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哥哥的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哥哥的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她那屋子,能有什么好说的?

    珍珠巷是暂住的,她的东西本就不多,如今架子上摆的、墙上挂的,说到底,大部分都是贾妇人从库房里翻出来的。

    库房里的东西,全是听风堆的,说到底,就是全是蒋慕渊的。

    连小花园里送的花草、小池子里养的红鲤,都是蒋慕渊让人送来的。

    她若与寿安一道坐下,难道要指着那一样样的说“这是你哥哥的”、“那也是你哥哥的”……

    那场面,光是想想就烧得慌,饶是顾云锦脸皮厚,也说不出口了。

    顾云锦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道:“你知道的,将军府长房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到时候要搬到一块住,等新屋子收拾好了,我请你来。”

    彼时新收拾出来的屋子,肯定没有那么尴尬了。

    寿安郡主不知道顾云锦为难的地方,笑着答应了,自然也不清楚被她晃过了一枪。

    两个姑娘凑在一块有说不完的话。

    书局的话本又出了新一册了,两人都已经看过了,猜测着下一册的走向。

    顾云锦认真听寿安说,不由就想到那天夜里,她细细致致给蒋慕渊说故事时的场景,彼时话本才出了几册,起承转结,大抵也就到个承处,不知道等蒋慕渊回来时,这故事结了没有……

    说到了傍晚,顾云锦起身告辞。

    寿安依依不舍地要送顾云锦离开。

    马车候在垂花门外,后头另有一顶轿子,寿安郡主不由多看了两眼。

    门房上的人通透,恭谨道:“永王妃使人来给长公主送吃食,说是小王爷今日去打猎,猎来的鹿肉烤了,给长公主送些来尝尝。”

    寿安是极喜欢吃炙烤的肉类的,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

    顾云锦扑哧笑道:“你赶紧尝好吃的去,我这就走了,几步路的工夫,别送了。”

    寿安郡主却道:“我是要走,但姐姐在车上等会儿,我也给姐姐拿一些来。”

    顾云锦拗不过寿安郡主,便应了,上车等着。

    等了不多时,外头有匆匆脚步声,顾云锦打了帘子看了眼,不是内宅仆妇,却是听风。

    听风瞧见她,赶紧问了个安,凑到车厢边,压着声音道:“小鲍爷把燕清真人给寻着了,寒雷刚刚护送真人抵京。”

    顾云锦眉梢一挑,这个消息让人极其意外,也不晓得燕清真人回京会给京城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这些事情,她压根来不及细想,一个问题已经脱口而出:“小鲍爷可安好?何时能回来?”

    这两个问题是刚才寿安郡主才与她说过的,她没有答案,见了听风,当即就问了。

    听风咧着嘴直笑,道:“爷的身体挺好,回京的事儿倒是没听寒雷说,估摸着还要一段时间。”

    顾云锦微微颔首。

    听风的声音更低了些,道:“爷有信给姑娘,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姑娘,就没带在身上,晚些再给您送到珍珠巷去。”

    顾云锦弯着眼笑了,寿安还抱怨蒋慕渊不送信回来,这不是就有信了吗?

    连她都有,可见给父母、妹妹的定然不缺。

    听风也跟着笑,看看,顾姑娘的确是很在意他们爷的。

    见了他,旁的不问,只问他们爷身体如何,何时回来,听说有信带来,笑得那般开怀,比夏日里的繁花都娇艳。

    他一会儿也该写封信,让寒雷带回去,把这事儿跟他们爷说一说。

    听风还有事情要做,与顾云锦告了罪,离开了。

    不远处的庑廊下,采文提着食盒,静悄悄候着,等听风走远了,才带着笑上前,把食盒交给了顾云锦。

    送走了客人,采文回到长公主院子里,听见屋里寿安正与长公主撒娇,她朝廖嬷嬷努了努嘴。

    廖嬷嬷寻了个由头出来,道:“怎么了?”

    “我送食盒过去时,正好瞧见听风在跟顾姑娘说话,”采文拧眉,道,“听风那样子,不说是毕恭毕敬吧,但瞧着对顾姑娘很是敬重的,而且很熟悉的样子,我琢磨着……”

    “琢磨什么?”廖嬷嬷打断了采文的话,道,“你跟我瞎琢磨就行了,别去长公主跟前琢磨,顾姑娘是郡主好友,听风又不是个张扬跋扈的,敬重些也是寻常的。”

    采文心里的那点儿疑惑被廖嬷嬷一说,霎时间就散了,她不是什么事儿都要反复想的顶真性子,当即就抛到脑后去了。

    反倒是廖嬷嬷,站在原地,一肚子的狐疑。

    听风那小子,廖嬷嬷太熟悉了,别看年纪小,机灵得不得了,跟其他皇亲勋贵公子们的亲随都很熟悉,极其吃得开。

    他不会捧高踩低,但要说敬重……

    廖嬷嬷从没听说过听风会对一个不熟悉的官家姑娘敬重,他毕竟是蒋慕渊身边做事的,与某位姑娘太过熟识,叫旁人见了,会想多的。

    听风在那些距离上,向来把握得不错,怎么今儿个会叫采文看到他对顾姑娘说话敬重呢?

    若说是因为小鲍爷与顾姑娘相熟,廖嬷嬷思前想后,都没弄明白这两人是怎么熟的。

    她想了会儿,压根没有线索,就只能搁下了。

    当然,这话是不能跟长公主提的,没凭没据的,胡乱碎嘴,那往后郡主还怎么和顾姑娘往来?

    顾云锦回到珍珠巷,夜里餐桌上,加了一道烤鹿肉。

    顾云齐颇为怀念,他们还小的时候,他曾跟着叔伯父亲们去打猎,他们兄弟姐妹几个年纪小,拿着一把拉满了也没多少劲儿的弓在营地附近耍玩,等着长辈打猎回来。

    野猪、鹿、山鸡、兔子,火上架着烤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那滋味,他一直都记着。

    顾云锦像听新鲜事儿一样,她当时更小,半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小没良心!”顾云齐笑话她,“亏我还给你抢了个山鸡腿。”

    一屋子笑声,连沈嬷嬷她们都跟着笑话,顾云锦自个儿也笑。

    等回了东跨院,念夏趁着抚冬去打水了,把一封信交给了顾云锦,道:“刚才贾家大娘拿来的。”

    顾云锦了然。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