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四平八稳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四平八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二楼雅间里,孙恪靠着椅子闭目养神,蒋慕渊坐在另一侧饮茶。

    底下你一言我一语的动静传上来,孙恪听了会儿,笑着问道:“他们越猜越没边了,你不如下去往中间一站,明晃晃告诉他们跟顾姑娘换庚帖的是你,多风光。”

    蒋慕渊不理孙恪的调侃,庚帖已经换了,皇太后允了会赶在顾云锦及笄前把议程都定下,左右不过这些天,京里就会知道答案了。

    孙恪见蒋慕渊不接茬,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摆出一副气愤神情:“你知道这算什么吗?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我费尽心思帮你周旋,你要抱得美人归了,我却成了倒霉蛋。

    慈心宫去不得,王府里待不得,只能在这里躲着。”

    永王爷原本就在琢磨孙恪娶亲的大事,因乱点鸳鸯而中途耽搁下了,眼看着回了正轨,他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毕竟,与孙恪好得打小能穿一条裤子的蒋慕渊都换庚帖了,孙恪怎么还能继续当个光棍杆子?

    有了前车之鉴,永王爷也不乱点了,只三五不时地寻孙恪问话,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心仪的姑娘。

    孙恪被问得拔腿就跑,想去慈心宫里躲清静,偏偏皇太后近来对娶孙媳、外孙媳的热情极其高涨,这一回坚定不移地站在了永王爷那头。

    小王爷实在无处可去,大冷的天,干脆躲进素香楼。

    蒋慕渊挑眉:“卸磨杀驴?你是驴子?”

    孙恪嗤笑一声:“咱两表兄弟,你娘跟我爹一母同胞,我要是驴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雅间里伺候着的亲随闻言纷纷背过身去,死命憋着笑。

    蒋慕渊淡淡看了孙恪一眼,两人不动声色地就把这个话题带开了。

    说得简单些,这是表兄弟逞口舌之快,说得复杂些,便是大不敬。

    蒋慕渊另起了话题,道:“早晚都要娶,你能拖得了几年?”

    孙恪又岂会不知道这一点,如今永王爷和永王妃都随着他,只要他能把人选提出来,女方的门第又不是实在拿不出手,那都能谈得拢,若他一拖再拖,耗完了长辈的耐心,那就是永王爷夫妇直接拍板,定下谁就是谁。

    “我这不是没有挑中的嘛!”孙恪叹气,“你见过的哭鼻子的姑娘,我也一个没拉下全见过,我有什么办法。”

    蒋慕渊失笑:“就是一托词。”

    “就算是托词也让你过关了,”孙恪压低了声音,“我原还猜你要折腾一番的。”

    圣上的性子,孙恪也是清楚的,他甚至做好了准备,等蒋慕渊在御书房外跪上一两个时辰之后,再让皇太后去当救兵。

    若皇太后收了信儿等不及,第一时间要赶过去,那他也要死死拦着。

    毕竟,苦肉计嘛,总要跪上一会儿,让圣上有个台阶下。

    哪里想到,蒋慕渊没有跪也没有挨罚,不轻不重被骂了几句,这事儿就妥了,叫一直等着消息的小王爷都吃了一惊。

    “也许是我耍无赖,把圣上给唬住了,”蒋慕渊勾了勾唇,似笑非笑,“你眼下既然没有中意的,不如等来年开春,外放的官员回京述职,再看看他们府上有没有两厢合宜的。”

    孙恪抿了一口茶,两厢合宜,这是最难得的,不止是他自个儿欢喜,也要姑娘家应允。

    可哪家官员回京述职还拖家带口的?

    孙恪不以为然,但转念一想,这理由不失为一个好借口,起码能让他拖到春天。

    好歹能安心过个年了。

    一个亲王府中的嫡子,憋屈成这样,除了他孙恪,也没谁了。

    “总好过娶段保珊。”孙恪自我安慰般点了点头。

    西林胡同里,单氏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庚帖交出去了,那就是贵人们都应允了的,断断不会出现什么八字合不拢的状况,这婚事板上钉钉。

    单氏脚下生风,再跟徐氏、吴氏确定了一遍及笄礼时的议程,对着正宾的名字笑得合不拢嘴。

    原是厚着脸皮仗着姻亲关系与傅家提了一嘴,如今看来,太师夫人与未来的国公夫人,谁也不落了谁的体面,彼此合适。

    若是由秦夫人来当正宾……

    单氏想,那可真是太委屈她们云锦了。

    府里喜鹊登枝,人人欢喜,葛氏也觉得与有荣焉,抱着巧姐儿逗笑道:“我们姐儿要有一个国公夫人姑姑了。”

    顾云熙从外头回来,刚巧听见这么一句,不由别扭,见母女两人看过来,他轻咳一声:“庚帖换了?”

    “永王妃来换的,”葛氏把巧姐儿交给奶娘,凤眼一挑,“爷这会儿不担心了云锦连累云思了吧?说起来还是云思看得准,说四房要发达,一点都不假。”

    顾云熙被葛氏说得面红耳赤,急切道:“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葛氏当然知道顾云熙不是嫌弃四房,说出来也是逗着他玩,见顾云熙急了,她笑得越发开心。

    顾云熙拿她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能由着她笑话。

    葛氏笑归笑,也没有忘了宽慰顾云熙:“我们是头一年进京,各种事务都没有理顺,母亲还要准备云思的婚礼,又要安排云锦及笄,忙不开也不奇怪。等来年云思嫁了,母亲空下来之后,爷再细细问问旧事的来龙去脉,母亲大抵有工夫跟爷慢慢说了。”

    顾云熙握着葛氏的手,点头道:“听你的。”

    庚帖送进宫,皇太后和安阳长公主过目之后,就交到了燕清真人手中。

    燕清真人推算之后,把结果写在笺纸上,交回了慈心宫。

    皇太后眯着眼睛来回看了,评价道:“四平八稳,既然不冲,就依了阿渊吧。”

    安阳长公主应了,回到宁国公府,便让人去寻蒋慕渊来,道:“你自己也看看。”

    蒋慕渊接过来瞧了,笑道:“不是挺好的嘛。”

    “并非上上配,你还能说这是挺好的?”长公主嗔了儿子一眼,道,“顾姑娘本身的八字就不旺,与你合在一块,也就只是个平稳……”

    “平稳不好吗?”蒋慕渊在长公主身边坐下,柔声宽慰道,“母亲,前回我就跟您说了,我们国公府已然是一等一的矜贵了,要真合出个‘蒸蒸日上’之相,那才是真要慌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