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来不来得及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来不来得及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夏太医闻言,尴尬极了,但还是认认真真给皇太后诊脉,写了脉案。

    皇太后的身体都是一些老毛病了,毕竟年纪在这里,不可能无病无痛的。

    夏太医关照了几句,便起身告退。

    蒋慕渊也退出来,快走了几步,跟上了夏太医:“还有一些事情想请教大人。”

    夏太医顿足。

    蒋慕渊问起了洪水之后防疫病的事情。

    夏太医理了理思绪,把想到的详详细细都说了一番,又道:“太医院也点派了人手,明日与徐侍郎等工部的大人们一道出发,梁院判领队,他经验丰富,应该能帮上小鲍爷的忙。”

    蒋慕渊笑道:“防疫这一块,我心里没底,有梁院判同去,添了不少底气。”

    夏太医忙拱手道:“小鲍爷不要这么说,您这个年纪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为圣上排忧解难,真是英雄出少年。下官说句厚颜的话,谁家养儿子,不想养个小鲍爷这样出众的呢!”

    “夏大人这就抬举我了,”蒋慕渊笑着道,“府上几位公子,不也是自幼习医,颇有建树吗?我听说大公子如今在善德堂坐诊?”

    提及长子,夏太医的眼中,多少也透出些许骄傲来,道:“下官今日是厚脸皮厚到底了,那几个儿子,只要他们能承继这衣钵,能潜心在医道上,能救苦救急于百姓,那总算也没辜负在祖师爷跟前磕的头。”

    蒋慕渊颔首,又问:“小鲍子是跟着乌大人习医吧?”

    夏太医微微拧眉,略一思量后,道:“不瞒小鲍爷,这小儿子是下官眼下最操心的。医者,要考量的不仅仅是医术,懂医理,不等于会看病。就像考官一样,能背得出墨义,能写得好策论的,不一定能当好父母官。”

    “夏大人是觉得小鲍子在人情梳理上还……”蒋慕渊道。

    话说到了这里,夏太医也不含糊,颔首应了。

    蒋慕渊放慢了脚步,前后思索了一番,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也是走得多了,看得多了,才渐渐能领会一些。

    夏大人,小鲍子跟随乌大人多年,医理上应当已然全备,与其让他留在京中,不如您试试让他遍行天下。

    您的熟识里,应该有能为他引路的,结伴行医,多走多看,会有进益。

    我再多提一句,如今两湖一带最缺医者,您也可以让他跟着太医院的大人们一道去。”

    这一番话,让夏大人怔住了,他岂会不晓得蒋慕渊说得极有道理?他年轻时也曾在外游医,积攒下无数经验,深知这种经历,对人情世故上的益处极多。

    可夏易到底是小儿子,他心疼小儿子最多,要不然,也不会铺路替他拜到乌太医名下。

    只是数年下来,夏大人渐渐的也察觉到了夏易的长处及短处,他知道必须改变儿子,却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今日与蒋慕渊也是正巧就聊到了这里,对方的话无意让他坚定了许多。

    两人一道走出宫廷,听风候在不远处,小跑着过来。

    夏大人见此,行了一礼,告辞道:“小鲍爷的话,让下官茅塞顿开,下官回去好好与小儿说说,他也到了要行天下的时候了。”

    听风瞅了眼夏大人的背影,好奇道:“爷,您点拨夏大人什么了呀?”

    “让夏易跟着太医院的人去两湖。”蒋慕渊随口答着。

    听风也就是随便一问,问完了没上心,他更关心蒋慕渊:“爷,圣上怎么说?”

    “后天出发去两湖,”蒋慕渊道,“你留在京城,寒雷他们跟着去就行了。”

    不能随行,听风颇为遗憾,苦着脸跟着走,走了两步,突然眼睛一亮,拍了拍脑袋道:“哎?爷您刚是让夏公子也去两湖?”

    “怎么?”蒋慕渊睨他。

    听风没敢再说,只一双眼睛沽溜沽溜的。

    蒋慕渊失笑,以手做拳清了清嗓子,他承认,私心是有的,但同时,也是抱着善意的,对夏易而言,出去多见识一番,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他刚刚才在慈心宫里讨个承诺,确保了自身这里的安全,自然也要保证顾云锦那儿不出差池。

    小泵娘可人得紧,要是被人说动了,他总不能真去抢亲吧?

    可真到那个时候……

    比起将来后悔、思念,还是抢回来的好。

    蒋慕渊回了宁国公府,把要出行的事情告诉了蒋仕煜和安阳长公主,果不其然,长公主一脸的不赞同,看在蒋仕煜的份上,才堪堪忍住了。

    蒋仕煜把蒋慕渊叫去了书房,他领兵多年,也见多了天灾**,他从书架上翻出了一本陈旧笔记,摊开其中一页给蒋慕渊看。

    “这一段开始,记的都是水灾后救灾、防疫的心得,你且看看。”蒋仕煜道。

    他从前打过一仗,敌军炸开了上游堤坝,一夜之间淹了一整座城池,蒋仕煜带兵去救,虽是打败了敌军,但也被城中凄惨景象所震撼,当真是人间地狱。

    蒋慕渊认认真真看了,有些细节处亦与蒋仕煜交谈了一番。

    待说完了,蒋仕煜才笑着道:“行了,去看看你母亲,别招她哭。”

    蒋慕渊无奈道:“她要哭,我又劝不住,还是父亲您回头再哄哄吧。”

    “臭小子!”蒋仕煜笑骂了一句,赶他出了书房。

    蒋慕渊一回房就见安阳长公主等着他,母子两人好言说了一番,长公主再舍不得再挂心,也不会拖他后腿。

    “我一会儿让人给你收拾东西,”长公主嗔道,“心怀百姓心怀百姓,你就不晓得心怀心怀我,什么时候能娶个媳妇回来,让她给你收拾,我才不费这个力气了!你赶紧去洗洗,吃过饭就休息吧,养好了精神才好走。”

    蒋慕渊笑着道:“不着急,一会儿还要出去一趟。”

    “天都黑了,你还要去哪儿?”长公主奇道。

    蒋慕渊想了想,眉梢一扬:“看看现在给您去找个儿媳妇还来不来得及。”

    几个嬷嬷屏不住笑,长公主指着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连连摆手:“去去去,你赶紧去!找不着别回来了!”

    蒋慕渊笑着走了,长公主摇着头与嬷嬷们道:“就会耍嘴皮子,我看他哪里找去!”

    夜色沉沉的,巷口远远有更夫打更的声音,蒋慕渊站在一处院墙下,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轻巧一跃,进了小院,轻轻敲了敲东跨院的门。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