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章 生动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一十章 生动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听别人概括转述一个故事,按说是没有原本的丰富和精彩,可蒋慕渊却觉得,顾云锦笔下转述的故事,依旧十分好看。

    除了最初听过的那一个,还另有两个故事,蒋慕渊从头看到尾,意犹未尽,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想,应该是面前少了那个生动说故事的小泵娘吧。

    声音、神态,全部变成了文字,到底还是缺了滋味。

    蒋慕渊记得那天,顾云锦就坐在他不远处,声音清脆,随着故事的进展,时而稳重,时而抬高,等到了要紧地方,她的语速都变快了,一双眸子晶亮晶亮的。

    生动得叫人挪不开眼。

    指腹拂过信纸,蒋慕渊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故事,想着若顾云锦就在跟前,她说到这儿的时候会是什么神情,又会是什么语气……

    这么一想,倒是有趣极了,蒋慕渊不由勾着唇,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笑过了之后,胸口留下的就是满满的思念了。

    顾云锦在信上还说了练骑术,等练好了与寿安一道去骑马。

    寿安的骑术是蒋慕渊亲自教的,彼时寿安还小,从马驹背上摔下来过两次,亏得是穿得严实,蒋慕渊护得也仔细,并没有摔伤。

    她是个不肯认输的,一张脸哭花了,还抓紧缰绳要再翻上去,如此被马儿折腾了几回,反倒是练出了一身好本事。

    只论骑马,京中同龄的姑娘里,就没有能胜过寿安的。

    回头顾云锦与寿安一道去马场,怕是要输得一塌糊涂了,就是不知道,寿安会不会暗悄悄让一让她……

    寒雷在外头禀了一声,说是几位大人都到了议事厅了,蒋慕渊这才把信和前回的那一封一块细致收好,起身过去。

    议事厅里,气氛依旧凝重,应该说,自从两湖受灾之后,不管是存了什么心思的官员,都没有轻松过。

    眼下,秋风瑟瑟之中,太医院的院判梁大人总算带来了一个勉强算是好消息的消息。

    梁院判拱手道:“天气转寒,疫病比夏日里好控制。”

    对大夫而言的好消息,对其他官员们而言,并非顺耳。

    百姓在灾后流离失所,虽然朝廷想了不少法子,但终究不能安置全部的灾民。

    天气热的时候还好,仰天铺盖都能过,可一旦天寒地冻了,没有屋舍没有衣被,那是要出人命的。

    能调度的都调度了,依旧缺口不少,说到底,就是缺银子。

    蒋慕渊拧眉,目光从一众官员脸上略过,心里透亮。

    不管表面上有多哥两好,京里来的官员和地方上的官员的想法,肯定是差异颇多的。

    这些矛盾,也不是蒋慕渊一刀切就能解决得了的,时间越久,埋在地下的矛盾就越发酵,迟早爆发出来。

    与其拦着,蒋慕渊宁可一并爆发,才好彻底去了那些毒瘤。

    那些瘤子,只看曹峰的病笔,就晓得光养着是养不好的,只能以毒攻毒了。

    而现在,缺了一个激发的点。

    不管是总督金培英,还是底下州府的官员,只要他蒋慕渊在这儿一天,应该都不会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

    两方争论了小一个时辰,才堪堪作罢。

    蒋慕渊这才偏过头问马知府道:“金大人怎么没有来?又去哪儿忙了?”

    马知府忙道:“金总督前天去王家庄了,回来就染了风寒,一早就使人来说了,要休息几日,免得把风寒传给了各位大人。”

    王家庄是荆州治下的一个小村落,就在水边,受灾严重,良田水塘被损不说,许多百姓都没有活下来。

    “金大人是该保重身体,”蒋慕渊顿了顿,转了个弯,道,“金大人去王家庄,有些什么想法?”

    “这……”马知府摆了摆手,“应当是有些想法的吧……来传话的人没有告知下官,可能是总督大人觉得想法还不够成熟……”

    蒋慕渊挑眉,道:“历朝历代,灾后安置重建都是那么一套,前人栽树,我们后人乘凉,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成熟不成熟的了。”

    “小鲍爷说得是……”马知府正要顺着蒋慕渊的话,把金培英提过的事情讲一讲,就被李同知暗悄悄踩了一脚,便把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

    蒋慕渊看破没有说破,金培英需要人当枪,马知府眼下不说,隔几天就会说了。

    只是,蒋慕渊猜错了一点,三天后,金培英自个儿开口了,准确说,他送了一份手书到府衙。

    信上称他风寒加剧,实在不能来见小鲍爷,又说这些日子一直操心受灾百姓,怕他们冬日居无定所,因此他有些主意要跟蒋慕渊探讨。

    受灾的城镇村落极多,大水褪去之后,屋舍大量损毁,但也有些坚固的,并没有坍塌,而屋主却遇难的,这些房子简单修葺一番,少量的人力财力就能让百姓有挡风避雨之所,勉强过冬。

    与其让失去家园的百姓在故里举步维艰,不如让他们去其他能够生活的镇子村子,把失去主人的田地分给他们,几年扎根生活,后续朝廷再扶持些,总能渡过的。

    蒋慕渊看完,冷哼了一声。

    果然就是这一套,半点都不新鲜。

    他让寒雷先去请徐砚过来,却不想,徐砚还没有到,惊雨又送了书信来。

    “京里送来的?”蒋慕渊疑惑,明明三天前才收到过听风送来的信,怎么今儿个又到了,莫非是京里出了什么状况。

    蒋慕渊打开一看,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

    信是听风送来的,上头说,永王妃正给孙恪相看妻子,而她属意的应该是顾云锦。

    这消息,让蒋慕渊愣了良久,他离京前特特问皇太后讨了一句话,摆平了后顾之忧,没想到,他这儿没出意外,顾云锦那里却生出变化来了。

    好端端的,永王妃到底是怎么想到顾云锦的?

    孙恪前回说要另辟蹊径,就辟成这样子了?这是帮腔还是拆台啊?

    若是孙恪在跟前,蒋慕渊真想先砸两拳再说话。

    惊雨只看蒋慕渊神色,就晓得这封信很糟心,他正猜测着,外头来人唤他。

    他出去一问,又赶紧回来禀蒋慕渊道:“小鲍爷,皇太后传了懿旨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