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点火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四十二章 点火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画梅这么说了,小丫鬟自然赶忙应下。

    毕竟,相较于杨氏,小丫鬟对贺氏的感觉更差。

    两家议亲,贺氏没少压着阮家,每一次阮柏夫妇商谈回来时,脸色都极其难看。

    一想到阮馨在这门亲事上遭受的委屈,她这个做丫鬟的都心里难过得不行。

    画梅点完了火,这才加快脚步回去寻杨氏。

    此时,客人们正在入席,准备吃喜酒了。

    贺氏忙个不停,杨氏这位姑太太反而得空,与相熟的官夫人说着家常,视线时不时往客人们身上一瞟,暗暗琢磨着对方的心思。

    十个有八个,是看好戏的,指不定交头接耳的就在说东街上的状况呢。

    这半年多,杨氏丢人丢多了,这会儿倒是有些“虱子多了不痒”的淡定,况且,最丢人的是贺氏。

    既然贺氏不听她的,叫贺氏多吃了亏、多受些罪也好。

    杨昔豫换了身衣裳,去了前头敬酒。

    他心里憋着气,看着一桌接一桌的客人,总觉得他们不怀好意似的。

    酒盏端起来,对方无论说的是什么话,落在杨昔豫耳朵里,都有了第二层、第三层意思,大笑声全作了哄笑声,他甚至觉得下一瞬,这些客人之中就会冒出来一人叫他“癞蛤蟆”。

    杨昔豫的酒量本就一般,心里想法一多,越发醉得飞快,还没有饮多少,就已经歪歪倒倒了。

    阮馨在新房等了许久,等来一个醉成烂泥一般的新郎官,一时间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

    汪嬷嬷不放心杨昔豫,跟着进来了,皱眉道:“二奶奶不晓得如何伺候二爷吗?”

    这句话的语气算不得好,阮馨不由一怔。

    汪嬷嬷把阮馨推挤开,催着人送来了醒酒汤,亲自喂了杨昔豫,又把人挪去床上。

    喜被里,桂圆花生都还在,汪嬷嬷一手摸到了,阴沉着脸:“怎么连这些都不收拾?等着二爷回来动手吗?”

    一面训着,汪嬷嬷一面收拾妥了,又给杨昔豫脱了鞋,回过头来极其不满地看着阮馨:“二奶奶往后学着些吧。”

    阮馨头一回跟汪嬷嬷打交道,不晓得对方就是这么一个仗着奶过杨昔豫而倚老卖老的脾气,只当是贺氏给她的下马威,气得一双眼睛通红。

    若是明日认亲时,贺氏立她规矩,阮馨咬咬牙也就认了,可现在大喜之日未过,贺氏竟然这般等不得,阮馨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我从未伺候过醉酒的人,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妈妈要是不放心,就留在这儿伺候二爷吧,我就不碍手碍脚了。”阮馨扔下这句话,转身出了内室,去了对侧屋子。

    汪嬷嬷多少年没在杨家里头受过气了,当即跳脚,她刚要去追阮馨,床上的杨昔豫难受得哎呦哎呦直叫唤,她只好转过头来照顾。

    阮馨坐在榻子上,噙着泪不说话。

    小丫鬟心疼极了,连连劝解:“徐家那位姑母刚才让丫鬟给奴婢带话……”

    阮馨听小丫鬟说了一通,道:“姑母讲理,又不是婆母讲理。就婆母这个样子,别说姑嫂不合了,妯娌肯定也不和睦的。她要给我立规矩,我且等着看着,明儿爷醒了,会怎么说这事。”

    杨家新房里的这些闹腾事情,闭起门来,外头谁也不晓得。

    不过,腊月初七,阮馨回门那日,愣生生在自华书社待到了天黑才回杨家去,让注意到这一点的百姓都猜到她与婆家的关系并不融洽。

    这才第三天就已经以此示威了,可想而知,往后有的闹腾了。

    初七夜里的消息,等到了初八那天,伴随着各家取进来送出去的腊八粥,一下子就传开了。

    腊八这日,公候伯府依着旧例在城门口搭棚子施粥,京里许多百姓来取。

    排着长长的队,前后凑在一块,说道的自是家长里短,那日东街上的场面,昨夜阮馨的示威,你一言我一语的。

    西林胡同里,顾家摆了供桌,天未亮就起来祭祖了。

    顾家的祠堂在北地,京里供奉就简单些,并不算麻烦。

    结束之后,顾云熙和顾云齐赶在开城门的第一波就往灵音观去取粥了,单氏把熬煮了一夜的腊八粥分好,往相熟的人家送去。

    忙乎了一阵,单氏收到了秦夫人的腊八粥。

    两家比邻,秦夫人一心示好,单氏并不意外,让叶嬷嬷回了一份去。

    等顾家两兄弟取了粥回来,单氏分了分,送到了四房。

    顾云锦在祭祖后回屋里小憩,这会儿半醒不醒的,被念夏叫起来,梳洗之后去了徐氏屋里。

    一迈进去,呼吸之间就是腊八粥的香甜味道。

    徐氏招呼她道:“赶紧坐下来尝尝。”

    顾云锦接了碗,笑道:“毕竟是自家熬的,大伯娘用料就是足,我这一勺子下去,又是花生又是莲子的。”

    徐氏莞尔,道:“晓得你喜欢花生,特特给你多挑了些。”

    这粥不止闻着香甜,入口也软糯,顾云锦一口接一口用了,颇有些意犹未尽,想再添些,转眸却见一旁的吴氏紧紧皱着眉头。

    “嫂嫂怎么了?”顾云锦询问道。

    吴氏清了清嗓子:“我尝着怎么有股子怪味。”

    “我吃着挺好的……”顾云锦不解。

    吴氏刚要描述一下那怪味到底如何有多怪,才启唇,就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她忍不住吧呕起来。

    顾云齐忙扶住吴氏的肩膀,轻轻拍打她的脊背替她顺气,脸上满是担忧。

    顾云锦被吴氏突然的状况唬了一跳。

    这腊八粥便是怪,能怪到让人想要吐出来?

    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顾云锦转着眼珠子打量吴氏。

    沈嬷嬷与徐氏的反应更快,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沈嬷嬷快步出去了,徐氏试探着问道:“云齐媳妇,你莫不是怀上了吧?”

    吴氏呕得厉害,脸色廖白,闻言猛得抬起头来,想要说什么,又被干呕弄得说不出话。

    顾云齐更是愣住了,手上下意识地拍打动作没有停,但脸上写满了又惊又喜,结结巴巴道:“是、是这样吗?”

    顾云锦何曾见过这般不知所措的兄长,不由扑哧笑出了声:“是与不是,要问你跟嫂嫂,我们哪儿知道。”

    徐氏嗔了顾云锦一眼,也是憋不住笑道:“沈妈妈请大夫去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