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独独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独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单氏沉默着,眼底情绪纷杂,顾云熙从中读出了无奈、痛心、气愤、责怪,也还有很多他不曾读懂的。

    “你最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搬来京城吧?”单氏斟酌着道,“四房也好、云锦也好,他们的问题在你这儿是顺带的,你想不通的是我为什么要让你们离开北地。”

    顾云熙垂眸,他没有出声,但他的态度就是答案。

    单氏站起身来,缓缓走了两步,道:“很多事情,你不知情,我不会怪你。

    可你应该明白,若只是因为云思舍不得我,哪怕我放不下要跟来京城,老太太和你们的父亲也不会答应让长房全部进京的。

    我们进京,和四年前四房进京是一个道理,其中内情,你不用知道,你只记得,我们眼下和四房是一体的。

    将军府本就是一体的。”

    顾云熙的眸子动了动:“因为云思喜欢云锦,所以跟四房要走得近?云思以前和云锦不见得多亲近,云锦向来跟云妙一道……云思张口说四房往后肯定有出息,您就信她?根本没那个必要!北三胡同又不是住不了人,平白让人住在宅子里。”

    单氏沉下了声音,道:“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比个妇人还斤斤计较!

    云思说得对,四房往后发达了,我们对人好,难道还有坏处?

    哪怕云思说得不对,四房以后很普通,那也是姓顾的,是你的弟弟妹妹。

    人家四房自己有公产有私产,吃喝住都是自己掏钱,又没花你顾云熙一份银子,轮的着你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云齐打仗去了,看顾着些人家寡母媳妇的,费力气吗?

    云锦及笄了,最多两三年也嫁了,人家也不消你贴嫁妆,你着急什么!”

    顾云熙劈头盖脑挨了一顿骂,垂着头不吭声,这些道理他其实是明白的,只是这些时日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被外头那些流言蜚语烦着了,又想不通进京的事儿,这才不爽快。

    他挨了一通骂,单氏却依旧不肯说明白“内情”到底是什么,他动了动唇,想继续追问,可只看单氏的态度,顾云熙就晓得,他无法从母亲这里得到答案。

    母亲说他不用知道,就是没有打算让他做那个知情人。

    这样的认知让顾云熙很是郁闷,他只好深吸一口气,尽量稳住情绪,道:“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您放心,我不会不管四房的。”

    说完,顾云熙从单氏屋里出来,慢吞吞走回了自个儿的住处。

    他屏退了婆子,亲手倒了一盏茶,小口抿了。

    热腾腾的茶汤顺着咽喉而下,整个人暖和了些,却谈不上舒畅。

    外头传来脚步声,很快,帘子撩起,朱氏抱着巧姐儿进来了。

    朱氏很敏锐,刚唤了顾云熙一声,就察觉到了丈夫的情绪不对劲,她把巧姐儿交给奶娘,而后走上前去,柔声道:“爷刚从外头回来?”

    “有一会儿了,回来时你们不在,我就去了母亲那儿。”顾云熙抬手揉了揉脖子。

    他心里憋不住话,朱氏又素来是个好听客,顾云熙就拉着她在木炕上坐下,把今日外头的流言和他与单氏的对话都告诉了朱氏。

    朱氏听得很认真,她不插嘴打断顾云熙,只等他说完后,才理了理思绪,一针见血道:“其实,爷真正在乎的是‘不知内情’吧?”

    顾云熙抿着唇,没有应声。

    朱氏对此暗暗有些好笑,可又不能真的笑话顾云熙,她轻咳一声掩饰了笑意,道:“云霖还小,抛开她不说,你们三兄妹,你觉得大伯和云思是知情的,却独独瞒了你……

    大伯不肯告诉你,连母亲都不肯跟你说实话,最叫爷别扭的是云思知情,她是姑娘、又是妹妹……”

    顾云熙被朱氏说穿了,他无法反驳,又不想承认,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

    从小到大,府里各种事情,他都是被告知结果的那一个,父母只告诉他要做什么,却没有说过缘由。

    父母信任长子是应该的,顾云熙也清楚,顾云宴比他稳重又周全,年纪是一方面,性格也是一方面,因此兄长的话,他都是听得进去的。

    可这些时日以来,他渐渐意识到,很多事情顾云思也是知情的。

    若是小事也就罢了,偏偏像是四房回京、长房进京开府,这样的要紧事,他都浑然不知为什么。

    明明顾云思是应该被做哥哥的护着的妹妹,现在却是反过来了……

    朱氏忍着笑,劝道:“眼下没有告诉你,应当是母亲觉得还不到那个时候。

    可不管爷知情不知情,我们对四房都是一样的。

    母亲说的都是在理的,四房不嚼用长房的银子,人又是极好相处的,是嫡嫡亲的叔母弟妹小泵子,又不是外人,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处着,我是觉得挺好的。”

    这一趟进京,一路颠簸,最辛苦的其实是巧姐儿,亏的是底子好,稍微的水土不服都熬过去了。

    朱氏这一路来心疼的要命,也暗悄悄埋怨过婆母非要让这么小的孩子一道上路,可抵达京城之后,她还是觉得很舒心的。

    四房的人是真的性子好,不像二房、三房那几个妯娌,总让人觉得不自在。

    顾云熙听了朱氏一通劝解,又把女儿抱进来逗了会儿,总算是舒坦多了。

    反倒是单氏,在罗汉床上独自坐了许久,直到叶嬷嬷进来点灯才醒过神来。

    “是不是该告诉云熙?”单氏抬头,问叶嬷嬷道。

    叶嬷嬷是单氏的乳母,这么多年了,从娘家伺候到了婆家,一直在单氏身边,大小事情,单氏也爱同她商量。

    “四爷的心也是好的,他就是嘴上乖张,实则做不出不顾亲人的事儿的,”叶嬷嬷笑着道,“只是一时半会儿过不去那个坎儿,做儿女的哪个不希望自己能替独当一面、能替父母分忧解难的?

    大爷、三姑娘都晓得,独独瞒着他,他也不好受的。”

    单氏叹道:“云宴是嫡长,本就不同,云思也不是我告诉她的,是她自个儿意外听见了,与其让她听了半截胡思乱想,不如全说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