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原来是他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七十一章 原来是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语气之中透着几分关心,夏易淡淡笑了笑,哪怕明白顾云锦的关心仅仅是把他当作一个熟识、一个朋友,却也依旧让他心里热乎乎的。

    “可我是大夫呀,虽然还是个学徒大夫,”夏易的笑容温和极了,道,“哪有大夫怕疫情危及的?百姓们还等着,我们可不能怕的。”

    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不难,只要奔赴现场,全心全意投入进去就好,但就跟上阵杀敌一样,提着刀枪、跟随战鼓冲锋时是不怕的,杀敌不怕,受伤也不怕,而等下来战场,夜深人静一个人擦拭干了的血时,想起那千钧一发的死亡,才会真正后怕起来。

    吴氏和顾云锦知道这些,她们出身武门,哪怕父兄们不会愿意她们晓得,但多少还是听说过一些的。

    兵士们不会因为怕死就不上阵了,大夫也不会因为怕死就不救人了。

    道理都是一样的。

    顾云锦想了想,道:“那防疫结束之后呢?是不是就回京来了?”

    夏易深深看着顾云锦,摇了摇头:“不回来,等两湖安稳了,就与我师兄一道游医去,少说也要三五年吧。”

    这个答案,叫顾云锦意外极了。

    夏易看在眼中,笑着解释道:“我其实前阵子就有这样的想法了,作为医者,我还有很多不懂之处,眼界也不够开阔,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父亲前两天与我说了之后,我想是到了该出发的时候了。”

    吴氏和顾云锦都十分感谢夏易这几个月对她们一家的照顾,两厢认真道了别,这才上了马车。

    夏易站在胡同里,看着马车缓缓驶远,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并没有骗顾云锦,他是早有了离京游医的想法,但他也确实没有说出全部实话来。

    自从被乌太医点醒之后,夏易知道他不该再把视线落在顾云锦身上了,这位姑娘不是他肖想的。

    只是,“欢喜”之事,哪里能够随心所欲?

    即便是他克制着自己,还是会不知不觉地多看她两眼,想看她笑,想看她闹,什么样子都好看。

    每次去珍珠巷里看诊,对夏易而言,都是既高兴又忐忑的事情,但无论他多么努力地想把心思稳住,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夏易生出了远行游医的念头。

    一来是不让自己再看着顾云锦了,见过了山河大川,眼界增长、心胸广阔之后,小情小爱大抵就能抛在脑后了,三五年后,再回京城,那时候顾云锦肯定嫁人了,他也不至于摆不正自己的位子。

    二来,他作为大夫,以后要在行医路上走下去的,游医对他的将来极有好处。

    因此,父亲一提,夏易就点头了,今日来与乌太医告别,本想下午再去珍珠巷的,哪晓得这么巧。

    夏易看了眼祝家宅子,开口问那老仆:“镇北将军府往后要搬来此处?我都不晓得祝大人的宅子要出手,这也真是巧了。”

    祝家在这里住了好些年,与乌太医做邻居,老仆自然也认得跟着乌太医学医的夏易,闻言道:“还未全定下,但大致就是成了买卖了。”

    “哪家牵的线?”他明知不该问的,却终是忍不住。

    老仆答得坦荡:“宁国公小鲍爷那儿牵的线,好像是顾姑娘托了郡主。”

    “原来如此……”夏易道了谢,看着老仆关上了宅门,而后笑容渐渐淡了下来,“原来是他……”

    京城官家之中,多少都知道顾云锦与寿安郡主交好,即便知道是蒋慕渊牵线,也会当是寿安郡主帮了忙,但夏易却明白,不仅仅是那样的。

    能说得动乌太医出马,能让乌太医特特提点他,那样的矜贵人,京里还能有几位呢?

    有那么一瞬,夏易有些不甘心,只是不甘心之后,又多了一些放心。

    小鲍爷的名声极好,品貌端正,年轻有为,文武全才,若他是那个人,绝不会是心血来潮,他一定会善待顾姑娘的。

    另一厢,吴氏和顾云锦回到珍珠巷,仔细和徐氏说那宅子的状况。

    让念夏备了笔墨,顾云锦照着记忆,把宅子布局画下来。

    吴氏正与徐氏说到夏易要远赴两湖的事情上,她暗悄悄瞅了顾云锦一眼,压着声音道:“我之前就想吧,夏公子挺好的,世代为医,家风正派,他对我们又格外照顾,最要紧是,我觉得他挺中意云锦的……

    就琢磨着,等大伯娘她们来了,也问问她的意思……

    没想到夏公子要一走三五年,那肯定就不行了……”

    吴氏的声音很低,饶是顾云锦竖起耳朵,也只听得断断续续的,但不妨碍她领会吴氏的意思。

    顾云锦很是惊讶,提着笔都不知道要怎么画了。

    她怎么就没瞧出来夏易中意她呢?

    虽说,夏易的确是很照顾她们,但是照顾她,难道要以心意回报?

    她可以感激,很感激的。

    话又说回来,还有人比夏易更照顾她的……

    也不知道蒋慕渊到哪儿了?

    那夜都没有细细问他,到底是与其他大人一道走,还是独自快马加鞭早些赶到两湖。

    顾云锦的思绪飘开了,直到笔尖墨点晕到了纸上,才堪堪回过神来,她赶忙不再想,认真画好了布局。

    图纸摊在桌上,三人又一道说了宅子,徐氏亦没有不喜的地方,便道:“还有几天就中秋了,大嫂他们也快要启程了。”

    傍晚时,徐侍郎府里来,魏氏亲自来送帖子。

    徐令意的婚事有着落了,魏氏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极好,两家定了八月二十二放小定,她送的就是小定的观礼帖子。

    珍珠巷里没有外人,魏氏敞开了说话:“别嫌弃我多事,依着规矩,帖子我必须拿来。

    我与老爷、令意,当然希望你们能来观礼,可我也知道,你们肯定不想回侍郎府里赴宴的。

    碰见嘴巴坏的,还要说之前侍郎府不好,云锦走了,如今令意嫁得好,云锦又亲近起来了,那真是听一句就要气死了,因而不来也无妨的,我们晓得你们的好。

    令意这阵子是不方便出门,等过几个月,再来看云锦。

    喏,这是令意的信。”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