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章 白茫茫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八十章 白茫茫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夕阳西沉。

    寒雷竖起耳朵听了会儿,书房里静悄悄的,他猜蒋慕渊应该是睡着了,就没有进去点灯。

    远远看着惊雨提着食盒过来,寒雷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惊雨往书房看了一眼,压着声儿道:“爷歇着呢?爷自打出京,用饭、睡觉都没个准点,迟早累得缓不过来。出发前,长公主耳提面命了一番,让我们盯着爷的身体,我就差发毒誓了,还是看不住。”

    “最后不是没发吗?”寒雷睨了惊雨一眼,“劝不住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

    惊雨撇了撇嘴,当然是没发毒誓了,让他发,他也不敢发。

    水情如此厉害,他们爷根本不可能按时吃饭睡觉的,谁来说都没有用。

    因此,惊雨此刻有些好奇,道:“怎么这会儿歇了?我以为爷还要继续熬着呢。”

    寒雷垂着眼帘,半晌冒出来一句:“夜里要出去。”

    惊雨倒吸了一口凉气,愁得牙根子疼,这还真是意料之中的了。

    蒋慕渊打定主意的事儿,惊雨和寒雷只能照办。

    惊雨摆了摆手,转身把食盒送回厨房去,放在火上热着,总好过一会儿吃冷菜冷饭。

    屋里,蒋慕渊睡得并不踏实。

    他迷迷糊糊做了一场梦。

    梦里,他一路拾级而上,肩膀衣摆上,湿漉漉的一片,似是下着下雨,又仿若飘着细雪。

    梦境里的一切像是拢着一层雾,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分不清春夏秋冬,他只晓得,他的掌心里握着一样冰冷的小物,从触感上分辨,应该是铁做的,只是梦里的人没有抬起手看一样掌心,他就这么紧紧握着那冷冷的铁做的东西,快步而行。

    他在寻找着什么,只是哪里都找不到。

    无论他走了多少台阶,视野里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他能感知到的,是自己的焦虑、着急,他东张西望,最后留下的是怅然所失。

    蒋慕渊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黑漆漆的,与梦境中的雪白截然相反,有那么一瞬,蒋慕渊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境,但他很快又醒过神来。

    掌心之中,仿佛还留下了那冰冷的感觉,蒋慕渊垂着眼睛看了看,复又重新握紧。

    没有叫人点灯,蒋慕渊在黑暗里坐了会儿。

    他已经从梦中醒来,但那股子焦虑依旧盘旋再心中,那份怅然也是真真切切的。

    真不是叫人舒坦的滋味。

    按了按眉心,蒋慕渊站起身,拿火折子点了灯,屋里一下子亮了许多,墙上挂着的地图也能看清一部分了。

    手指划过地图,朝廷广阔的疆域在这里不过就是一张图的大小,但只有亲自走过,才晓得这疆土有多广大。

    从北到南,从西到东。

    就着灯光,蒋慕渊想起了顾云锦,那夜油灯光中与他下棋的小泵娘,一心一意都在棋盘纵横之上,灯光从身侧照过来,映得那张精致的脸庞跟盈盈暖玉似的。

    也不知道这会儿顾云锦在做些什么,有想到怎么破解棋局吗?

    想到她,蒋慕渊的唇角添了些许弧度,带着浅浅笑意。

    梦中的焦虑也好、怅然也罢,渐渐都散开了,叫人不再沉浸再那一片白茫茫之中,踏实了许多。

    屋外,寒雷见里头点灯了,便上前轻轻敲了敲门。

    惊雨拿了煨着的饭菜过来。

    蒋慕渊简单用了些,看了眼天色,道:“知会过五爷了吗?”

    寒雷应道:“五爷回了话了,亥初在堤坝东侧等着爷。”

    因着水情,荆州城实行宵禁,各处城门也早就关了,蒋慕渊可以绕过夜里巡城的衙役兵士,却走不出城墙。

    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一趟,只有沿着堤坝走。

    江水从城中穿过,两侧都建了高高的堤坝,水灾就在眼前,这会儿无人往水边去,那里出城还方便些。

    等时间差不多了,蒋慕渊带着寒雷离开,由惊雨守在府衙。

    周五爷已经到了,两方汇合,由他引路,他已经在城外安排了马匹,出城之后就能快马加鞭赶去陈家庄。

    陈家庄一带,一片狼藉。

    大水慢慢退了,留下损毁的房屋家舍,黑漆漆的夜里,看不清前路,只灯笼照亮的那一小片地,就时不时会有遇难百姓的遗体。

    不是不收殓,而是水才退,压根还来不及。

    周五爷看在眼里,与蒋慕渊道:“还是要尽早收拾,一把火烧了也比这样强。”

    蒋慕渊心里也有数,白天已经出太阳了,不收拾妥当了,极有可能发生疫病。

    这些状况,各处衙门也都清楚,但还是那句话,一时半会儿哪里来得及?

    要提防上游再来大水,要安置受灾的百姓,要开仓放粮……

    哪一样事情不需要大量的人手和时间。

    周五爷引着蒋慕渊去找那位侥幸脱逃出来的陈家庄汉子陈大壮。

    陈大壮那夜上山了才逃过一劫,只是家中亲人就没那么好运气,除了小儿子四哥儿被托上了大树顶上、抱了整整一夜,其余人要么死了,要么不见了。

    照当时水情,不见的也等于是没命了。

    天亮之后,四哥儿被陈家庄一户居在地势高处的人家救下,在水流不再湍急之后,活下来的人一起上了山,遇上了陈大壮。

    “他们在山上避了好些日子,等水渐渐下去了,才回庄子里收拾。”周五爷道。

    陈家庄漆黑一片,陈大壮的家被冲毁了,他们父子现在住在土地庙里。

    本以为陈大壮睡着了,哪知道土地庙里有暗淡的光亮,蒋慕渊进去一看,就知道原因了。

    四哥儿病了。

    小孩子缩在父亲怀里,一个劲的打颤,脸上通红通红的,手脚肿起,看起来惨兮兮的。

    陈大壮见了他们,急得连连磕头:“现在庄子里哪里有大夫啊,我白天去山上给他抓了些草药,吃了也不顶用。烧得滚烫滚烫的。”

    蒋慕渊和周五爷交换了一个眼神。

    周五爷沉声道:“四哥儿这个样子,未必是受寒起热。”

    陈大壮一怔。

    蒋慕渊上前看了看四哥儿状况,道:“我不是大夫,说得未必准,孩子再坚持一夜,明日白天,我想法子送个大夫过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