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索然无味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索然无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可哪怕徐砚不在,王甫安还是很不舒坦的,同僚们有意无意把目光落在他身上,都让他觉得对方是在看戏。

    毕竟,当时,把人人夸赞的徐令意拒之门外的就是王甫安自己。

    不仅拒了,还与徐砚虚以委蛇,拒得十分难看。

    要王甫安来说,一门亲事而已,徐令意与纪致诚只是定下了,压根没有过门,也没有往来,哪里就那般神奇得能让纪致诚脱胎换骨?

    纪致诚的改变,兴许是有定亲收心的原因在里头,可要说这是徐令意的功劳,王甫安一个字都不信。

    那些好话,不过是官员们讨好纪尚书的奉承话罢了。

    可不管王甫安心里怎么想的,他这会儿只能哑巴吃黄连,但凡唱一句反调,都会被人说成是“一肚子酸话”。

    王甫安还算看得开,王夫人却是好几天都缓不过气来。

    以那样的方式回绝徐令意,王夫人原就觉得不合适,也不厚道,可家里王甫安说了算,大事上她插不上嘴。

    因此,彼时在金银铺子里遇上杨氏时,王夫人自知理亏,根本不敢说半句惹事的话,一个劲儿地顺着杨氏。

    后来,王家与金家表面看着是顺利联姻了,但其中麻烦甚多,王夫人为此糟心极了。

    尤其是放小定时,全福夫人被金家狠狠落了颜面,这位夫人是王夫人好说歹说请来的,为了安抚人,不止包了大大的红封,又说尽了好话,勉强才没有坏了关系。

    这些矛盾掺合在一块,王夫人对金家亦是不满极了。

    心里不满,明面上还要硬撑着,便是认得的夫人、族里的妯娌当着她的面大肆夸赞徐令意,王夫人也只能陪着笑。

    憋屈多了,王夫人少不得为此与王甫安抱怨。

    “老爷当时说的,徐家姑娘与表姑娘不睦,指不定里头还有多少糟心事情,徐侍郎风光,可徐家就他这么一个侍郎,连杨家那种风光了几十年的都走了下坡,徐家就更别说了,老爷不看好徐家,就寻了金家,说金大人与平远侯府同宗,娶了金家女,等于是和平远侯府做了亲戚,”王夫人哼了一声,“可金家与平远侯府早出了五服了,两家现在都生疏了!

    反倒是徐家那表姑娘定了宁国公府,外头前回不是也说过嘛,徐大姑娘与表姑娘的关系其实极好的,若我们要娶的是徐大姑娘,那才是正儿八经地与皇家做姻亲了呢。

    能有小鲍爷那样的连襟,琅儿能省多少力气?”

    他们夫妻想攀高枝,却傻乎乎舍弃了一个最好的高枝,就这一点,让王夫人被人明里暗里笑话了个遍。

    她越说越悔,越说越急:“我当时就不赞同搁了徐大姑娘……”

    王甫安像被踩了痛脚似的窜起来:“你现在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

    夫妻两人吵作一团。

    王玟被父母的争吵唬了一跳,急匆匆去寻王琅,把来龙去脉一说:“为了你的事儿吵的。”

    王琅抬头,淡淡扫了王玟一眼,道:“不是我拒的徐大姑娘,也不是我要攀的金家,你说是为了我的事儿,可样样不是我拿的主意。”

    国子监之中,不乏看好戏的,饶是王琅不掺合那些,他到底还是个局中人。

    相比起纪致诚的春风得意,王琅只觉得疲惫,不止是人际上,做学问上也是同样的。

    成绩出来之后,纪致诚托了博士寻了纪致诚的文章来品读,读过之后,深知自身不足。

    几个月间,纪致诚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而他则是原地踏步,如此下去,功课上被对方反超也是迟早的事情。

    王琅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不管娶谁不娶谁,他都要认真念书、考取宝名,学问是他自己的立身之本,道理他都能明白,可疲惫之感笼罩着他,让他打不起精神来。

    王玟被气走了,王琅关上了门,重新翻看书册,读了一会儿,终是觉得索然无味。

    夜渐渐深了。

    魏氏准备好了隔日徐令意要用的首饰,去参加顾云锦的及笄礼,该有的门面还是要有的。

    等徐令意练完了字,魏氏仔细叮嘱道:“客人肯定不少,尤其是云锦说了那么一门亲事,但凡能去的肯定都去了。人多嘴杂,若有人奉承你,你客气回应就好,若有不知所谓的想挑事儿,你别理会。”

    徐令意勾了勾唇角,照她猜测,当面挑事儿的大抵不多,想起些风浪浑水摸鱼肯定会有。

    “您叮嘱我也无用,”徐令意笑道,“要是有那种人,哪怕我不理会,云锦指不定就冲上去了。”

    魏氏嗔了女儿一眼,晓得她做事有分寸,也不唠唠叨叨了。

    笄礼当日,西林胡同的车马可谓水泄不通。

    底下人来禀了,单氏按着眉心,偏过头问徐氏:“我们有送出去这么多帖子吗?”

    徐氏好笑地摇了摇头。

    客人登门,顾家上下忙碌极了。

    单氏要招呼的人多,便让徐氏引着傅太师夫人与傅唐氏、傅敏芝先去顾云锦那儿。

    祖母、母亲在前,傅敏芝比平日拘束些,只冲着顾云锦暗悄悄挤眉弄眼的。

    等顾云锦问了安,傅太师夫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通,眯着眼直笑:“老婆子这么些年,给不少姑娘的及笄礼当过正宾,可像六姑娘这样标致的,可还是头一个呢。”

    夸完了顾云锦,傅太师夫人又看向顾云思。

    之前来顾家相看的都是晚辈,傅太师夫人还是头一次见这个没有过门的孙媳,老人家越看越欢喜,握着顾云思的手,道:“还有几个月,我耐着心思等着。”

    顾云思的脸颊发烫,垂着眼眸浅浅笑了。

    笄礼自有议程,礼数周全,客人虽多,但单氏准备得当,场面热闹,并不慌乱。

    顾云锦已经许亲,永王妃作为婆家女眷来观礼,不少人都在猜测,这一次,宁国公府又给顾云锦添了一份怎样的礼单。

    礼成之后,客人们去入席吃酒,单氏给姑娘们另安排了席面,让她们自去寻乐。

    徐令婕还没有办过笄礼。

    十五及笄,若姑娘说了婆家,可以提前办笄礼,若还未说亲,先不办也是可以的。

    徐令婕的年纪到了,但她并未说亲,杨氏借口徐砚不在京中,把女儿的笄礼暂且搁下,也好错开这段京里流言蜚语最多的时候。

    徐令婕取了块点心,偏头问道:“我办笄礼时,你来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