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姐夫还是我姐夫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姐夫还是我姐夫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徐令意的身边只跟着青雾一人。

    傍晚时,徐令婕吵着要放河灯。

    许是杨昔豫的事儿已然定下了,杨氏婆家娘家里外不讨好,这口气憋得厉害了,也不管那么多,干脆由着徐令婕。

    照杨氏所想,放个灯而已,徐令峥他们兄弟跟着,还看不好徐令婕吗?

    徐令意原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魏氏劝了她几句,她才应下出门。

    刚到东街上,看到陆陆续续往平湖去的百姓,徐令意就有些后悔了。

    她和徐令婕商量之后,徐令峥、徐令澜陪着徐令婕去放灯,徐令意就在东街上寻个茶楼等着。

    这谁能想到,徐令意和青雾下了马车,还不等走进街边茶楼,她又感觉到了有人盯着她看。

    徐令意敏锐,这一次,一下子寻到了目光来源。

    她抬头往上看,果不其然,那茶楼二层的窗户边站着一个人,正沉沉看她。

    虽然她也不记得那天那位公子的模样,但徐令意觉得,应该是同一人。

    人家就在这茶楼里,徐令意哪里还会再往里走。

    东街上这么多茶楼,还寻不出一个安静地方吗?

    徐令意扭头就走,只是她脚程不快,没走出多远,青雾就白着脸道:“姑娘,那人好像跟上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徐令意又继续往前走。

    一面走,徐令意一面盘算着:“这里人多,我们不好跟他起争执,他若是再执意跟着,我们寻个僻静处,我倒要问问他,三番四次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青雾闻言,脚下一错,慌得连连摇头:“姑娘,哪能寻僻静处啊!他要是居心不良,奴婢跟您加在一块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话不是瞎说的。

    徐令意暗暗叹气,猛得就想起顾云锦来。

    看来,还是蹲马步学些拳脚为好,免得连自保都不行。

    早知道当时就日日去兰苑里跟着顾云锦学了,也就无需在此刻苦思冥想怎么甩掉身后人了。

    徐令意加紧了步子,经过素香楼时,被人拦了下来,她定睛一看,来人是念夏。

    念夏指了指楼上,道:“我们姑娘在上头。”

    闻言,青雾长长松了一口气,有人壮胆,那真是强多了。

    徐令意跟着念夏上楼,推开雅间大门,就见顾云锦还倚着窗边往下看,她不禁道:“关上吧,有什么好看的。”

    顾云锦道:“刚是念夏看到你了,我顺着看了眼,总觉得你心急火燎的,怎么了?又被人跟着了?”

    徐令意抿唇没说话。

    青雾连连点头,过来指给顾云锦看:“表姑娘,就是那个穿着月白袍子的,他之前在前头茶楼里吃茶,瞧见我们姑娘,就巴巴跟上来了。”

    顾云锦顺着青雾的指尖看去。

    那月白袍子的少年身形颀长,就这么不疾不徐抬起头来,直直望着她们这一间的窗户。

    如此一来,顾云锦和青雾真真切切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剑眉入鬓,凤眼斜长,唇角噙着笑意。

    青雾皱眉道:“长得还人模人样的,怎么还做跟着人跑的事儿呢?”

    顾云锦却在看清的那一瞬就愣在了原地。

    眼前这位少年人,虽然她离京之后再未见过,但她的确是认得的。

    那是礼部尚书纪大人的孙儿纪致诚,他也是前世徐令婕的丈夫。

    顾云锦半晌才回过神来,招呼念夏道:“你来看看,前回守在巷子口的是不是他。”

    念夏凑过来看了,颔首道:“就是他!他怎么老是跟着大姑娘呀。”

    这个问题,顾云锦也很想知道答案。

    她收回了目光,慢慢关上了窗子,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坐回了桌边。

    顾云锦对纪致诚的所有印象都来源于徐令婕。

    当年这门婚事是门当户对的,徐令婕应归应了,但在杨氏跟前也没少挑剔。

    婚后,纪致诚跟着徐令婕到过杨家几次,徐令婕与顾云锦说了不少纪致诚对她不好的地方,可那些烦恼,在跟杨昔豫井水不犯河水的顾云锦耳朵里,更像是撒娇一样了。

    看得出来,徐令婕是很粘纪致诚的,反倒是纪致诚,许是男儿的关系,在人前反正不见多少热情。

    没想到转过一世,纪致诚竟然会追着人跑了。

    而这个人,却是徐令意。

    徐令意见顾云锦这幅神情,便问:“你认得他吗?”

    顾云锦点头道:“礼部尚书的孙儿纪致诚。”

    这个答案,让徐令意也怔住了。

    两人正说着话,小二哥来敲门,笑嘻嘻道:“对侧雅间空出来了,两位姑娘要不要挪过去?”

    徐令意下意识地想离那窗户远一些,顾云锦原就是想看看平湖,自然应下。

    两人跟着小二往对面去,走廊拐角,程晋之迎面而来。

    两方打一照面,彼此问了安。

    程晋之的身后还跟着程四娘,看起来是兄妹一道来出来的。

    两间雅间相邻,程四娘毫不犹豫抛弃了程晋之,来找顾云锦说话。

    徐令意绞着帕子心不在焉的出了会儿神,还是下定了决心,与顾云锦道:“还是下去问一问吧。”

    之前是不清楚那人身份,担心碰见个说不清的,但既然是礼部尚书家的,纪大人在京城也是数得上号的,不会让孙子胡乱行事。

    只要能说理,就一定能说明白。

    顾云锦颔首,没有答应让青雾孤身下去,而是附耳与徐令意沟通了两句,等她同意去,才与程四娘简单说了说。

    程四娘听得目瞪口呆,但人家告诉她,就是信任之意,她赶忙道:“放心,这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三哥也不会乱说。”

    说完,程四娘去知会了程晋之一声,由程晋之的小厮去找纪致诚。

    不管对方什么意思,这样做总归更妥当些。

    那小厮很快就回来了,苦哈哈看着三个姑娘,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奴才说了,徐大姑娘跟四姑娘您一道吃茶呢,他要是再鬼鬼祟祟的,我们爷回头要教训他,”小厮道,“他说,他不是鬼鬼祟祟的,他就是想认识徐大姑娘,他中意您……”

    这话欠打,小厮都说不下去了,不等程四娘挥手,一溜烟跑了。

    徐令意一脸莫名其妙,脸涨的通红,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正在吃点心的顾云锦险些噎着,赶忙喝了一口茶,满脑子就剩下了一个念头:我姐夫还是我姐夫……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