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酸甜都是他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九十二章 酸甜都是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不说话了。

    原是两姐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自打今日见面,就没有冷过场。

    突然一个闭嘴了,另一个也就说不下去了。

    顾云思抿唇看了顾云锦一眼,见她神色之中并没有多少恼怒,反而是有些不知所措,这叫顾云思放心不少。

    没有生气就好。

    抚冬打了水进来,伺候顾云锦梳洗后又出去了。

    顾云思犹豫着道:“这个抚冬,是进京之后才收的吧,从前没见过的。”

    “是侍郎府的家生子,这几年一直伺候我,我搬出来了,她也跟着,”话题从婚事上转开了,顾云锦轻松了很多,笑着道,“就因着她叫抚冬,我把念夏的名字也一并改了。”

    念夏是从将军府出来的,只是从前不叫这个名字。

    直到进了侍郎府,徐令意身边的叫青雾,徐令婕那儿有艾绿、葱青,怎么也比念夏她老子娘取的傻气名字风雅,顾云锦便干脆改了。

    顾云思听她提及侍郎府,低声道:“你怎么从里头搬出来了?我听说你进京之后就住在婶娘的娘家,一住就好几年。

    你跟他们府上的兄弟姐妹也挺熟悉的吧?

    我好似听过,说他家还有表亲家的兄弟住着。”

    说到这儿,顾云思顿了顿,似是迟疑一般,良久才下定决心,靠到顾云锦身边,附耳问她:“青梅竹马一道大的,有没有什么心思?

    我跟你说个事儿,我们来之前吧,母亲和祖母是在商量你的事儿。

    祖母琢磨了几户人家,让母亲早些给你敲定了。

    母亲没有一口答应,说你在京里多年,与表亲家的哥哥们都熟悉,万一有什么心思,那咱们一棒子敲下来,一来会伤了你的心,二来伤了亲戚和气。

    母亲那就是权宜之计,没有给祖母准话,就等着到了之后问过四婶娘再议的。

    你若真有什么心思,不好跟我母亲和四婶娘说,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去说去。”

    顾云锦支着腮帮子,一时没有说话。

    她还记得单氏送来的信里面那反反复复的叮嘱,看来将军府要给她说亲,还真不是随口说说的。

    单氏若真如顾云思所言那般周全,那前世将军府并未插手她的婚事,也就能说得通了。

    彼时中元过后,徐氏拗不过她,就给府里去信了。

    不管祖母觉得杨家是否合适,但单氏不会乱敲棒子,不想伤顾云锦的心,也不想伤了亲戚和气。

    反正四房已经决心了,将军府其他几房才不做那个恶人。

    顾云锦思索前世今生,顾云思却不是这么看的,她见妹妹沉默,以为她当真心里惦记着人,不由沉沉盯着她。

    “真有那么一个人?”最终是顾云思沉不住气,先问出了口。

    顾云锦这才回过神来,失笑摇头:“亲戚和气呀,早就没了。”

    顾云思讶异。

    “侍郎府的兄弟姐妹之中,我就和大姐令意投缘些,其他的现在都……”顾云锦把这些半年来所有的事情都一一讲了。

    她没有想过要瞒着顾云思,所有的事儿,满京城的茶博士都会讲,长房只要一打听,就晓得她做过什么了。

    所有的一切,顾云锦不觉得心虚,自然也不会说不出口。

    只是没想到,顾云思会听得怒气冲冲,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当即撸着袖子就去找杨昔豫几人干架。

    “也就是六哥不在京里,欺负你们三个女人!”顾云思牙痒痒的,“原还说呢,京城路远,又都是簪缨权贵,镇北将军府的名号再响,祖父也不在了,京里不比北地,未必会给你们体面。

    哪怕是亲戚,也不一定能事事如心意,却是没有想到,最最让你们受委屈的,就是亲戚!

    好在你出了那泥水潭子,没有真叫那杨家诓了去,否则真要憋屈死人了!

    往后,再不用怕他们了,我们都在京里,他杨家敢惹是生非,让哥哥们打死他拉倒!”

    顾云锦真没有想到顾云思是这么一个反应,当即哭笑不得。

    她想说,天子脚下,不能随随便便打死人,会吃官司的。

    也想说,她打回去了,也出了气了,杨昔豫要娶阮馨,已经没工夫再来烦她了。

    她想说的要说的有很多,可话到了嗓子眼里,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只是觉得涩涩的,又有些暖暖的。

    长久在记忆里的将军府,一直都是冷冰冰的,长辈也好,兄弟姐妹也罢,在十多年的岁月里,早就已经暗淡了,淡得若不是今生相聚,她根本没有去回忆的打算。

    只是这一刻,却又鲜活起来。

    不管其他人,顾云锦知道,这一刻的顾云思是真的在替她生气、替她委屈、也替她庆幸的。

    顾云思气过了,握着顾云锦的手,道:“那其他人呢?可有心仪的?”

    顾云锦微怔,她没有回答,半晌只是浅笑着摇了摇头。

    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样的,是心仪一个人。

    顾云思就坐在她边上,听见轻轻声音,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顾云锦这才知道,她把心中的疑惑,自言自语地问了出来。

    两姐妹对望,顾云锦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实话:“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是心仪一个人,你明白吗?”

    话音一落,顾云思的神色有一瞬的恍惚,而后缓缓移开了视线,脸上淡淡的笑容都有些模糊了。

    顾云锦只当她也说不上来,隔了会儿,才听见顾云思的话语声。

    顾云思的声音有些颤,说得却极简单:“想起他来时,会打从心里想要笑出来,酸甜都是他。”

    酸甜都是他?

    甜会让人想笑,酸的又有哪儿好笑了?

    顾云锦不明白,却也没有再问。

    一夜睡到大天亮。

    单氏起得很早,拿着单子要与徐氏商量去侍郎府走亲的事儿。

    他们刚进京,作为晚辈,单氏带着儿女去看望徐家老二是规矩。

    顾云思拉着顾云锦一道进去问安,正巧听见了,便打了个岔,道:“母亲,我饿坏了,有什么事儿等吃完了再说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