能眺见平湖的。

    素香楼的生意依旧不错,只可惜那侧雅间客满,她只好先坐在临街那间,等着对面空出来再挪过去。

    念夏坐在窗边看街上,突然眼睛一亮,道:“奴婢好像瞧见大姑娘了。”

    顾云锦扑哧笑了:“大姐姐出门肯定带着帷帽,你居高临下看过去,能分得清谁是谁呀?”

    念夏又盯着看了会儿,道:“是大姑娘,边上那个是青雾呢,大姑娘那身衣裳是前回跟姑娘一道做的,奴婢认得的。”

    这么一说,顾云锦也凑到了窗边,低头往下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