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五十章 若无其事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章 若无其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枪杆子还是木质的,顾云齐晓得顾云锦的手劲儿,真给她一杆子银的,她反而练不好。

    木头磨得粗细正好,光滑极了,没有半点扎手之处,表面又上了一层漆,握在手里很是舒服。

    顾云锦练了一段时间的木棍,在哥哥们的指点之下,进步显著,虽还赶不上顾云思,但能唬唬人了。

    因此,顾云齐就想着给她一把枪,不过这枪头是钝的。

    银枪头,锃亮发光,却一点儿也不锋利,磨得有些圆润,哪怕不小心扎在身上,顶多也就是个红印子,不至于破皮流血。

    虽然还是与小孩儿过家家似的,但相较于之前的木棍,已然是前进了一大步。

    顾云锦把枪提在手中,到跨院里舞了舞,引了念夏和抚冬在一旁鼓劲叫好。

    沈嬷嬷闻声寻过来,对着两个小丫鬟笑骂道:“老远就听见你们叽叽喳喳的,贺礼都点过没有?都搬到库房里了没有?”

    抚冬悄悄吐了吐舌尖。

    念夏嘿嘿笑着上前挽住了沈嬷嬷的胳膊:“那妈妈说,姑娘的枪舞得好不好?”

    “好极了呀!哪能不好的?”沈嬷嬷一脸正色。

    念夏和抚冬一个劲儿的笑。

    贺礼着实不少,清点、搬运、造册,到了用晚饭的时候,才算完成了七七八八。

    顾云锦翻看着永王妃送来的礼单,这一次,礼物规规矩矩的,上头总算没有招人眼的东西了。

    她抬眸看向架子上的那两块顽石,抿着唇,不由轻笑。

    吴氏当时一眼就看出来了,但她已经知道蒋慕渊就是贾妇人背后的那位贵人,她只掩唇笑了一阵,说了几句打趣话就放过顾云锦了。

    顾云锦问她,会不会叫顾云齐看出来。

    吴氏颇为嫌弃地撇嘴:“他连我衣服上的是祥云纹还是唐草纹都不一定记得清,还能记得你屋里的石头长什么样?”

    顾云锦笑得直捧肚,她信了吴氏的话,直到腊八那天吴氏诊出身孕来,看到顾云齐对吴氏的看重和细致,顾云锦暗戳戳想,嫂嫂大抵是诓她的,哥哥肯定记得清嫂嫂衣裳上的纹路。

    经常到顾云锦屋里来的还有顾云思,顾云锦不晓得她看出来没有,反正顾云思一个字都没有问过。

    沈嬷嬷肯定是知道的,但她只当不认得,这叫顾云锦松了一口气。

    虽说不是解释不通,可能不解释就蒙混过去,还是好的。

    夜色渐渐浓了。

    白日忙碌,正院那儿早早就熄灯休息了。

    顾云锦屋里还点着灯,她坐在木炕上做女红,念夏和抚冬在一旁分线。

    离婚期大抵还有一年,但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的,免得最后手忙脚乱的,活儿就不细致了。

    今夜风大,哪怕闭着窗,都能听见外头呼啸的北风声。

    抚冬抬头看了一眼,缩了缩脖子,道:“亏得屋里暖和。”

    “京里的风还算好些,北地的冬天才真的吓人,那风吹起来,我都怕把我给吹跑了,”念夏笑着说着,突然间笑容僵了僵,她一瞬不瞬看着窗户,“我好像看见有影子闪过去。”

    抚冬一怔:“你莫要吓唬人!”

    顾云锦闻言,亦抬了头,窗外黑漆漆的看不出端倪,但敲门声却清楚地传了进来。

    念夏和抚冬交换了一个眼神,放下手中线团,起身走到门边,试探着问了声:“谁在外头。”

    “是我。”

    声音清冽,极其好分辨,这是蒋慕渊的声音。

    念夏暗暗想着果然如此,赶紧开门让蒋慕渊进来。

    北风跟着卷进来,散了屋里不少热气,念夏被寒风吹了一哆嗦,心说这大冷的天,小鲍爷怎么就过来了,可转念一想,今日是她们姑娘生辰,来了也不奇怪的。

    抚冬闻声也出来了,她比前回镇定许多,福身问了安,与念夏道:“我还是去那边守着。”

    “正院里早就都歇下了,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人来了。”念夏拦了拦。

    抚冬笑道:“也许奶奶睡不着又过来了。”

    念夏嗔了她一眼,吴氏怀着孩子呢,就是睡不着,这么冷也不会来的,不过,既然拦不住哀冬,念夏也就不拦了,小心些总是好的。

    顾云锦趿着鞋子下了木炕,绕过落地罩出来,抬起眸子来,正好与蒋慕渊四目相对。

    许是沾染了寒气,蒋慕渊看她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一层淡淡的雾,只是这雾气很快就从他眼底散了,露出清亮炯炯的乌黑眼睛来。

    有那么一瞬,顾云锦被那清辉眼眸引了神,一时之间就直直看着,没有挪开。

    蒋慕渊不是头一回趁着夜色来寻她了,哪怕是这西林胡同,他之前也来过一次。

    分明眼前的场面是她熟悉的,可顾云锦就是有些怔神,她想,恐怕是因为这是两人定亲后的头一次见面吧。

    场景画面再相似,她与蒋慕渊的关系却是截然不同了。

    蒋慕渊把顾云锦的那点儿不自在看在眼中,不由轻笑起来。

    他喜欢顾云锦表露出来的不自在,这说明小泵娘在慢慢地意识到彼此身份的转变,也在渐渐开窍,只要这份不自在不是排斥他,蒋慕渊就欣喜极了。

    “我身上寒气重,你去里头等我。”蒋慕渊笑着道。

    顾云锦心不在焉的,听他说话,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绕回到了落地罩里头,等重新在木炕上坐下,她整个人才清明多了。

    几子上还摆着绣篮,绷着大红锦缎的绣棚就在她的手边,底子已经打好,是一副花开并蒂,她刚刚绣了小半朵。

    顾云锦抿了抿唇,把所有的东西往绣篮里一扔,想要搁到不打眼的地方去,才提起来,蒋慕渊就已经进来了。

    她只好把绣篮放下,顺手推到了木炕里头,而后坐下来,若无其事地看了蒋慕渊一眼。

    蒋慕渊只瞧见了篮子里的红布,不晓得到底装了什么,但他将顾云锦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忍着笑没有拆穿她,上前也坐下了。

    念夏从桌上茶盘里取了茶盏,给蒋慕渊添了热茶。

    顾云锦望着那茶盘,突然想起前回蒋慕渊离开后,她赶在吴氏进来前急匆匆把茶盏扣回茶盘上的事儿,不由抬手摸了摸鼻尖。
博聚网