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九章 见不得我们姑娘好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零九章 见不得我们姑娘好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皇太后心里跟明镜一样,孙恪不肯说,她也就不继续问了。

    留着孙儿在慈心宫里用了晚膳,前脚让宫女把孙恪送出去,后脚皇太后就吩咐起了向嬷嬷:“去打听打听,永王妃这阵子都相看了哪些姑娘,哀家也替恪儿把把关。”

    向嬷嬷垂首应了。

    等翌日她让人去宫外一打听,回禀来的消息让她傻了眼。

    向嬷嬷只好一五一十与皇太后禀道:“京里都在传小王爷要娶亲的事儿呢。”

    “都说了些什么?”皇太后问道。

    “有说是娶正妃的,又说是娶侧妃的,众说纷纭,”向嬷嬷道,“女方的人选,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只知道事情是这么传开来的……”

    从万寿园里柳媛想对镇北将军府的姑娘动手却反而被打了回去,到有人看见当日永王府的马车在园子外头,后头顺着猜下去,姑娘家的名字一溜儿的。

    皇太后啼笑皆非:“再传下去,哀家都不晓得这是恪儿娶妻,还是圣上选秀女了!

    卫国公府那丫头,好端端挑衅人还想动手?

    来请安的时候瞧着是挺规矩老实的,没想到在外头是个那样的性子!

    也难怪阿渊说不喜她,不喜才好,哀家可不想要一个那样的外孙媳妇。”

    宫女嬷嬷们都不应声,叫她们说,到慈心宫里还不规矩老实的能有几个人?长辈跟前一套、背后一套,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了。

    皇太后说过了柳媛,又问到了顾云锦:“镇北将军府的那个,手上倒是挺厉害的。”

    向嬷嬷这一次去打听,也知道了顾云锦的不少事情。

    顾云锦和侍郎府、杨家的纠纷,其中牵扯了亲戚关系,孰是孰非,作为外人,只听流言就拍板定论,未免偏颇。

    因此,向嬷嬷只提顾云锦救火这一桩。

    这是北三胡同里的百姓们亲身经历过的,火情如何,满京城都看得到,那天半夜,顾姑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地也早就凑全了,流传开来,偏差并不大。

    皇太后知晓火灾,却不晓得这一段,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故事,比全然未知的事情更扣动心弦。

    再者,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泵娘。

    起火时把邻里叫醒,这不难,难的是遇事冷静又坚强,几句话激励了邻里自救,她也不是光耍嘴皮子,该提水时提水,该备伙食时备伙食。

    这份能耐和本事,比好些年长些的姑娘家都强。

    “将门之女,骨子里的血性就是不一样,”皇太后叹道,“她还有些什么事情,一道说来给哀家听听。”

    向嬷嬷实在不想说亲戚纷争,迟疑了一阵,又说了几样她觉得好的。

    一样是容貌,传言里顾云锦的相貌数一数二的好,另一样是书道,那幅“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字,好些人都夸赞过。

    “这位姑娘与寿安郡主、长平县主交好,之前郡主还请她去国公府做客过。”向嬷嬷道。

    “是嘛!能让寿安叫到国公府去的,肯定是很谈得来的,哀家更好奇了,”皇太后越听越有意思,笑着道,“等过年时,记得提醒哀家,让那丫头进宫来,哀家也见见。”

    向嬷嬷记在心上了。

    西林胡同里,单氏看着手中的册子。

    这几日她开始置办年礼,京城离北地远,路上要耽搁不少时间,况且天寒地冻不好走,送回去的年礼要早早安排好,早些让人上路送去。

    单氏是头一年在京里准备,对铺子、价格都不熟悉,便让吴氏来给她帮忙,又把顾云思带在身边,让她一并看着学着,等来年嫁了人,也不会弄不清楚怎么给娘家准备年礼。

    除了将军府,京里不少人家都开始置办了,单氏带着侄媳妇、女儿出去走一趟,常常会遇上其他府的夫人奶奶们。

    起先,有因着那些传言来试探单氏的,单氏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打发了不少人。

    渐渐的,似是永王妃与几位国公夫人、伯夫人说了要娶正妃而非侧妃的事儿,被当时在场的一位官夫人传了出来,各家看单氏的神色就又不同了。

    那位官夫人说过,有人当着永王妃的面提过镇北将军府的姑娘,永王妃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未说什么,看来这位顾姑娘并不是永王府的人选。

    这事情只在官夫人之间流传,并未在京里传开。

    秦夫人听说时,冷冷撇了撇嘴。

    她就说呢,哪怕永王妃一开始想相看的是顾云锦,在亲眼看到这姑娘动手之后,肯定不会再选了。

    顾云锦想进王府,根本是不可能的。

    秦夫人想以此再去指点单氏几句,可想了想又作罢了,毕竟,单氏从未说过顾云锦和永王府有瓜葛,那些都是流言传出去的。

    不曾想,秦夫人当了回明白人,却也有不少糊涂的。

    念夏从外头回来,气得脸都涨红了,她不好去顾云锦跟前讲,就拉着抚冬抱怨了一通。

    “说我们姑娘粗鄙,又爱打人,肯定嫁不出去,还说什么之前打豫二爷,满京城的看热闹,没几个人站出来说姑娘做错了,让姑娘变本加厉,以为打人是好事……”念夏越说越气,“真想撕了那些人的嘴!”

    抚冬也气得不行,低声骂了一通,才稍稍舒坦些,分析道:“好些人见不得我们姑娘好呢!不说别的,杨家那儿肯定盼着姑娘倒霉,还有王大人家那个女儿,金大人家那两姐妹,还有还有,卫国公府二姑娘!谁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是谁传出来的呢!”

    两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通,收拾好了情绪,才进去伺候顾云锦。

    顾云锦刚刚看完新出的话本,正整理着思路写给蒋慕渊。

    念夏一面研墨,一面想,也不晓得小鲍爷什么时候回京来,她下次还是问问听风吧。

    而这个时候,蒋慕渊刚刚才收到顾云锦的第二封信,这封信很厚,看来是写了许多话本故事,他坐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看,不由就笑出了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