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打了也白打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打了也白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后来,吴氏进门了。

    对这位祖辈挑中的妻子,顾云齐是满意的,可顾云锦却与嫂嫂处不来。

    这世上,大抵婆媳、姑嫂大大小小的总有会些矛盾,他们这儿,徐氏是继母,与吴氏没闹起来,只姑嫂关系,叫顾云齐头痛不已。

    他彼时不过十五六岁,哪里晓得如何协调妹妹与新婚妻子的矛盾,还没理出个名堂来,又要回军营去了。

    好在,顾云锦平素住在侍郎府,一年里难得来北三胡同住几天。

    顾云齐想着,没有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摩擦就会少许多,等顾云锦再长大些,大抵就好了。

    才一年多,顾云锦真的就长大了。

    这一趟回来,她不仅搬回来住了,从刚刚的对话之中,也看得出她与徐氏、吴氏关系不错,这叫顾云齐感慨又欣喜。

    吴氏提起顾云锦,先是笑了一阵,后又绷住了脸:“侍郎府那儿,老太太和大舅娘可真不是东西!”

    她把这几个月间的事情仔细说了,越说,心里的火气就越冒出来。

    闵老太太那个人,他们本来就没对她有什么好印象,老太太做出什么荒唐事儿,都不至于叫人吃惊。

    反倒是杨氏,从前再是温柔和气的一个人了,对着顾云锦张口闭口就是“我的儿”,挂在嘴边跟亲闺女似的,却在背后那般算计!

    “好在叫云锦看穿了她的真面目,否则真被她诓了去!”吴氏忿忿道,“让二表妹推云锦下水,她怎么想得出来?再不疼云锦,二表妹总是她亲生的,她怎么好叫亲生的去做这要命的事儿?”

    顾云齐听得目瞪口呆,记忆里温和的杨氏变成了吃人的妖怪,张着血盆大口要害他妹妹。

    这要不是顾云锦警醒,要不是她坚持与杨家人划清界限,那他这回回来,杨昔豫是不是已经成了他的妹夫了?

    他是不是还要收拾收拾、准备嫁妆、去吃喜酒呀?

    去他娘的喜酒!

    他把席面都给他掀翻了!

    “别叫我遇上那杨昔豫,见一次,我打他一次!”顾云齐气得咬牙切齿。

    吴氏给他倒了杯水,示意他消消火气:“云锦揍了好几回了。”

    “她一个娇养的小泵娘,手上能有多少力气?”顾云齐道,“连牙都打不断,打了也白打。”

    吴氏本是一肚子气,被顾云齐几句话说得险些笑喷出来,嗔道:“云锦现在力气可不比我小了,整日跟着念夏那丫头练马步、舞拳头的,只是念夏会的不多,云锦学的没有章法。”

    吴氏出身极其普通,祖辈在乡间做些小生意,吃穿不愁,但也不富贵。

    她的祖父、父亲走南闯北,也见多了边疆受战乱影响的苦难百姓,心中自有一腔热血,在北地再起战事时,父亲辞了家里人,投身军营,从一个小兵一步步成了顾老将军麾下的参将。

    老将军看重吴参将,才定了儿女亲家。

    自打父亲投军,吴氏极少有父女相见的机会,自晓得要嫁入将军府之后,祖父给她请过一位师父,教了些简单的拳脚功夫,学了骑术,不算是花架子,但其实真动起手来,可能还打不过念夏。

    至于顾家传下来的拳法、枪法、刀法,吴氏是一点儿也不会的。

    那些,念夏也只是在小时候看过一两回,自个儿没有学会,别说是教顾云锦了。

    师父是个半吊子,顾云锦这个学生当然就更惨了。

    不过,基础上的东西,念夏是让她是打扎实了。

    顾云齐听到妹妹在学功夫,眼睛里闪过一丝欢喜。

    在他看来,将门出身的姑娘,手无缚鸡之力才是糟糕的,习武能强身健体,身体好了比什么都强,再者,能自保能自救,不用怕被人欺负。

    “她要学,我来教她。”顾云齐笑着道。

    吴氏又说了些其他事情,说乌太医,说长房进京。

    顾云齐听得极其认真,伸手握住了吴氏的手掌,扣着手指按了按她的掌心,叹道:“这些日子,家里辛苦你了。”

    吴氏的睫毛颤了颤……

    她其实不觉得辛苦,家里就继母与小泵子,彼此和睦,能有多少事情?

    内有丫鬟婆子们搭手,外头,还有贾妇人帮衬她,吴氏这个当家做主的日子,说自在都不为过。

    可听了顾云齐这么一句话,她突得鼻子就有些酸了,闷声道:“都是应该的。”

    厢房里,久别重逢的小夫妻两人有说不完的话,正屋那儿,顾云锦和徐氏一道消磨时间,谁也不去打搅他们。

    沈嬷嬷欢欢喜喜的,让念夏拿着银子又去买些菜回来,她要亲自下厨,给顾云齐做北地菜。

    顾云锦听到了,探着头道:“我也要加菜。”

    “加加加!”沈嬷嬷大手一挥,乐得顾云锦一个劲儿的笑。

    吴氏和顾云齐倒也没耽搁太久,一道过来徐氏这儿。

    顾云锦问了不少战场上的事儿。

    那些血腥气浓郁又吓唬人的事情,顾云齐是不说的,挑了些有趣的与妹妹讲了。

    见顾云锦听得很是沉迷,顾云齐心中感慨颇多。

    有好些年了,妹妹没有这么认真听他说过话了,小泵娘就这么支着腮帮子抬着头,写满了好奇的眼睛跟繁星似的,带着崇拜之意。

    这份崇拜,让顾云齐几乎要飘飘然起来。

    他在军营里,相熟的士兵之中不乏已经生儿育女的,他们提起家中的孩子,一个个都思念得不得了。

    他们说,想婆娘是一回事,想孩子是另一回事,只在心中回忆孩子的五官,就让人夜里做梦都甜了。

    顾云齐被他们笑过几次,说他只成亲未生子,还不懂这种滋味。

    可他哪里不明白?

    自家这个妹妹,就是让人只想到眉梢眼角,就做梦都甜的了。

    这几年顾云锦与他疏离,不听他说话,也不说事情给他听,顾云齐记挂在心里也没有别的办法,眼下,顾云锦重新理他了,跟幼时一样喜欢哥哥了,顾云齐哪能不激动?

    幸亏妹妹没有被人诓去。

    哪个棒槌敢随便肖想他妹妹,他非揍得他满地找牙。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