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挑事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七十四章 挑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八月二十一那天傍晚,下了一场秋雨,雨势颇大,一扫夏日余下来的暑气,一下子就凉爽起来。

    翌日一早,天空碧蓝,真真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纪家往徐家放小定,珍珠巷这儿早就定下不过去观礼了,但贺礼还是少不了的,由抚冬和沈嬷嬷一道给送去。

    侍郎府里,魏氏一早起来,忙了个脚不沾地。

    徐令意是个听话懂事的,魏氏不怕她说出不得体的话来,徐令婕虽然口无遮拦了些,但她在人前多少还拎得清,只要不点她这个炮仗,一般不会炸起来。

    魏氏真正担心的还是闵老太太,以及那些来观礼的客人们。

    纪家来的是纪尚书的幺女、纪致诚的小泵姑董纪氏,她丈夫是一甲出身,在翰林院里待了几年后放外做官,这几年政绩不错,听说再过几年就能调回京城了。

    董纪氏有诰命在身,又是全福,她模样端正,圆脸大眼睛,笑起来就一股子亲切味道,叫人极有好感。

    前回纪家女眷来相看时,董纪氏就陪着嫂嫂们来过,说话做事很是周全的一个人。

    依着时辰,董纪氏笑盈盈登门,依照着规矩,说福气话,插簪,一点儿都不出错。

    新打的金簪子戴到徐令意头上,魏氏飘飘荡荡的心总算是落地了,眼中含泪,强忍着才没哭出来。

    杨氏安排了酒席,请宾客们落座。

    魏氏这厢还没有感慨完,那厢席面上,她就听见有些不会说话的人胡乱开口了。

    有一位妇人的妯娌与太常寺卿金大人府上沾亲带故的,前回王家给金安雅放小定时曾去观礼,只听她道:“当日场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听说金家大姑娘一直冷着脸,就像是嫌弃王家请的全福夫人不够体面似的。

    可她也不想想,她是低嫁呀,王甫安一个员外郎,能请来什么样的全福?

    金二姑娘说话就更不好听了,惹得王家那全福夫人险些就撂担子不干了。

    事后,王家那儿听说给那夫人塞了厚厚的红包才算完事的。

    结亲结成那样,与结仇也差不多了。

    要我说呢,就是王家不会做人,我们令意多好呀,他们不要,偏要去跟金家攀,活该被人看不上。”

    魏氏的嘴角抽了抽。

    这话听着是在夸徐令意,贬低王家和金家,可这是个有头有脑的人该说的话吗?

    董纪氏还在席上坐呢,哪怕徐令意和王琅婚事告吹不是秘密,但当着纪、徐两家的面,大谈从前事情,这不是跟主人家过不去嘛!

    偏那妇人没有丝毫自觉,依旧再侃侃而谈。

    魏氏憋着气,怕席面上闹起来丢人,干脆与其他人说话,想把话题引开去。

    她才刚开了口,那边却又讲到了顾云锦和徐氏。

    “侄女儿放小定,那边也不使个人来,这礼数未免……”

    魏氏实在憋不住了,冷着脸打断了对方的话,道:“一早就送了贺礼来了。”

    “贺礼?”妇人轻轻笑了起来,“我还当今日来,能见见满京城都说模样好的顾姑娘呢,原来只送了礼物来。”

    坐在妇人身边的老太太清了清嗓子:“这礼数上不对吧?姑太太不来,顾姑娘也不来,这要是不晓得的,还当是她们不想跟纪尚书府里做亲戚呢。”

    “哪儿的话,”妇人道,“要是不想做亲戚,礼物肯定也不送了。年轻人要脸,许是之前闹得过了,下不了台面吧……”

    “是呢,毕竟当初是跟侍郎府划清界限了……”

    两人一唱一和的,声音不轻不重,几张席面上坐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别说魏氏脸上难看,连杨氏的脸也青了,这两人哪里是来吃酒的,根本就是来拆台的。

    杨氏放下筷子,拧眉道:“今儿个是我们大姑娘的好日子,两位老说表姑娘做什么?要说到表姑娘,不如去珍珠巷里说道?我使人给你们引路?”

    妇人和老太太交换了一个眼神,抿着唇笑着不说话了。

    之后席面上再热闹,对魏氏而言,都跟扎了一根刺似的。

    好在董纪氏完全不介意,她离开之前还避开人、反过来安抚了魏氏几句:“府里什么样的状况,我们一早就知道的,令意是什么样的、顾家姑娘又是什么样的,我们也都是知道的,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不能缝起来,那就……”

    魏氏会意了,颔首道:“下帖子时想着是好几年的左右邻居,却不想成了这样,既如此,往后只能少往来了。”

    送走了董纪氏,宾客散席了,魏氏去寻了杨氏:“那两人吃错药了?这是做邻居,还是当仇人呐?”

    杨氏也气得不行,府里欢欢喜喜办个席面,却冒出来这样的人,也叫她脸上无光:“她们与我们老爷官场上不冲突,为邻多年,也无矛盾,与珍珠巷那儿,越发没有纠葛了,都说无利不起早,图什么呀?”

    图什么,一时半会儿是弄不清楚的。

    杨氏只记在了心里,事后叫邵嬷嬷寻人四处打听打听,看看是哪儿出了问题。

    席面上的事情,一五一十都传到了徐令意耳朵里。

    徐令意写了信,让青雾找人送到珍珠巷去。

    等顾云锦午歇起来接了信,城里已经有了不少流言了。

    有说徐氏和顾云锦不讲究礼数的,有说她们势力的,那一套套的说辞,跟魏氏之前预料得一模一样。

    甚至有人开了盘,想赌一赌徐家与纪尚书府上做亲家之后,顾云锦会不会一改之前的脾气,重新与侍郎府走动,亦或是与徐令意频繁交往。

    那盘子才刚开起来,就被素香楼的茶博士笑话得皮都不剩了。

    茶博士摇着扇子,抿了一口茶:“各位,做庄家的都想赚银子,这不是稀罕事儿,可他不能耍花腔、骗银子不是?

    顾姑娘性子直,虽与郡主、县主交好,但大伙儿都不认为她是趋炎附势之人。

    徐大姑娘嫁得好与不好,都不会改变顾姑娘的态度。

    在想琢磨着,不少人都押了顾姑娘不会与侍郎府再走动、不会与徐大姑娘交好的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