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暖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惊雨送吃的过来,正好听见了这么一句。

    他把食盒放在桌上,抬头看了蒋慕渊一眼。

    蒋慕渊笑得很温和,那股子笑意不只是在唇边眉梢,连眼底都是满满当当的,还带着几分意外和惊喜。

    惊雨疑惑地看向寒雷,趁着蒋慕渊不注意,他压低声音问道:“爷惊喜什么呢?人家顾姑娘又不是不知礼的,他给人家写信,人家当然会回信。”

    应当说,惊雨有十成十的把握,他们爷肯定是在等这份信的。

    寒雷面不改色,淡淡答道:“你可以问问爷。”

    惊雨嘴角一抽,他没有听风那个胆子,是不会拿这些事情去问蒋慕渊的,不过,他也认同听风说过的,寒雷这个性子,讨媳妇难了。

    蒋慕渊自然不晓得两个亲随在沟通些什么,他拿着信封,静静看了会儿。

    和他送去的一样,没有收信人的名字,也没有寄信人的落款,只一枚火漆印子。

    这封信拿在手里还有些厚,叫蒋慕渊好奇顾云锦到底絮絮叨叨写了什么内容。

    不过,他只拿了会儿,并没有拆开来看。

    他先看了其他的信笺,顾云锦的这封,他想要留待最后,慢慢地,多看几遍。

    安阳长公主的信里,满是关切之意,儿子远行,哪怕蒋慕渊这几年经常离京出远门,但对母亲来说,依旧是放心不下的。

    明明还不到唠唠叨叨的年纪,可翻来覆去的关心还是充满了整封信。

    慈母严父,蒋仕煜很少把温情的话挂在嘴边,但对儿子是真的放在心上的,那些不曾化作言语的话,被长公主写成了文字,一一告诉蒋慕渊。

    蒋慕渊看着看着就想笑,他很难想象这些话从父亲口中说出来,但他明白,其实父亲就是那么想的,他只是不擅长用言语表达罢了。

    父母的关怀,无论听上多少遍,看上多少遍,他都不会有丝毫不耐和焦躁,反而是温暖感激。

    家人待他有多好,蒋慕渊一清二楚。

    寿安的信就活泼多了,说着京里这些时日的趣事,也说了那天顾云锦到访国公府。

    蒋慕渊微微怔了怔,他倒是没想到,寿安就这么把顾云锦带到长公主跟前去了,也不晓得她在迈进宁国公府时都想了些什么。

    怕是也没想多少吧……

    那个小丫头,不开窍的,明明是个机敏的,却又有些迟钝,她信任他,信任得跟至交好友似的,却从未往他处想过。

    思及此处,蒋慕渊无奈地摇了摇头。

    惊雨见蒋慕渊一直在看信,只好清了清嗓子,把他们爷的注意力拉回来,道:“爷,先用饭吧,别凉了。”

    已经是秋天了,热菜热饭上桌,也很快会冷的。

    蒋慕渊这两天疲惫,说是风餐露宿也差不多,他的确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想到安阳长公主在心里的唠叨,他也就起身在桌边坐下,一面吃饭一面看听风的信。

    听风留守京城,蒋慕渊交代了他不少事情,此刻他在信上一一回报。

    正事的后头,听风提到了顾云锦。

    那日宁国公府二门上的事情,听风把他和顾云锦的交谈一字不漏地写了下来。

    他说,顾姑娘张口就问爷的状况,身体如何,何时回京,眉宇间的关心清清楚楚的,又说顾姑娘知道爷有信带给她,一下子就漾开了笑容,原本就那么明艳的一个人,一笑起来,比繁花似锦还好看。

    蒋慕渊看着看着,手中的筷子就停下来了,目光落在那几行字上,反反复复的,根本挪不开。

    仿若是透过听风的只言片语看到了繁花,他突然就想到了他离京前去看她,顾云锦仔细梳了妆,迎面瞧见他时,笑容莞尔。

    可不就是比繁花似锦还好看吗……

    叫人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笑容。

    蒋慕渊放下了听风的信,他有些迫不及待起来,想看看顾云锦信里的内容。

    他之前一心想留到最后,却被听风这几行字给引得想立刻拆开来看。

    略略稳了稳心神,蒋慕渊风卷残云似的吃完了饭,让惊雨收拾了,自个儿坐回大案后,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火漆。

    取出信来,他看到了顾云锦的字迹。

    那张“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笺纸,蒋慕渊自然是看过的,他很喜欢顾云锦的字,明明是个娇娇俏俏的小泵娘,写出来的字却是大气又飘逸。

    这封信极厚,似乎还有旁的东西夹在里头。

    信上说西林胡同的宅子,说新进展的话本故事,说她去了国公府……

    遣词造句丝毫不简洁,反而是极其随性,颇有些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的味道。

    比起一字一句斟酌着来,蒋慕渊更喜欢顾云锦的这种随性,小泵娘是真的信任他,才会这么大方自在地跟他说话写信。

    顾云锦还写了中秋的月光。

    “皎洁不皎洁,你自个儿看呗。”

    这一句,活泼又亲昵,叫人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蒋慕渊不知道如何看,直到他翻开了那张画纸。

    清幽的琼宫铺在上头,亭台楼阁、玉兔桂树,用笔并不精致,却仿佛是映了整片整片的皎洁月光。

    她把那夜的圆月捧到了他的跟前。

    刚才是心软,现在是心暖,暖得仿若是喝了整壶的桂花酒,香气四溢,醉人心弦。

    指腹摩挲着画卷,沿着线条,细细腻腻的,蒋慕渊描绘了许久,而后仰头靠在椅背上,以手背覆了双眼,轻声笑了起来。

    他可以想象出顾云锦对月描画的模样,那背影、那侧颜,把他的心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

    那日他曾跟她说过,抬起头来时,哪怕一个在两湖,一个在京城,他们看到的是同一个圆月。

    可这一刻,蒋慕渊想,那圆月当真还是不同的。

    她看到的,与他看到的,并不相同。

    而他,更想看到她眼中的月光,与她一道看,与她一道画。

    长长舒了一口气,只不过一封信罢了,已然扫去了他这几日间的疲惫。

    蒋慕渊又来回把信笺看了几遍,终是依依不舍放下,重新收好。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